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5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在亚投行的影响力不断增长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九)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创始成员国签字仪式的各国代表合影。(2015年6月29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九)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参加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创始成员国签字仪式的各国代表合影。(2015年6月29日)

中国支持的亚投行星期一在北京举行创始成员国签字仪式,就亚投行的运作方式发出迄今最为明确的信号,其中包括确认中国将获得百分之26的最大投票权。

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将掌握近百分之50的注资比例和投票权。有人担心,亚投行不仅将挑战世界银行等老牌机构,而且还将挑战最近成立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

亚投行承诺将作为现有多边机构的补充而运行,不会与这些机构竞争。这可能是个艰巨的任务,因为这些金融机构不仅要在同一市场运作,而且新兴市场国家的领导人多次对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金融机构表示不满。

香港澳新银行高级经济学家杨宇霆说:“从某种程度上分析,这反映了包括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在内的新兴经济体对自认为应当在国际组织中得到而没有得到的东西的补偿。”

与此同时,杨宇霆说,亚投行协定凸显中国努力将亚投行建成一个非排他性的机构,而不是一个由盟国组成的私密俱乐部。杨宇霆还谈到,亚投行关于采购的规定对参与项目或提供商品和服务不设限。

杨宇霆说:“因此它不仅仅是这57个成员国。我不认为他们会在基础建设开支和项目上创建一个关闭型经济。他们也向非创始成员国开放。”

这包括迄今仍置身事外的美国、加拿大和日本。亚投行的批准资本为1000亿美元,其中近980亿美元由亚投行称为“地区”和“非地区”创始成员国分担。

否决权

亚投行协定中另外一个引发广泛争论的问题是中国是否在亚投行决策过程中拥有否决权。星期一公布的协定没有使用否决这个词,但指出,亚投行大部分重大决定都必须以“超级多数”通过。中国有百分之26的投票权,因此对每项决定都有决定性意见。中国曾表示不寻求在亚投行的否决权。分析人士强调,最大的注资国拥有比其他国家更多的发言权,这再自然不过了。

新德里国家公共金融政策研究所经济学教授巴努穆尔提说:“假如中国有非直接否决权,我不会感到吃惊。我们知道,发达国家在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常行使否决权。”

对这种权利的首次检验之一将是亚投行几个月后挑选首任行长的时候。根据星期一签署的协定,亚投行行长必须来自一个“地区”创始成员国。

预计亚投行今年年底前将正式运行。

亚投行与金砖国家发展银行

亚投行并不是中国最近参与其中的唯一的银行。中国也参加了现由印度领导的总部设在上海的金砖国家发展银行。有些人认为这两家银行有可能成为竞争对手。巴努穆尔提说,亚投行期望很高, 但是亚投行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也有竞争的风险。 他补充说,发展中国家不希望有两个相互竞争的机构。 他说:“他们应确保两家银行的活动不会重叠。金砖国家发展银行可以集中在社会发展问题上, 把基础设施这一块留给亚投行。”

中国表示,亚投行不仅将促进区域发展,而且将帮助振兴全球经济。

星期一的协定签署仪式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举行。 57个意向创始国派财长或代表出席,其中50个国家在协定上签字,还有7个国家有待国内批准。

中国两年前提议成立亚投行以来一直带头争取支持。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在美国不愿加入的情况下,吸引了50多个国家,这是中国外交政策的成功。澳大利亚、英国、德国、以色列和韩国等美国盟友都加入了。 北约近一半的成员国都是亚投行的创始成员。

美国等国家不愿加入是因为怀疑亚投行能否坚持高标准管理和问责。有分析人士说, 中国银行资助许多大型海外项目,其动机更多地是政治考虑而不是投资回报标准。不过有些发展中国家的专家对此有不同看法。

巴努穆尔提说,“没有理由认为亚投行会缺乏专业管理或是不遵守国际标准。新加坡、香港和伦敦等主要金融市场都参与了亚投行的组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