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专家和记者谈中国向何处去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近举行了60周年庆典。在美国之音的一次“国际记者俱乐部”节目里,主持人庞泰里奥邀请一位记者和一位美中关系专家,一起来讨论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北京的60周年庆典活动当中,颇为引人注目的是为时两个小时的阅兵和游行,中国不仅显示了军力,也显示了经济和科技强势。来自印度的新闻记者波差,曾担任波士顿环球报驻北京记者。他说,这次庆典活动给中国一个机会,向全世界显示自从毛泽东领导下的共产党建国以来,中国取得了多么显著的进步。

波差说:“共产党一直在等有这么个机会,在国际舞台上表演一下。去年的奥运会被广泛看作是初露锋芒,这次金融危机又意外地给中国在形像上加了分。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一个不可或缺的大国,一定程度上也已经成为国际间的一个银行家。

中国过去60年里到底取得了多大的进步?德鲁瑞是亚洲协会美中关系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他说,中国如今的确是今非昔比。

德鲁瑞说:“1949年的时候,中国刚刚从多年的半殖民地状态中恢复过来,在很大程度上遭受了日本的侵略。之后是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内战。到1949年共产党赢得了内战,但是几乎一切都得从头开始。这就是共产党在50年代所面临的挑战。过去60年的历程很难一下说清楚,但是简言之,发展到今天,中国无论是在经济、还是文化领域,都和国际间日益融合。49年的时候,情况则大不相同。

尽管当下世界上很多国家都经历着经济萧条,但是中国的经济似乎还是在稳健地增长。不过,德鲁瑞认为,虽然中国的GDP逐渐显著增长,但是,经济上的不平等是中国社会的一个隐患,官员们要解决也不太容易。

德鲁瑞说:经济上的不平等是一个大问题。不用说,它造成很多社会矛盾、积怨、对中国共产党来说,也是对它的掌权合理性的挑战。虽然现在大搞资本主义,但是共产党在名义上还是一个社会主义政党;你在中国听官方用的那些词汇和字眼,还都是社会主义那一套,理论上给大家各种保证,诸如平等博爱等等。所以说,当贫富差别加大的时候,对中国政府来说,就形成了一个切切实实的问题,因为它没有做到让所有人都满意。 与此同时,社会上又在逐渐形成一个中产阶级以及上层社会,这些人很热衷他们的生活方式,热衷他们享有的经济上的自由、赚好多钱,生活方式也都国际化。这些人对社会上那些不满分子、对共产党,都未必同情,所以说,政府方面也要对这些新的经济精英有所反应。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的问题不解决的话,问题会越来越多。

德鲁瑞说,除此之外,中国还面临其他经济上的问题和挑战。德鲁瑞说:在中国,消费没有跟上出口和投资,经济结构上非常不平衡,财富的分享也有问题。这些问题都很难解决。

来自印度的新闻记者波差说,尽管中国的经济发展给个人一些空间,但是中国领导层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如何把经济自由转换为个人自由,然后,增加政治自由。

波差说:邓小平80年代末期说话一句很有名的话,那就是,中国50年内就会民主化。显然,这不会如期做到。但是问题是:中国什么时候才会实现民主,至少是半民主?

波差分析了中国当代领导人是否会朝着邓小平预言的方向走,以及这中间面临的阻力。波差说:我认为,中国当今的领导人意识到要朝着民主的方向走。但是我认为,大家都没有把握说,下一步怎么走,因为到某个阶段,执政党很可能会碰到一个关头,就是说,它不愿意再继续放弃权力,而民众就起来夺权。这是中国政府非常担心的,也就是担心政治和社会不稳定。所以说,他们现在非常小心翼翼地向前迈进,但是我认为,他们正在朝着经济开放、成为真正的大国、给予更多的个人空间这个方向走。下一步、很关键的这一步到底应该如何走,我看他们现在还不太清楚。

过去几十年里,中国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让它从封闭状态中一跃成为颇有实力的大国。但是中国究竟将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德鲁瑞认为,这要看中国政府。

德鲁瑞说:从历史上讲,在一定程度上,中国不那么咄咄逼人和具有帝国倾向。中国目前的处境还不错;它要维护边界不受侵犯,当然,也希望收复台湾。但是,除了这以外,中国似乎没有特别多领土上的雄心。我想,他们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还是如何继续发展经济,解决13亿人的生活问题;世界上很多人口众多的国家也都在努力应对这一挑战。 所以我认为,中国有可能会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这也算是一个希望吧。

美国总统奥巴马目前正在准备下个月对中国进行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国事访问。奥巴马最近说,他有意与中国之间开创一个真正意义上合作的、全面的双边关系。他说,希望美中关系能够更加富有内涵、更有成效。


关键词:中华人民共和国,60周年庆典,资本主义,共产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