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媒体观察:天津审“死磕”者,谁哭晕在厕所?


中国当局在天津审判了一些维权律师和公民:基督徒胡石根和律师周世峰各判7年、公民勾洪国判3缓3、翟岩民判3缓4。律师李和平待判。这些人都是在一年前的大抓捕中被抓的,他们的罪名都是颠覆国家政权。当局认为这些人都是直接同政府对抗的“死磕”者。有中国官媒说:审判了死磕者,境外“闹场”人哭晕在厕所。

连续几天,有维权律师和人士,在天津遭到重判,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基督徒长老胡石根和律师周世峰各获刑7年,公民勾洪国和翟岩民分别被判3年4年,都获若干年缓刑。之前,还有律师助理赵威和律师王宇被电视或媒体曝光认罪并抨击同道。

新华社(8月4日)发表评论标题是“法律人更当牢守法律底线。”评论说:律师“本应带头遵守法律、尽职尽责维护法律公平正义,”“他们却站到法律和人民的对立面,受到法律严惩。 ”评论认为周世峰等,身为法律人,“功夫却不在法庭内和法律上,而是在法庭乃至法律之外费尽心机。”

作为中央政法委(中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新华社联合办)的官网,中国长安网更将这一次天津审判和“死磕派”行为,同海外“敌对势力”联系起来。该网本周三发表“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的长文标题是:天津庭审四个“没想到”,让境外想“闹场”的人哭晕在厕所。

文章说,“境外反华势力”有四个“没想到”:“女战神”(王宇)倒戈,热脸贴了冷屁股;信息大量公开,敏感案件中国竟也如此自信;当庭宣判缓刑,翟岩民感动到落泪;家属《联合声明》是伪造的,外媒自我“打脸”。(记者注:文章提到的外媒指的是博讯)。

中国长安网的文章说:四个“没想到”总结起来似乎挺痛快,但让“长安君和小伙伴们”恐怕自己想不到的是----颜色革命,可能就在我们身边。文章说:中国,早在“颜色革命”的目标之中,王宇、翟岩民等,此前就是充当了“境外反华势力的马前卒”。

文章没有说明,为何“想闹场”的外媒就“哭晕在厕所”,也没有解释,为何该外媒哭晕的地方就是“厕所”而不在别处。

“死磕律师的本性是什么?”“长安君”还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援引北大法学教授陈瑞华的话说:有律师把案件政治化,不讲证据、不谈犯罪要件,反而鼓动当事人上访,这样一来,唯一的结果就是离法律越来越远。“缺少对法律的敬畏,这可能是“死磕律师”有别于真正法律人的原因。”

中国长安网(8月5日)还发表了一篇转载而未署名的文章:带路派死磕律师的终结 标志着中国法治的进步清明。文章开头就说,“据悉”“胡石根曾指派勾洪国赴境外接受反华培训与台独、疆独、藏独等反华势力深度勾结,与周世峰、李和平、翟岩民等人密谋策划颠覆国家政权。”

文章说:“死磕”律师的出现,曾是业界的一股清流,引得人们纷纷为止站台。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死磕派’变得泥沙俱下、鱼龙混杂,自十八届四中全会后,法治日臻完善,真正的‘勇士’逐渐退场后,只留下些‘魑魅魍魉’在张牙舞爪,妄图从中渔利。 ”

中国长安网(8月5日)还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西方反华势力对我全面围堵策略曝光。文章说,有人会问,世界这么大,美国为何总是跟中国过不去,是不是中国有迫害妄想症,甚至误以为这是中国自己在自编自演的闹剧。

该网同样没有标明这篇文章的作者。文章说,外部势力为何要颠覆中国?很简单的道理:这是生存权的问题,矛盾不可调和。“地球资源是有限的,现有的资源根本不够使用,每个国家都想占有最多的资源,中国想要发展势必挤占别人的生存空间。”文章说,美国人口仅为世界的5%,却消耗23%的能源,排放40%的垃圾。

文章说:“美国人每年要吃掉一百亿只动物,扔掉160亿一次性尿不湿。如果中国像美国人一样生活,需要4.1个地球的资源。 ”该文结论是:14亿人的发展,将对世界所有国家产生巨大的冲击,“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能容忍中国的崛起。”“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国,无论如何也不会容忍这样事件发生。”

值得关注的是,以前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环球网)总是会刊登抨击民运、异议和维权人士或海外“敌对势力”的文章或评论,总编胡锡进先生总是会写这方面的社评,乃至被某些海外舆论说成是“民运的传声筒”。但这次天津709案大审判,环球网则没有发表这类的评论和文章。

不同声音

对中国当局和官媒的说法,海外有不同声音。

网友大参考说:周世峰,安阳人,64年生,教了几年书,考取北大研究生,当上律师,创办律所,挣了不少钱,功成名就。此时,明智的选择是,混入政协,或移民海外,但他不走寻常路,网罗英才,为底层民众维权,并掏出800万,救危济困。终于,律所被一锅端。

很多网友转发了一条据说源自王朔而在中国网上已被删的一个贴子:有些国家贪污再多不叫颠覆政府,工程再烂不叫颠覆政府,把财产转移国外不叫颠覆政府,把纳税人钱送独裁者不叫颠覆政府,把外籍公民弄进议会不叫颠覆政府,放弃大量领土不叫颠覆政府,把国企贱卖不叫颠覆政府----如果你把这一切说出来,那就是颠覆政府!

