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健康倡导者敦促改善教育抑制中国艾滋病传播


一名中国志愿者在一次宣传活动中散发免费避孕套和有关艾滋病/HIV知识的小册子。(资料照)

一名中国志愿者在一次宣传活动中散发免费避孕套和有关艾滋病/HIV知识的小册子。(资料照)

在中国,艾滋病病毒(HIV)呈阳性的人口比率相对较低,只有不到0.1%的成年人是感染者。但是艾滋病病例的数量在不断上升,健康倡导者将其归咎于教育和预防的缺失。

相对于中国的人口总量,中国HIV携带者的人数还是比较少的。据官方统计,目前有80万中国人携带着HIV。但是令卫生官员担忧的是,HIV的传播,尤其是在年轻人中的传播正在加速。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仅2013年,就有超过7万新增HIV确诊病例,HIV的感染率正在十几岁的青少年和年轻成人中上升。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博士(Dr. Bernhard Schwartlander)说:“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看到感染方式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起先感染主要发生在输血、献血以及毒品注射的过程中。但是今天,绝大多数的传播方式变成了性传播,这里面既有异性之间的性传播,也有同性、也就是男性与男性之间的性传播。”

中国官方估计接近90%的新发感染都是由于性接触。

施贺德博士将性传播的上升归因于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在中国,数以亿计的外来打工者不断从农村向城市迁移。这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

施贺德说:“中国正在经历社会和经济的巨大变化,这带来了很好的事情,但也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和挑战。它为卫生健康带来了风险,让人们有更多的机会去从事危险的行为,从而增加了HIV的传播。”

当年轻人离开农村去寻求更赚钱的工作时,他们也在经历着文化上的突变。施贺德博士认为,他们中的很多人并没有为这种生活方式上的变化做好准备。

他说:“我们在很多城市中都看到这种情况,尤其是在大城市中,那里正涌现着一种新的亚文化,带着新的自由。人们可以聚到一起,同时也有了更多的机会去参与性行为。不幸的是,预防教育在很多方面并没有及时跟上这种现实的变化。”

当中国的经济发展给人们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去聚集和社交的时候,很多中国民众依然对于HIV所知甚少。施贺德博士说,在同性恋群体中,只有一半的HIV携带者知道自己有病毒。很多人都直等到病发才来寻求治疗。

魏小刚每年都在北京组织一次艾滋徒步活动,为预防HIV和艾滋病募款。他说,在中国,那些感染了HIV的人面临着很多侮辱,这让他们不敢公开谈论艾滋病,也不敢学习如何预防和求医。

他说:“这里当然有很多问题。人们依然因为有HIV而遭到开除,或者被拒绝入学。”

施贺德博士说,即便是在中国的医院里,HIV病人也受到歧视。在中国有很多人担心这种病是传染性的,并且会通过分享食物或者饮料传播,所以医生们不愿意治疗HIV携带者,因为担心这会吓跑其他的病人从而影响医院的收入。

官方新闻媒体曾报道说中国的领导人正重新关注艾滋病,一方面增加了用以艾滋病治疗的国家拨款,同时也与地方健康团体寻求合作。

公民社会组织希望这将赋予他们更多的权利去帮助中国抗击艾滋病。

但是“人权观察”组织的王松莲(Maya Wong)却对此表示怀疑。

她说:“中国政府一方面通过提供医疗保险来快速应对艾滋病危机,---尽管这其中依然有阻碍。但另一方面又继续阻挠和干扰活动人士去开诚布公地探讨如何控制艾滋病的传播。”

叶海燕是一位为性工作者维权的中国活动人士,北京当局禁止她去参加这周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召开的国际艾滋病大会。

中国政府或许早晚会决定,他们要想抗击艾滋病,还是需要这些活动人士。世卫组织已经指出,男同性恋群体中的高HIV传播率威胁着全世界与艾滋病斗争的进程,因为这些人尽管面临着感染艾滋病的高风险,却最不可能去主动寻求预防和治疗。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