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反恐”:内外有别?


2014年5月1日,中国新疆乌鲁木齐发生暴力事件之后,当地加强了治安保卫力量。图为市内街道上停留的武警装甲车。

2014年5月1日,中国新疆乌鲁木齐发生暴力事件之后,当地加强了治安保卫力量。图为市内街道上停留的武警装甲车。

9月22日,美国协同五个阿拉伯盟国对叙利亚境内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目标发动了空中打击。这是美国首次发动袭击,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目标。美国总统奥巴马随后在对全国发表讲话时说,美国与阿拉伯盟国对伊斯兰国联合发动空袭“向世界清楚地表明,(打击伊斯兰国)不是美国一个国家的战斗。”

*北京未承诺支持美国打击ISIS*

华盛顿曾希望中国也能够加入到打击伊斯兰国这一国际同盟中。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9月7至9日访问北京时向中国领导人表达了美方的这一意图。但到目前为止,北京没有对美国的提议给予任何明确回应。

有分析认为,鉴于中国一贯主张的“主权高于一切”的原则,北京最多是有条件支持美国组建国际联盟打击伊斯兰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二在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及美国空袭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目标时说:“有关行动应遵循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她还重申了中国的立场,“中方一贯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支持并参与国际社会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包括支持有关国家维护国内安全稳定所做的努力。我们主张在国际反恐斗争中尊重国际法以及有关国家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

*打击伊斯兰国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在参与国际打击伊斯兰国问题上的态度让人感到多少有些费解,因为支持美国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的国际联盟看上去符合中国的利益。澳门大学政府和公共管理学主力教授陈丁丁在日本《外交家》杂志(The Diplomat)网站上发表文章称,加入美国组织的反伊斯兰国国际联盟不仅符合中国自身的安全利益,
而且可以让中国更深地涉足中东地区事务,包括建立自己的军事存在,以保护中国在中东不断扩大的经济利益。

中国在伊斯兰国最为活跃的伊拉克有巨大的石油利益。中国每天从伊拉克进口原油150万桶,相当于伊拉克原油产量的近50%。中国国有石油公司中石油目前是伊拉克石油的最大投资方,每年投资二十多亿美元。中石油刚刚建成投产了哈法亚油田项目二期,使该油田的产能提高到一千万吨。

虽然伊斯兰国还未直接威胁到中国在伊拉克的石油利益,但该组织武装分子曾在7月份短暂占领了位于拜伊吉市的伊拉克最大炼油厂,导致国际油价飙升。

与经济利益相比,让北京更为担心的应该是伊斯兰国对中国国内安全的影响。伊斯兰国把中国、而不是美国,列为其头号复仇对象。该组织领导人曾在讲话中多次把矛头对准中国,指责中国政府在新疆的政策。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报道说,新疆“东突”等“三股势力”即中国官方所说的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极端宗教势力“渐现与国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合流的苗头。”

上星期,印度尼西亚警方在该国逮捕了四名疑似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来自新疆的维吾尔人。印尼警方称,这些人持假护照辗转进入印尼,他们的目的是到“东印尼圣战组织”的训练营参加恐怖活动训练。

环球时报报道说,流入境外的维吾尔极端分子最终目的是要打回中国。报道说,“他们既想接受暴恐技能训练,又想通过实战来扩展国际恐怖组织人脉,为其升级在中国境内的暴恐活动争取资金等方方面面的支持。”

*沈丁立:美国的问题,美国人自己解决*

但这些因素并不足以让中国做出加入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的决定。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沈丁立认为,伊斯兰国不断壮大是美国一手造成的,打击伊斯兰国这个单应该由美国人来埋。

“要让中国做这个事情,首先要看对中国有没有利?”沈丁立说,“中国凭什么要分流恐怖分子对美国的压力,美国的亚太再平衡给中国带来什么样的安全影响?凭什么美国要损害中国的安全,中国还没搞清楚这个组织是干什么的就先追随美国呢?”

