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受害者千万以上


居住在纽约、有“中国防艾第一人”之称的高耀洁日前表示,“中国艾滋病受害人应在1000万以上”。为保存艾滋病真实资料而离开中国的高耀洁将出版她来美国之后的第三本书。明镜出版社的编辑表示,高耀洁认为,由于艾滋病潜伏期可长达10至15年,不仅给了当局继续掩盖带艾滋病毒血浆恶果方便之机,而且也会让现在的采血兴盛之地成为未来艾滋病高发区。

*当年500万*


世界艾滋日前夕,居住纽约的高耀洁通过视频表示,早在1995年根据当时一位专家的统计全国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就有500万。她说:“那时我还没出来呢,我还不知道呢,可是到现在,十几年了,我一天到晚讲,艾滋病受害人在1000万以上。”

高耀洁在纽约寓所(志愿者提供)

高耀洁在纽约寓所(志愿者提供)

高耀洁2009年为保存艾滋病资料来到美国。作为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她从2010起一直住在纽约曼哈顿。

在一段未透露姓名志愿者提供的视频里,正抓紧时间校对书稿的高耀洁,回忆她离开中国之前2008年8月28日最后一次探访艾滋病人。她说,一年前她去那个村庄时20个艾滋病人还活着,躺在床上不能动,但那次去时只剩一个人。

高耀洁说:“脚趾头都烂掉了,腿啊,烂得都是疮,一只脚蕩浪着, 我塞他兜里一百块钱,他不要。他说:‘我不要,你这么大年纪了,挣点钱也不容易’。我走,他就撵,他还没我走得快呢,我已经80多了。我走掉了。我估计这个人现在也死了,原来是个很壮的壮汉子,煤窑的。”

*第三本书*

《高耀洁回忆与随想——高洁的灵魂续集》将由明镜出版社于最近出版。该书编辑高伐林说,书稿中最令他感动的是高耀洁的献身精神,就是她当仁不让的要站出来为那些由于“血浆经济”而造成的这么多的艾滋病受害者说话。他们都是上天求告无门、到处受打压,而且很穷的农民。

高伐林说:“当时之所以卖血就是因为穷,结果卖了血,好不容易建了房子,结果这个房子很多都空了,人都死光了,全家死绝。很多艾滋孤儿,父母双亡,他们无人照顾。”

*传播途径*

国内有艾滋病专家说,高耀洁出走这么多年,现在她已经脱离时代了。但是,高伐林认为,高耀洁虽然去国5年多,她在书中显示,经常和国内的抗艾、防艾人员联系,很多艾滋孤儿给她写信。根据她书中的信息,现在中国地方上“对艾滋病、对防艾抗艾,基本上属于一种无人管理,或者说管理极其混乱的状态。”

高伐林说,高耀洁仍强调,“在中国,艾滋病的传播有比性接触更值得重视的途径,即通过卖血和输血。”

根据她的调查,血浆经济绝不只在河南有,而是整个中国的艾滋病主要是通过血浆经济而不是性行为传播的,“有些人就是由于在医院看病接触了被污染的血,感染了艾滋病毒。”

*严重后果*

高伐林说:“最开始是因为卖血和对血的管理不善引起的,这就产生了各种各样的交叉感染。”高耀洁在书中举了一些例子,比如,因为看别的病,打了针、输了血,结果感染上了艾滋病。她认为,这样的情况是主要的感染传播途径。

高耀洁书中写道,由于艾滋病潜伏期很长,有时候甚至可以有10年、15年,给了当局掩盖血浆经济恶果提供了一个方便之机。她举了几个例子,现在采血站的管理这么混乱,因此凡是这些采血站兴盛的地方,10年、15年后,那里一定是艾滋病的高发区,将来的后果更严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