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参与南亚地缘政治“游戏”


5月4日外交关系理事会召开的南亚地缘政治形势研讨会现场(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5月4日外交关系理事会召开的南亚地缘政治形势研讨会现场(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中国派出多艘舰只加入东盟10国以及美印等国在南中国海的联合演习。另外,中国海军舰船在南亚以及西印度洋海域常态巡航。国际问题专家说,涉足南亚和印度洋地缘政治的国家参与目的不尽相同,那里的表面平衡蕴含危机。

美国外交关系理事会外景(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美国外交关系理事会外景(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印度新德里国防问题研究与分析研究所主任、印度前驻阿富汗等国大使贾延德·普拉萨德星期三华盛顿外交关系理事会的一次研讨会上说,印度洋正在上演一场戏:“从吉布提到印度,到马达加斯加和毛里求斯,还有斯里兰卡,大家都在玩印度洋上的这场游戏,这场游戏玩得很欢。”

中国海军目前在印度洋至少可以使用吉布提以及巴基斯坦瓜德尔港的两个港口。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基地谈判因该国国内政治原因受阻。美国和中国都在位于红海入口的吉布提有基地。

吉布提驻美使馆领事伊斯梅尔·吉马(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吉布提驻美使馆领事伊斯梅尔·吉马(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参加研讨会的吉布提共和国驻美国使馆领事伊斯梅尔·吉马(Ismail Djama)对美国之音说:“我的看法是,吉布提在重大问题上,例如9:11以后的反恐,一贯与国际社会合作。美国前来请求在吉布提建立阿拉伯半岛和东非的反恐基地,我们接受了美国的请求,因为我们有共同利益。海盗问题出现后,中国政府提出保卫亚丁湾的中国海军应该有基地可以驻扎,我们当然也接受了;因为我们和中国也是好朋友。中国对吉布提经济帮助很大。”

吉马说,对于吉布提来说,中国首先是我们的经济伙伴,三四个大项目正在建设,其中包括连接吉布提通向邻国埃塞俄比亚的公路,这些项目均为中国政府,银行和公司融资,中国因此需要保护其利益。他还说,获准在吉布提建立基地的国家除美国和中国外,还有日本等国以及北约。

针对中国在印度洋一带军事活动的猜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苏小慧(音)说,中国为实现“一带一路”经济目标走进南亚和印度洋地区:“听到中国‘一带一路’的想法后一些周边邻国对中国的战略紧张起来。我要说的是,中国首先要促进的是经济发展。安全领域方面也是如此,安全问题取决于地区内的经济发展,中国为此提出的经济发展计划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份。”

EMP金融顾问公司首席执行官沙希德·伯基认为,恐怖主义在南亚以及巴基斯坦的影响被媒体夸大了,大国在南亚和印度洋以反恐为旗号的军事行动应该受到检视。他说:“每次到巴基斯坦,我的美国朋友总是叮嘱我小心谨慎。我则对他们说,我在巴基斯坦死于恐怖主义的可能性,和死于美国新泽西收费公路上的机率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

兰德公司资深政治分析师约纳·布兰克(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兰德公司资深政治分析师约纳·布兰克(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很多专家学者说,南亚地缘政治中的历史问题依然没有解决,曾经导致地区战争和冲突的危险依然存在。兰德公司资深政治分析师约纳·布兰克对美国之音说,中印边界问题是影响南亚地缘政治的长期潜在因素,这个问题目前依然没有解决。

他说:“中印边界问题依然是一个问题。两国谁也没有妥协。除非中国或者印度接受对方条件,否则边界问题依然存在。没有听说双方就此在谈。问题是问题,但是并非意味战争迫在眉睫。“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学者丹尼尔·马凯最近在美国外交杂志上撰文指出,中印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很低,两国关系目前处在相对平衡状态,例如巴基斯坦通过加强与中国的关系来制衡印度;越南则通过加强与印度的经贸往来平衡与中国的关系。不过,潜在风险有可能被某些事件激化,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一旦圆寂,有可能促使印度国内一些政治势力在处理中国问题时“打西藏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