袁裕来律师:这两天,时不时有朋友说他们很失望很沮丧,说是因为本来以为不会妥协的人妥协了,不该认罪的人认罪了。对此,我非常不以为然,国家、民族的进步和强盛,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责任,发这种感慨的人错误把自己当成了旁观者,坐着别人冒险奋斗的成果。我们必须明白,那些妥协的即使是真的妥协了,他们也已经做出了重大牺牲,而且还将继续做出牺牲,我们已经欠他们很多。

这次天津大审判,很多被判罪者家属都没能到庭旁听,法庭说,这是他们个人意愿以及家人自己回避旁听。但很多网友指出,在诸多此类案件中,当局总是说这样的话。

网友苏智敏说:对一位失去自由,且一年多没有音讯的人而言,其不要求家人到法院参加旁听的申请书,其真实性被质疑。在诸多案件中,家属为当事人聘请或委托的律师,被政府拒绝或强行更换。苏智敏说:周世峰家属为其委托的杨金柱律师一直无法见到周世峰本人,之后杨也被强行解聘。

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玲(8月5日)对美国之音说:对一个一年不得会见家人和律师的被控制的人来说,你说突然告他你如果认罪服法就可以放你出去,这时候你恐怕指控他杀人他都愿意认罪。

这次天津审判,已持续多日。本星期以来,当局已经连续审判胡石根、翟岩民、周世峰和勾洪国四人。当局说他们都“认罪服法,服从判决,不上诉”。在此之前,李和平律师的助理赵威和王宇律师,也都被推上电视或媒体,认罪服法,指控同道。

敌人如何制造出来

有网友在海外社交媒体上贴出了一条南方都市把(2011年4月24日)刊登的一篇文章标题是:“莫斯科大审判中的阶级敌人是怎样挖出来的”,作者是“山西作协原秘书长陈为人”。

文章说,1936年8月到1938年3月,斯大林连续三次大清洗:先抓了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阴谋集团,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等16人被枪决;后抓了反革命组织“平行总部”,拉狄克、皮达可夫等17人被处死;最后再是托洛茨基集团,布哈林、李可夫等21人被枪决。

在这几次清洗中,斯大林还处死了托洛茨基介绍入党的米哈伊尔.图哈切夫斯基将军。

南都文章说:“法庭上,所有被告没有一个人为自己辩护,全部承认检察官指控自己的罪行,并且还主动揭发其他的同伙和共谋者,争取立功。”

“他们一个个千篇一律众口一词地把自己描述成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魔鬼。在他们最后陈述中,又无一例外地用最美好的词汇赞颂了斯大林。”

文章说:越是坚定的布尔什维克越难抗拒党的要求。当求生已无望,精神已崩溃,能全心配合审判,是唯一一次向党忏悔的机会。“就连那个坚定的反对派托洛茨基也说过这样的话:“归根到底,党总是对的,因为党是无产阶级完成其根本任务的独一无二的历史工具。”

这里顺便说一句:托洛茨基有幸逃脱了这几次大清洗,但最后还是不免遭斯大林毒手。他逃到海外后最后在墨西哥落脚,但斯大林还是派人(1940年)暗杀了在那里当寓公的托洛茨基。

中共自毛泽东为首以来,言必称马列,习近平自18大掌大位以来也是如此。网友中科大胡不归说:为什么有人说马克思是人渣?马克思的大舅子是德国内政大臣,相当于中央政法委书记。姨夫是荷兰飞利浦公司的创始人。坐个船都能被俾斯麦的内侄女搭讪。这样一个赵家人中的赵家人,成天窝在图书馆里写书,研究怎么推翻赵家人的统治,他不人渣谁人渣?

胡石根和胡春华,好人坏人

1989年那次天安门大喋血之后,北京大学教师胡石根等因为“组党”被判处20年徒刑。这次在天津他再被判刑7年,海外有同学为其鸣不平。曾同胡石根住一个宿舍上下铺的吴仁华发推说:胡石根和胡春华(广东省委书记)是同班同学,都是北大中文系语言专业的,1979年入学,1983年毕业。

该推文说:“胡春华在毕业前高调报名去西藏工作,被当局树立为标兵,突击入党。这些年,只要胡春华参加同学会,胡石根就被排除在外。”。

还有网友张占在脸书上发言说:“今日被告席上头发雪白的胡石根长老。胡春华是胡石根北京大学同班同学,李克强是比胡石根高两届校友,他们曾经都很熟,如今一部分坏人成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另一部分好人成了“人民民主专政 ”的专政对象。

因炮轰中宣部而遭到中共当局整肃并被踢出北大教授行列的焦国标在脸书上说:胡石根先生说要推动中国转型。在我看来,王立军一逃美国领馆,就等于中国转型的按钮被按下了。这是谁按的呢?此后的总操盘手就是习大人了。所以我劝一向推动中国转型的各方人士,不必再寻别的转型渠道:支持习员外就等于在推动中国转型了。这已是最可行的中国上升通道,任何其他通道都更不靠谱,更荒远绵邈,更意淫。

网友万桂跟贴说:可惜我们一直没有听见他哪怕谈过一次民主体制变革的话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