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2 2016年09月26日星期一

美籍女商人在华候审,家人为其获释奔波


美籍华裔女商人潘婉芬(Sandy Phan-Gillis)与丈夫杰夫·吉利斯(Jeff Gillis)在一起。(资料照片)

美籍华裔女商人潘婉芬(Sandy Phan-Gillis)与丈夫杰夫·吉利斯(Jeff Gillis)在一起。(资料照片)

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中国领事馆外,一小群抗议者要求释放潘婉芬(Sandy Phan-Gillis)。这位出生在越南的美籍华裔被中国指控犯有间谍罪,并被当局拘押长达一年多。

中国计划于下月以间谍罪审判潘婉芬,但是她在休斯顿的支持者说,她是清白的,很可能成了美中之间更大较量中的一颗小棋子。

她最主要的支持者是他的丈夫杰夫·吉利斯(Jeff Gillis)。吉利斯聘请了律师,游说了美国国务院,并试图在美国召集支持者。

潘婉芬的女儿凯瑟琳·潘(Katherine Phan)从西雅图家中赶来参加上星期五的示威。

她对美国之音说:“我来这里是因为希望母亲回家。我希望她回来,而不是被控什么她从未做过的事。”

她说,她母亲做了很多事,不仅通过商业联系,还通过文化项目,让休斯顿人民和中国人民接触交流。

凯文·柯兰(Kevin Klein)与杰夫和潘婉芬多年熟识。领事馆前繁忙的道路上车辆来来往往,柯兰举着标语牌站在路边。

他说:“陷入这种处境实在是个耻辱。说真的,我不认为她做错了任何事。”

无罪证明

潘婉芬案的审理原定于本周,但是中国当局将其推迟了至少两个星期,很可能要到10月。

她的丈夫杰夫·吉利斯认为推迟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利的。

他说:“让辩护律师有更多的时间准备,这是件好事。我们手头有各种证据,我们要确保这些证据在审理中呈堂。”

他说,他能证明,他妻子1996年根本就不在中国,而控方说,她当时在中国实施了间谍行为。

他说:“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潘婉芬当时在休斯顿。我们有她护照的证据,上面没有1996年的中国签证,也没有盖出境章和入境章。”

中国方面还指控潘婉芬试图招募美国华裔做间谍。

当地亚裔沉默

示威者中少有的亚裔面孔之一是一位名为玛丽的越南裔美国人。她经由一个社交团体结识潘婉芬。她现在担心潘婉芬的安全。

她说:“她现在的处境如此糟糕,以至于我都要为她抗议。我通常是不会为什么事抗议的。”

休斯顿有大量的华裔和越南裔人口,但是这两个群体的领袖几乎都在这个事件上保持沉默。

杰夫·吉利斯说,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很谨慎,尽量不牵涉其中,有的是因为他们与中国有业务往来,有的则是担心生活在中国的亲戚会遭受报复。

同情潘婉芬

贾斯汀·加迪内(Justin Gardiner)是当地的一名投资经理。他从未见过潘婉芬,但是潘婉芬丈夫单枪匹马的抗争令他感动,因此也加入抗议活动,为潘婉芬发声。

他说:“这个人大多都时候都只靠自己一个人做这件事,这令我心碎。”

加迪内希望利用自己的商业人脉,为潘婉芬赢得更多支持。

他说:“公共舆论会要求美国当权者向中国当权者施压,让中国做出正确的事,释放潘婉芬。”

但是美国最近对中国的影响有限,尤其是两国在众多议题上的唇枪舌剑,这让一位女性的个人困境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秘密审判

杰夫·吉利斯清楚,自己的妻子在一个通常被指责侵犯人权的国家,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他说:“仍然是秘密审判,不对外开放,除了潘婉芬和她的辩护律师,没有人允许参加。”

令他感到鼓舞的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7月的一份声明说,根据国际法,他妻子的权利遭到侵犯,而且应当被立即释放。

他还举了一些美国企业高管的例子。他说,他们原本要去中国洽谈贸易或参加商业会议,但是后来改变了主意。

他说:“他们看到了发生在潘婉芬身上的事,然后他们决定,直到案件结果出来,再决定去不去中国,因为他们不希望让自己的人冒险。”

但是即便是在潘婉芬自己的家乡,也很少有人知道她。到休斯顿中国领事馆申请签证的人对馆外的抗议活动感到迷惑,他们坦言,他们对这个事件一无所知。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