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大学毕业生为前程甘为“蚁族”


在中国首都北京的郊区,有所谓的“蚁族”居住区。由于就业难和飙升的房地产价格,很多年轻的白领被迫一起住在条件相当差的地方,因此被称为“蚁族”。

23岁的付明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安身,要紧靠着暖气来取暖。这位电脑软件专业的大学毕业生承认,她现在的生活和她刚毕业时所想象的不一样。

*蚁族扎寨唐家岭*

付明是北京郊区唐家岭5万蚁族的成员之一。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白领不得不住在这个拥挤不堪但是价格低廉的郊区社区。

来自内蒙古的付明两年前搬到北京,寻找发展事业的机会,但是一直难以取得成功。大学毕业生的平均工资一个月两千元人民币。她为了一份低薪工作,每天往返于北京城区和唐家岭这个贫穷地区之间,因为市区的住房租金过于昂贵。

付明说:“我每天8点上班,7点50必须到公司,5点半起床,坐公交坐到西二旗,然后再坐地铁。下班,我不是负责行政方面的吗?一般走的挺晚的,大概9点多吧。”

她说,她住不起靠近工作地点的房子,但是希望将来能自己买房子。

付明的房间只有一个窗户,朝着一条黑暗、狭窄的走廊。那里所有的房间里都没有自来水或空调,但是有暖气和可以做饭的炉子。沿墙晾挂着洗过的衣服。

*感觉像监狱?*

时常还有过路的人探头朝里看,更让人感到那里有些像监狱。

不过,付明说,她能付得起每月300元人民币的租金,还是挺幸运的。有些房间里有4个人挤在一起合住。

如果付得起钱,还可以有上网服务,但是对付明来说,电视是超出她财政能力的奢侈品。

付明在她的博客里描写她的蚁族生活,并且给她的亲友发电邮,表达她的失望和“空虚”。

唐家岭已经成为与中国高速发展经济形成鲜明对照的代表。

*僧多粥少*

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大力发展大学教育之后,现在每年有600多万大学毕业生,但是没有足够的薪酬优厚工作。

这些在家乡找工作被认为大材小用的大学毕业生大量涌入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结果发现,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租住条件简陋的房间,还要住上下铺。他们成为城市中产阶级的梦想只好先暂时搁置。

两年前,唐家岭还是一个只有三千居民的乡村。但是由于对廉价住房的需求增长,当地农民抓住赚钱的机会,仓促地建起两三层楼的简易住房,其中很多往往是违章建筑。

这些建筑通常没有防火通道,也没有其它安全防护设施。不过,付明和其他的蚁族的安身之处目前受到威胁。

*当局拟进行拆迁*

当局担心,大学毕业生的简陋居住设施形象不佳,还可能酝酿不满情绪,所以计划对唐家岭的这些简陋建筑进行拆迁。当局说,这个地区需要重建,并允诺说为这些蚁族建造低成本的现代住房。

这个问题被认为具有政治敏感性,政府官员不愿意发表评论。但是很多蚁族越来越感到不安。他们同意,这个地方像个贫民窟,但是他们是到北京打工的外地人,没有北京户口,因此不能享受有补贴的住房。

中国的城镇居民可以享受社会保障,但是只能在他们有户口的家乡享受。

*没有户口 生活艰难*

来自湖南省的电脑工程师周洪说,没有北京户口的生活相当艰难,他的很多同事由于付不起房租而被挤到郊区。

周洪说:“在北京生活挺难混的,我感觉。像我们这种刚出来的,肯定感觉挺难混的。工作也挺难找的。你没有经验,到一般的公司里面,工资都不怎么高。像我这样,在公司里的工资也就是两千,五险一金全都不加。”

他说,他去年和大约30个人一起来北京,但是现在只剩下五六个人,其他人都走了。他说,工作难找,生活费用高,然而工资却很低。

周洪说,如果当局在这里拆迁,他就重返家乡,尽管他回去也没什么前途。他说,他感到没有希望,但是拆迁会惹恼当地居民。

“业主也不一定会同意。如果强制拆迁,业主会允许吗?他会允许吗?这么多人住在这里,肯定给业主带来很大利润。我感觉,(他们)肯定不会同意。”

*黑暗中的乐观*

不过,并不是完全一片黑暗。走廊里充满良好的社区精神。很多租房的人是和大学期间的同窗合住,他们的生活等于是大学的延伸。

一起找房子的大学同窗好友李玉、王欣和王圆感到乐观。

王欣说:“我觉得这边房间的安全都行,外边都有大门。我们现在工作一个月收入就三千块钱。像好点的、跟前的楼房,而且是好几户合住,都得一千多块钱。这样成本就特别高,而且那边的各种费用都高,没有这里合算。”

王欣说,只要价格合理,她打算常住下去。她工作的地方就在附近。

不过,付明说,她打算再待一年,看看前景是否能有改善。她用一块纸板挡住路过者的视线,还说,等她有时间就自己缝制一些好看的窗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