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繁荣肃杀并存的中国艺术环境


从崔健1986年5月在北京工人体育馆首唱《一无所有》算起,中国的摇滚乐已经走过了30个年头。如今中国摇滚乐早已走出地下,成为中国众多音乐形式中重要一支。中国摇滚乐市场也吸引了美国的音乐经纪人,带领知名的摇滚乐队走出国门。但与此同时,熟悉中国音乐市场的人仕表示,表面繁荣并不能掩盖当局严控艺术创作的现实,在中国要做个真正的艺术家仍十分困难。

埃里克·德特奈是纽约音乐经纪人机构MusicDish Network创办人,专注于美中摇滚音乐交流。他说,2009年他第一次到北京,接触了几个摇滚乐队后,就欲罢不能了。

“我发现观众的热情程度和艺术家急于表现自己的程度,都是我80年代还年轻时去朋克音乐发源地CBGB以来所从未见过的。”

德特耐现在代理4个中国摇滚乐队,其中《二手玫瑰》是全中国眼下最火的摇滚乐队之一。

“《二手玫瑰》似乎是具备所有我所需要的要素的第一个乐队。它确实代表了中国的摇滚乐,同时非常多才多艺,梁龙是个当代艺术家,我认为,他几乎是个重新诠释摇滚乐的人物。”

《二手玫瑰》结合东北二人转和现代摇滚乐,以粗俗戏谑唱词为特色;主唱梁龙及乐队成员以男扮女装造型出场,被称为中国最妖娆摇滚乐队,被粉丝誉为“第一国摇、现场之王”。

德特耐说:“去年我们把《二手玫瑰》带到了欧洲最大的音乐节——瑞仕的帕里奥音乐节,我们知道音乐是没有国界的。”

中国摇滚乐走了一段曲折的发展路之后,现在不仅有自己的音乐节,而且拥有众多乐队和大量粉丝。许多摇滚乐作品成为人们珍藏的纪念品。

但一位熟悉中国摇滚乐、在中国制作影片的专业人士却认为,繁荣的表象并不能掩盖当局严控艺术创作、窒息真正艺术家的现实。纽约电影制作人许仕俊说:

“在中国,要做个真正的艺术家是很困难的。因为,他可以挣钱,做流行音乐,或做商业演出,只要你不批评政府,不抱怨,你可以赚钱,但是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做真正的音乐、真正的艺术,这对真正的艺术家是个大问题,他们想有更多空间,但他们老有麻烦。”

他表示,习近平当政的当下,中国艺术家的处境尤为困难,“音乐节被取消,没有人知道什么原因。要看哪届政府,现在的政府,艺术家普遍都很艰难。”

许仕俊早在1980年中就结识了后来被誉为“中国摇滚乐之父”的崔健,“我在1986年6月底遇到了他,他不会说很多英文,我不会说很多中文,但我们交流音乐。”

许仕俊说,他正把30年来拍摄的素材制作成一部描述“想让中国发生巨变人们的纪录片”。

不过在一片庆祝中国摇滚乐繁荣的欢乐气氛中,许仕俊的声音显得十分孤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