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两会在经济议题上会有何作为?


北京中国人民大会堂

北京中国人民大会堂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星期五开幕,预计代表们将讨论从房价、民生、分配不公到“国进民退”等广泛的经济议题,甚至会推动停滞的体制改革。不过,两会在这些议题上的作为并不被看好。

有分析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快速从全球衰退中复苏,正在举行的年度“两会”可能推动因危机而被搁置的改革。

不过,也有学者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个问题时,则更多地表现出担忧。例如耶鲁大学的金融学教授陈志武便认为,中国在过去两年间的不俗经济表现可能酿成危害性很强的认识错误。他说,

“中国经济能够很快地从金融危机的打击中走出来。根据这个表现,很多人得出的结论就是,由政府去干预经济、管制经济,然后由国家在中间由具体的利益相关者的、赚钱的姿态、经营企业的姿态出现看来好像不是一件坏事。”

陈志武说,因为政府拥有很多的企业、资产以及中国所有的土地,然后通过国有银行体系使得金融资源的配置全部都掌握在政府的手里,而这些人可能会认为,这些正是中国经济能够迅速摆脱全球危机影响的原因所在。

陈志武的担忧触及到“两会”期间的一个热议话题,也就是“国进民退”。他认为,那种危险的认识将会强化当前的“国进民退”。

中国在应对全球经济危机时,实施了强力刺激政策。不过其刺激政策和巨额贷款过于倾向国企的作法则引发争议。陈志武便将2009年称作为“国进民退年”。他说,

“去年最典型的经济和政策的特征就是,国有企业和各地方政府介入经济的程度大大地提升。民营企业从很多行业慢慢地被挤掉,私人投资机会、私人创业的机会去年明显被挤压很多。所以从一定的程度上来说,去年和08年的整个的‘国进民退’的趋势,使得过去十年的市场化改革很多(方面)都退回去了。”

他希望代表们能够在会议间提及这方面的问题,在还不算为时过晚的情况下,敦促领导层看到这方面可能产生的实质影响,并能采取措施,扭转这种倒退的趋势。

不过,从政协发言人赵启正在会议期间就这个话题所做的辩驳看,两会恐怕在这方面难有作为。

首先,赵启正在3月2日的新闻会上已经明确地否定了中国存在“国进民退”。根据中国媒体的报道,赵启正显然对这个问题是有准备的。报道说,他在记者会间列举了一些数据,说过去30年间,国有经济和非公有经济是比翼齐飞的。

赵启正对政府的政策辩护时说,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年头,可能会有不同的变化,但是政府希望两类企业比翼齐飞。

但是,许多人担心的是,被政府喂肥了的国企已经掌握了相当大的话语权,而这必然会影响到另一个翅膀,也就是民企的发育空间。

北京独立经济研究机构龙洲经讯(Dragonomics)的董事总经理葛艺豪(Arthur Kroeber)对彭博社谈到他对中国国企的看法时说,“它们(国企)已经变得很有权力,非常有钱,也非常排斥各种形式的改革。”

这样一来,即便中国的领导层有意在经济结构方面进行改革,有这样的阻力横在面前,再加上陈志武强调的认同国家和国企强力介入经济的“认识错误”,做起来颇有难度。

北京的近代史学者章立凡便对“两会”在民生、经济、以至更广泛的议题上能起到什么推进作用不抱什么期望。他说,一方面,两会代表无法代表人民;而在提案方面,除了有千奇百怪的“弱智”提案,一些严肃的提案却往往命运不济。

章立凡说,“每年都开两会,但是有很多的提案、表态,每年也都是相同的。比如说,我看到一个委员讲,他连续五年提‘阳光法案’,每年都提,但每年的进步都很小。”

此外,章立凡说,在胡锦涛和温家宝政府任期届满前夕,也难以指望政府在推进改革方面会有什么“雄心万丈”的动作。他说,这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在体制不变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做做修补工作,在任期内不出大事,也算“功德圆满”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