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艾滋民间组织盼政府更透明民主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

一些美国专家认为中国防治艾滋病已有很大进步,从过去否认有不换针头情形存在进步到目前与民间合作进行预防和治疗。不过,实地在北京进行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非政府组织人士却认为,政府必须要更民主更透明,防治工作才能更有效。

中国艾滋病传染防治工作是联合国以及多个国际非政府组织(简称NGO)非常关切的项目,他们补助大量经费,许多国际组织在拨款条件中要求必须要有中国基层的非政府组织参与一起工作。

在北京实际参与工作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10月16日在美国西岸的洛杉矶加州大学表示,中国政府对相关的民间非政府组织不但没有鼓励,还有诸多限制。

*政府不支持民间基层组织*

万延海对美国之音说:“政府不是支持的,NGO发展起来他就怕;第二是中国政府选择性太大,过去政府总想控制,由政府来管,但后来发现名声不好,警察出来抓人会被批评侵犯人权。中国现在有很多民间组织就跟地痞流氓一样,政府帮他们发展起来,目的就是跟你这些维权组织斗。”

万延海指出,在中国进行艾滋防治的民间基层组织近年快速增加,从1990年代的少于5个,到2004年约50个,到今年增加到大约300到500个,其中90%都没有注册,注册的还有一些是登记为公司。万延海说, 主要原因是注册很难被批准。

*民间非政府组织婆家难找*

上海映绿公益事业发展中心网站上提及,今年4月北京改变登记办法,解决了过去非政府组织因“婆家难找”找不到主管单位而无法注册的困难。

但万延海说,现在改成向街道或乡登记还是很困难,因为这些单位不愿意管,尤其是像他们这种要帮助艾滋受害者及家属争取法律权益或人权的组织更难获得批准。

*政府成立的非政府组织*

万延海表示,政府也成立一些防治艾滋的非政府组织以及在一些与共产党友好的组织内成立防治艾滋的团体,像红十字会和妇联之类,有些甚至是专门与国际组织交流的样板组织。

万延海指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花了很多经费找些组织做研究,但对于主动到社区防治的第一线的工作却不够重视,因此四年来感染率仍不断上升。

关于中国艾滋病患实际数字,万延海说:“(官方)说有70万,但实际上不止,我估计有上千万人。在四川一些地方人口的10%已经感染,比非洲还严重。”

*美国学者:中国对艾滋态度大改进*

洛杉矶加州大学传染病学教授迪特尔(Roger Detels)从1994年起多次到中国进行艾滋防治工作。他认为,中国已有很大的进步,而且是与胡温上台后的施政有关。他说:“他们( 胡温)上任后最先做的事情包括去访问艾滋病医院,温家宝与艾滋病人握手的照片在报上头条大量刊登,改变了人们的态度。”

迪特尔说,过去有卫生官员对他否认中国有不换针头而导致感染的情形,甚至有官员告诉他把那些病人杀了就可解决问题;后来中国政府把同性恋从精神病患者当中排除,又推行“四免一关怀”的救助政策,现在还与许多国际组织和民间组织一起合作,已经改进很多。

不过,迪特尔也同意万延海所说的中国应要落实在中小学进行性教育和艾滋预防教育、以及打破保险套不可上广告的禁忌。他说,对于非政府组织的参与和拨款补助,中国政府也应有更民主更透明的程序。

关键词:中国,非政府组织,艾滋病,艾滋防治,万延海,迪特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