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2014反腐: 习近平下猛药


2014年,中国进入了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第二年, 在1月召开的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刮骨疗毒、壮士断腕”几个字拉开了这一年的反腐大幕。回顾今年,习近平到底下了怎样的“猛药”?“刮骨”、“断腕”是否确有所指?“重典治乱”的未来又在何方?美国之音带您梳理这一年的中国反腐。

2014年12月22日冬至夜,新华社的一则简讯划破了这个一年中最长的黑夜——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令计划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至此,从两年前京城那场神秘的法拉利车祸开始便悬于空中的靴子,终于落地了。

*超级老虎靴子落地 政治大戏未完待续*

事发突然,却难言意外。2012年中共十八大前夕,令计划被调离中央办公厅主任一职转而担任统战部部长,断送了入政治局之路。2014年,山西13位省委常委中5位被查,2个月之内7位副部级官员落马,这场2014年最大的“官场地震”创造了叫做“塌方式腐败”的新词,也把反腐的箭头指向了有“山西帮帮主”之称的令计划。更耐人寻味的是令计划之兄令政策也出现在落马的山西官员名单之中,随后,其弟北京商人令完成也失去了人身自由,就连妻子谷丽萍也在央视主持人芮成钢的“间谍案”以及铁道部刘志军案中被频频点名。于是观察人士纷纷猜测,这位胡锦涛时期的“大内总管”是否真要管到头了?如今,靴子虽已落地,政治大戏却还在继续。

2014年落地的靴子不仅这一只。

6月14日,官方宣布全国政协副主席、原中共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而接受调查。这是一名“副国级”官员。不过,在“大老虎”接连落难的2014年,苏荣的份量似乎不那么重了。

3月15日,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上将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从2012年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案发之后便不断有传闻说徐才厚作为谷俊山的“靠山”,其贪腐问题也必将被随之牵出。从徐才厚家拉出的几十辆军用卡车赃款赃物不仅再次证实了传言的准确性,也让过去一直捂着的军内腐败问题彻底暴露于天下。随后,四川省军区原政委叶万勇、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杨金山也先后落马。10月底,习近平召开新古田会议,作出彻底肃清徐才厚案件影响的指示。之后,军内反腐第二波应声到来。总后勤部副部长刘铮被抄家,海军副政委马发祥跳楼自杀,此外另有多名地方军区高官落马。11月,解放军审计署划归中央军委直辖,军纪委启动纪检体制改革,有媒体解读说,这意味着军内反腐远不到收网之时。

2014年落地的靴子分量最重的自然是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这位在四川、石油和政法系统掌舵多年,门生故吏遍天下的“大老虎”继四川帮、石油帮和政法帮齐遭灭顶之后,终于在今年7月29日轰然倒下。这一日,中共官方正式宣布,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由中纪委对其立案审查。12月5日,中共宣布开除周永康党籍并将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刑不上常委”的惯例就此打破。在官方通报的周永康六大罪状之中,“泄露国家机密罪”最不寻常,也让周永康案的审理过程以及最终的量刑结果变得更为扑朔迷离。

在中国的体制下,这些“涉嫌”的“大老虎”被定罪几乎已是定论,外界猜测的只是惩罚有多重,会不会判死刑。媒体目前还听不到周永康等人或者他们的辩护律师的声音。

从最早打下的薄熙来,再到今年落网的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中共“打虎”决心的背后到底是彻底抑制腐败的决心还是政治权力斗争的持续发酵呢?

