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从“中国制造”到“非洲制造”


中国总理李克强2014年5月访问非洲调整中国与非洲国家的关系。图为乌干达总统姆萨维尼和南苏丹总统基尔与李克强合影。

中国总理李克强2014年5月访问非洲调整中国与非洲国家的关系。图为乌干达总统姆萨维尼和南苏丹总统基尔与李克强合影。

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不断升高,社会和环境成本持续加大,一些中国企业的生产在向欠发达的非洲转移,“中国制造”开始逐渐由“非洲制造”所代替。不过,有分析人士指出,在21世纪的今天,非洲国家不能以牺牲工人权利和安全保障来换取经济发展和工作机会,中国也不能重蹈覆辙,把高污染、高社会成本的项目向非洲转移。

曾几何时,被誉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在市场的导向下,一些制造业开始走出中国,向劳动力成本低,劳动力资源充足的非洲转移。

孙峤明(音)在江苏从事服装进出口生意。2000年初,在朋友的引荐下,他开始做对非洲埃塞俄比亚的出口生意。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大,尤其是中国政府对纺织、服装行业等在环保方面规定的门槛提高,以及国内生产力成本的上升,他开始计划把国内的企业迁往收益更高、政策更优惠、劳动力成本更低的非洲。

越来越多中国商人把国内企业转移到非洲,孙峤明只是其中的一个。

美国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非洲项目副主任理查德·多文尼(Richard Downie)指出,非洲需要发展,欢迎海外企业在非洲设立生产基地。他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30年后,劳动力成本逐年上升,很多非洲国家因其劳动力成本低廉而成为吸引投资的目的地,这对中非来说是个双赢,但非洲国家应慎重考虑这种发展趋势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多文尼说:“重要的不仅是给非洲带来工作机会,而是高质量的工作,劳工的权利得到尊重,工人得到公平的报酬,工作环境得到安全保障。”

中国企业开始向非洲转移,除了劳动力生产成本的因素以外,中国日益完善的法律和法规,对企业生产的环境影响,标准也越来越严格,致使一些企业寻求在法律法规不健全,环保标准不高的国家生产。

华盛顿的“非洲战略研究中心”(Africa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研究部主任约瑟夫·斯格尔(Joseph Siegle)说,一些非洲国家的失业率极高,创造就业机会对这些国家的稳定和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他说,中国在非洲投资和建厂对当地来说是件好事,但中国有个不好的名声,就是攫取非洲资源,剥削当地工人。他说,非洲需要的是“好工作、安全工作、健康工作”。

斯格尔:“如果来非洲的中国公司只是逃避中国政府对环境等方面的规定,对非洲来说就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因此,非洲国家必须要规范外来投资,不能为了急需的工作机会而忽视环境成本对社会造成的影响。因为从长远来看,代价会更高。”

他说,中国政府和企业在经济发展中吸取的经验教训,即企业发展无视环境和社会影响,压榨工人血汗等,是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他说,如果中国企业给非洲国家发展带来环境代价,健康代价,中国在非洲的声誉就会大打折扣。

诚然,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为了吸引外资,为了发展,也曾经历过外来投资给中国带来的不公平和消极后果,为了增长而付出环境,资源的代价。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东亚事务研究员孙韵(Yun Sun)说,今日之世界与30多年前的80年代相比,已经发生相当的变化,当年西方国家对中国投资给中国社会和环境带来负面影响,中国在非洲国家的投资项目不能重蹈西方国家的覆辙。

她说:“发展阶段不一样,大家对外资提出的要求也不一样。中国现在也不会接受高污染、社会成本比较高的项目。过去西方国家在中国进行的高污染或社会成本比较高的项目,他们那样做了,不说明他们做的就是对的。那么到今天,不说明中国的企业,中国的经济行为、经济主体就应该按照他们(西方国家)所做过的事情在其他欠发达地区再重复这样的经验。”

此外,孙韵说,中国在非洲国家的投资行为带有规模效应,中国企业在非洲不合规的行为,高社会成本和高环境成本项目,与投资规模小很多的西方国家的相比,对中国的形象和声誉带来的负面影响会更大。

对于像孙峤明的企业来说,把国内的工厂转移到非洲国家,不仅能获得廉价、可培训、丰富、乐意工作的劳动力,优惠的政策,还能规避贸易限制。他说,欧美国家对中国的纺织、服装品设置配额或出口上限,但是非洲国家的纺织、服装品出口则不受限制。因此,只要他们在非洲的产量达到20%或30%,他们的服装出口就能堂而皇之地标上“埃塞俄比亚制造”。

孙峤明说,“中国这几年一直在谈论‘中国梦’,我有一个‘非洲梦’,我的下一桶金将来自非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