沈丁立表示,在打击伊斯兰国前美国应弄清楚问题的性质,深刻反思自己的中东政策,避免继续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错误。

*中国是否需要反思?*

持这种看法的人不在少数,也多少反应出中国官方的立场。中国官方新华社旗下的新华网在“9-11”恐怖袭击13周年之际刊登评论文章,断言美国中东政策的失败导致“9-11”袭击十三年后恐怖活动依然猖獗。文章称,不进行深刻反思,“9-11”的悲剧将会重演。

在呼吁美国反思的同时,北京却从未承认中国境内、特别是在新疆越来越严重的暴力恐怖活动与其针对维吾尔人的民族政策有关。印第安纳大学欧亚研究系教授史伯岭(Elliot Sperling)表示,中共没有反思它在新疆做错了什么。他说:“相反,他们一直在问‘这是谁干的’,而且总是在找替罪羊,然后进行严惩,认为高压政策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他们不想去面对政府新疆政策失败这个事实。”史伯岭是刚刚被判无期徒刑的中国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好友。

在政府的高压政策下,原本属于偏世俗化、温和派穆斯林的维吾尔人近年来呈现了保守化和激进化的趋势。加拿大布鲁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查尔斯•伯顿(Charles Burton)说:“我认为维吾尔人当中出现的思想激进化是对中国政府不断侵蚀维吾尔民族独特性做出的反应。我们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打压和维吾尔人以更为传统的方式去从事宗教活动之间的联系。他们希望以这种方式去保持维吾尔人文化、语言和历史的独特性。”一位在北京生活的年轻维族女性曾对纽约时报表示,政府越是强迫维吾尔人接受汉人的生活方式,他们就越要表达自己是维吾尔人的身份。

*新疆的“中国式反恐”*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按照自己的计划,加紧在国内的反恐行动。5月份,中国国家反恐领导小组决定开展为期一年的以新疆为主战场的严打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仅一个月,新疆自治区政府就宣布打掉32个“暴力恐怖团伙”,逮捕380多名嫌疑人,公开宣判315人。

9月12日,昆明中级人民法院对四名涉嫌参与策划3月1日昆明火车站暴恐袭击的嫌疑人的其中三人判处死刑、一名女性因怀孕判处无期徒刑。一天前,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要求各地检察机关从快从速处理与恐怖分子、宗教极端分子和武器爆炸物制造者有关的案件。

9月22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刚刚联合下发了《关于办理暴力恐怖和宗教极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首次对如何处理暴恐和宗教极端案件做出了详细规定。

此外,新疆自治区政府还高额悬赏举报暴力恐怖犯罪活动的人。从9月1日起,对举报暴力恐怖活动线索的公众,根据暴力恐怖犯罪案件的性质、影响范围、危害程度,以及线索发挥的作用和效果,给予1000到10万元奖金,对提供线索导致直接破获或防止重大暴力案件的给予最高50万元奖金,对正在实施暴力恐怖活动的犯罪分子进行制止、制服、扭送公安机关的给予最高100万元奖金。

但就在中国加紧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之际,新疆又发生一起爆炸案件。中国多家媒体转载了新疆门户网站《天山网》的消息称,9月21日新疆巴州轮台县发生多起爆炸,造成两人死亡,多人受伤。

*谁的“双重标准”*

华盛顿邮报最近刊登一篇长文,批评中国在新疆的反恐行动演变成一场针对穆斯林的全面攻击。这被北京视作是美国对中国反恐持“双重标准”。但海外流亡维吾尔人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简称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反驳说,北京对中国境内穆斯林的差别对待才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他说:“中国的穆斯林被分为两类,一类是爱国的,一类是极端的。民族上属于汉族的回民受到保护,而维吾尔人被打压。中国认为维吾尔人独特的传统、信仰和生活方式威胁到了北京的统治,因此中国利用在新疆的反恐镇压加大对维吾尔人信仰和文化的压制。”迪里夏提认为,同样的事件发生在汉人社会可能被说成是社会问题或群体事件,但发生在维族人当中就是恐怖主义。

印第安纳大学的史伯岭认为,国际社会并不接受中国把分离主义(separatism)和恐怖主义(terrorism)归为一类。“国际社会并不接受(这种归类),国际社会也不大可能会接受(这种归类),”他说,“新疆维吾尔人的一些正当、合理、非暴力的诉求常常会被政府抹黑成恐怖主义而遭到打压。”

本周,知名维族学者伊力哈木被以勾结境外“东突”势力分裂国家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前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讲师伊力哈木被公认是维吾尔人中的温和派,他主张维汉对话,反对暴力、反对恐怖主义。

“重判伊力哈木在中国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就是让那些摇摆不定、对中国还抱有一定期待、希望通过合法地谏言缓解维吾尔人目前状况的人,他们的希望彻底破灭,” 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说,“我担心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因此选择其它的方式去表达不满,这可能会加剧新疆局势的动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