明镜网总裁何频曾提出“新四人帮”之说,他在做客VOA卫视《时事大家谈》节目时指出,中共“打虎”不过是高层权力斗争的手段。

他说:“当然,现在中共的这个体制我不知道它有没有胆量来承认和宣布令计划、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的根本问题是发动了政变来实现他们掌握权力的目的,我不知道中共有没有胆量正式承认这个问题,但实际的问题就在这个地方。至于贪腐问题,我觉得是一个很荒唐的帽子,因为现在抓他的人就是贪官。”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副院长,中国问题专家包道格(Douglas H. Paal)博士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打虎”的背后的确有权力斗争的因素,不过他同时指出,拿下“大老虎”的动因不只如此,另一大动因还是为了要解决已经“惹恼”了中国民众、严重威胁到共产党执政地位的腐败问题。

他说:“为了要震慑基层官员,必须要有点公平,也就是不能允许那些严重腐败的高官逍遥法外。这是处置周永康、徐才厚这样的人的原因,就是要让人们看到位居高位也逃不掉。对于中共来说,真正的问题其实是基层腐败的问题,这也是真正难办的地方。现在我们也看出来中共正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但这需要很多年。”

*基层腐败问题重 拍蝇拍出新物种*

包道格提到的解决基层腐败问题显然列在今年中国反腐的任务清单上。

据统计,今年中纪委网站一共公开通报了约491名落马官员,其中既包括4名副国级及以上官员,37名省部级官员,还有超过350名厅局级及100名县处级官员。不难发现,厅局级干部这种所谓的“大苍蝇”,成了落马官员“主力”,占总数的七成以上。另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就给予了8.4万人党纪政纪处分,其中县处级以下33025人。

除了“大、小苍蝇”,今年的“拍蝇”行动还拍出了一种新物种,名称“虎蝇”,指的是官级如“蝇”,贪腐如“虎”的官员,代表人物包括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据称他凭副处级之身贪了上亿赃款。

普林斯顿大学中国学者程晓农认为,基层腐败和“虎蝇”盛行暴露出中国制度上的失败。他在参加VOA卫视《时事大家谈》节目时说:“共产党天天宣传它的制度如何优越,但是从现实中,从不断交出的腐败官员中可以看到,连不入流的九品芝麻官都能贪到上亿以致几十亿,这说明一个很简单问题,就是中国这个制度太有利于腐败了,或者说,这个制度养腐败。中央高层无非是过一阵时间刮一阵风而已。”

*史上最强中纪委 反腐利器惹质疑*

即便只是阵风,2014年的这阵风刮得也不可谓不凶猛。除了在各省市、中央部委、军队、企事业单位甚至科研机构“打虎拍蝇”之外,中国反腐还在今年延伸至了海外,“猎狐2014”半年间便斩获了180多名在逃贪官和经济嫌疑犯。另外,裸官遭到大批清理,官员配偶、子女等身边人的“裙带式”腐败被严厉问责,像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阳宝华这样已经“金盆洗手”的官员也被翻了旧账。这些2014反腐新动向,不仅彰显出习近平反腐的决心,更催生出“史上最强大中纪委”。

2014年,中纪委可谓将巡视制度发挥到了极致,中央巡视组不仅实现对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常规巡视全覆盖,还由过去的两轮巡视变为了三轮巡视,外加“专项巡视”再杀“回马枪”。

除巡视之外,另有反腐新招横空出世。12月11日中共中央宣布由中纪委向包括全国人大和政协在内的7个中央和国家机关新设派驻机构,最终目标是在中央一级实现全面派驻,这在中共历史上尚属首次。

另外,中纪委的行动速度也明显加快,一个省部级高官,从最后露面到被调查,往往只有几天,甚至在山西省副省长杜善学、济南市委书记王敏被通报的当天,他们的活动报道还见诸报端。

王岐山领导下的纪检监察系统也在今年再次进行机构改革,各级纪委监督权的独立性和权威性被显著提升。

“史上最强大中纪委”反腐有力的同时也引发了“谁来监督中纪委”的质疑。海外知名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林和立就曾追问,中纪委已沦为21世纪东厂,其调查谁、打压谁的标准是否基于法治原则,还是一切政治挂帅。他对《苹果日报》说,目前中纪委这个机器“主要目的是协助习总取得无上权威,日后此21世纪东厂极有可能参与阉割党内外要求推行普世价值的健康力量,后果将是中国政治、法治秩序的又一次大倒退”。

