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巴拿马文件墙外吵翻天,人民日报发文批美国之音


北京一家报亭展示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参加植树活动的照片。中国媒体全方位屏蔽了有关“巴拿马文件”的任何信息。(2016年4月6日)

北京一家报亭展示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参加植树活动的照片。中国媒体全方位屏蔽了有关“巴拿马文件”的任何信息。(2016年4月6日)

曝光多国政要或家族离岸资产的“巴拿马文件”发布后,中国媒体在严厉的信息控制下集体噤声。不仅社交媒体上的相关讨论被封锁,官媒《人民日报》更是用整个版面一连刊发了五篇文章,谈把握社会舆情、加强新闻管控。其中一篇新闻教授的文章,更是点名批评了美国之音。

4月7日出版的《人民日报》用一整版谈加强舆论引导工作,文章题目分别是“做好党的新闻舆论工作的根本遵循”、“强化网络舆论治理 打造清朗网络空间”、“新闻舆论工作者的时代定位”、“认清西方‘媒体独立’的实质”、“加强舆论引导要准确把握社会舆情”。其中谈到西方媒体虽然表面上是自由的,但从历史上来还是对政府和政党有“很强的依附性”;强调媒体要对党绝对忠诚,“保持高度的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

美国之音VS政府

其中,一篇人民大学新闻教授郑保卫的文章标题是:西方国家媒体无法摆脱政党和资本的控制,副标题是:认清西方“媒体独立”的实质。

文章说:“西方国家一直标榜它们的新闻媒体报道客观、言论中立,是媒体独立的典范。那么,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完全独立的新闻媒体?这是个老问题,又是个依然存在疑惑的问题,需要认真思考回答。这里不妨以西方国家媒体为例来说明这个问题。

文章说:“通常,西方国家的政府不会直接控制媒体,但它依然有办法通过各种公开或隐蔽的手段对媒体进行控制、施加影响。例如,它可以通过制定各种管理条例和行政法规、控制新闻发布权和新闻信息源以及笼络新闻界头面人物等手段,对新闻传播活动进行管控和约束。有些国家的政府还会直接出面主办新闻机构,实行对新闻传播的直接控制。“

该文还说:“如美国之音就是由美国政府主办的,它始终以阐明美国政府立场、为美国政府的内外政策服务作为自己的工作目标及准则。对它来说,享有新闻自由的程度要由美国政府来决定。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后,该台因为违规播放了塔利班组织和本·拉登的录像,受到了台长被撤职、经费被削减的惩处。“

不过,郑保卫的说法,同事实不相符。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美国之音记者采访了阿富汗塔利班领袖奥马尔(不是本拉登),在政府方面不同意情况下,播放了这次采访节目。几个月后,当时代理台长莫纳(Myrna Whitworth)正常退休。美国之音的经费,并没有因此而遭到削减,而是大大增加了。另外一个例子是:中国知名异议人士魏京生1997年获释直接被送到美国,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美国国务院也不同意这次采访,但美国之音还是在总部做了专访和直播。

另外,早有美国新闻教课书和教授指出,美国媒体虽然有资本或党派背景,但是,由于新闻规律和读者就是上帝这一明规则或潜规则,所有的媒体都必须按照新闻规律来办事,媒体想要存活,必须实行编辑和新闻独立的方针和原则。

建筑信息壁垒,无视巴拿马文件

“巴拿马文件”曝光以来,中国媒体只有《环球时报》发表了相关社评,将事件归结为西方情报机构的阴谋,并只字未提有中国领导人牵涉其中。其他媒体则全部噤声,微博将“巴拿马文件”等关键词全面屏蔽,新浪、网易等主流媒体最开始发布的相关文章也全部被撤下。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巴拿马文件”,指相关消息是“捕风捉影”,并拒绝评论。之后,发布在外交部官网上的文字记录中则干脆删去了这段问答。

4月6日,冰岛议会决定对被文件点名的总理贡劳格松进行“不信任投票”,后者也暂时交出了总理的职责。而中国媒体的报道仍然不提“巴拿马文件”,如新华网等媒体的报道中,只泛泛提到冰岛总理“未申报与妻子共同拥有的一家公司的情况”;新浪网则把法新社的英文原文直接贴出,没有中文翻译;而搜狐网只写了一句话:“据报道,冰岛总理贡劳格松刚刚宣布辞职”。“巴拿马文件”几个字在报道中完全没有出现。

对于中国政府建筑信息壁垒,无视“巴拿马文件”如此重大的新闻事件,推特网友@redfireage评论说:“重要文件一公布,冰岛人民呢心胸看起来就比较狭窄了,一共就31万人,就有2万人去堵总理门儿。你看他们隔壁的俄罗斯,就当啥事儿没有,你再看俄罗斯的隔壁,就当没有啥事儿。”

舆论控制就像阴雨季,是一贯的

习近平年初视察三大官媒、提出“媒体姓党”后,不少评论人认为这标志着新一轮、更严格的媒体管控。然而也有中国的媒体工作者提出了不同看法,一位供职于北京一家网络媒体的编辑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政府对舆论的控制根本就不存在“新一轮”、“又一轮”这种说法,而是一贯的严丝合缝。这位媒体人说:“至少从习(近平)上台开始,尺度就一直是这样,像阴雨季一样,是一贯的,根本不存在什么‘新一轮’降雨。如果说有变化,最多也就是网络审查更系统了,更难有漏网之鱼了,但是尺度一直都是那样的,纸媒、电视之类的更不用说。”

这位编辑同时表示,有一些网络审查是微博、微信等运营商自己完成的,有些是网信办督办的,“像‘巴拿马文件’这么重要的事都是网信办直接管的”。微博上很受欢迎的自媒体“英国那些事儿”一开始就报道了“巴拿马事件”,虽然没有提到中国领导人,但是文章还是很快就被删除。这位编辑说:“像这种受欢迎的帖子,尤其是乍一看又没什么敏感内容的,新浪网管是不会删的,因为对它没有好处,用户也不愿意,只有网信办下命令之后才会删。”

评论人乔木日前在东网上发文谈无界新闻公开信事件时也说,有人把政府扣押贾葭和温云超、长平的家人看作是新一轮打压言论的信号,是一种误读。因为“因为根本就不存在新一轮、又一轮的问题,媒体的状况、言论的空间一直就是这样。” 乔木还写道,公开信事件在别的国家不算什么,媒体可以正常发表对领导人的意见。中国虽然理论上也有这些自由,“但现实政治中,公开批评最高领导人,绝对是大事。”

审查无孔不入,不止于政治

一位供职于法国某时尚杂志的中文版编辑对美国之音表示,即便是不涉及政治的出版物,也一直被严格控制。“按照中国的法律,外媒刊物不能直接在中国发行,必须挂靠一个中国的出版机构。我们杂志挂靠的是黑龙江的一个杂志社,他们(黑龙江的杂志社)会派一个审稿员,审查我们所有的稿件。”这位编辑说,一些所谓“敏感”的两性话题经常无法过审,导致杂志马上要下厂印刷前需要临时换内容。

针对人民日报谈到外媒也受政府控制的说法,这位编辑说:“我觉得你说一个媒体完全不偏不倚是不可能的吧,但是外媒那种报道偏差,跟中国这种政府直接告诉你哪种新闻能报、哪种不能报,我觉得是不一样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