*习近平重拳反腐 得民心者得天下?*

据中国官媒报道,2014年12月13日,习近平在江苏镇江世业镇考察时,一位拥有53年党龄的74岁老党员崔荣海握着习近平的手,称他为“腐败分子的克星,全国人民的福星”。而习近则回以“不辜负全国人民的期望”。

刚刚结束两周的中国之行回到华盛顿的包道格博士在采访中表示,依据他的观察,中国从普通百姓到商人和官员对于习近平反腐的赞扬之声的确不小。但是他也指出,人们对于反腐所带来的问题也有诸多不满。

他说:“从过去的这个夏天到10月份,官员们都不做决策了。他们担心自己所作的决策会被不喜欢他们的人错误解读,或者被觊觎他们位置的人用来指责他们,这样他们就会受到调查。确有一些调查是这样发生的,还带来了一些指控,有些指控非常不公正。从我们所获得的报告来看,10月份之后这种氛围有所减缓,决策者又开始批营业执照了等等,但也有一些报告的结论是这种氛围依然存在。”

除了制造恐怖气氛让各级官员人人自危影响正常决策,缺乏法治支撑和制度透明的反腐行动还引发了所谓“选择性反腐”的质疑。观察人士指出,习近平执政后,反腐风暴清扫的多是出身寒门的草根贪官,鲜少涉及“官二代”,而在“红二代”中更无人只因贪腐而被查处。有评论人士认为,这样的“选择性反腐”是为了保持红色贵族的垄断地位,同时增加他们的执政合法性。

政论作家陈破空在做客VOA卫视的《焦点对话》时总结说:“反腐的治标意义是很明显的,通过‘八项规定’让军队不敢喝酒了,官员不敢消费了,高档商品卖不出去了,这个起到了相当的作用,在这一点上,习近平还是很得分的。另外,习近平在国内很得分的地方还有,把徐才厚这样一个解放军的副统帅打下去,把‘政法王’周永康打下去,这两件事有相当的震动效应,因此他在国内的名望直线上升。这也迎合了人治中国的一个‘青天’思想。但是反腐无疑是权力斗争,而且不在法制的轨道上,这是令人遗憾的地方。习近平通过反腐一举三得,一是赢得了民心,二是掌握了政权和军权,再一个是逼退了政治老人。”

*中国反腐向何处去*

习近平在今年年初发出了“将反腐进行到底”的誓言,这一年,有增无减的反腐势头更是为这句誓言增添了几份力量。对中国反腐来说,什么是“底”,又该如何“进行到底”呢?

对此,包道格博士说:“反腐工作的关键是要停止把它当作一场‘运动’,而开始把它当作一种常态。现在,我觉得他们正在试图把它变成一种常态,但你依然可以看到‘运动’征状。习近平的工作风格之一就是他会倾向于回归毛泽东的方式,利用‘运动’来实现一些事情。当然他们采取的不是同一种‘运动’, 但有些感觉是一样的。”

由“运动”变“常态”,离不了法治建设和制度改革。

10月20日,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依法治国”成为会议主题。在此背景下,反腐相关的法律和制度的建设问题成为热议的话题。在随后召开的中纪委第四次全会上,王岐山的讲话一改之前“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的说法,提出“要加大治本的力度”,这被一些专家解读为反腐由治标走向治本的转折点。

从“治标”到“治本”自然并非一日之工。眼前的事情是,从今年5月29日内蒙古党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王素毅案开庭开始,十八大后落马的省部级高官陆续进入了“审判季”。2015年,更多的落马官员将接受审判,其中或许不乏今年打下的这几只“超级大老虎”,这些官员如何审,怎么判,这或许将成为“依法治国”是否真能落实于反腐工作的第一块试金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