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债务审计,经济改革前的摸底?


今天是8月1日。 从今天开始,中国全国审计机关将对各级地方政府债务进行全面审计和测评。有学者认为,这是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推动经济改革前所进行的必要摸底工作。那么,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到底有多严峻,又是如何产生的?这次的审计将会给中国经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是否会影响经济改革?中国会不会出现美国的“底特律”?

在中国国务院宣布8月开始将对地方政府债务进行全面审计后,中国股市遭受重创。审计将给中国经济带来什么的后果,令人担忧,尤其是在中国经济增长减缓,中国总理李克强需要推进经济改革的时候。

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的中国经济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不管怎么样,这是李克强想要进行改革前的必要一步。

中国审计署

中国审计署

他说:“如果你有兴趣进行真正的改革,你必须要确保你的体系不会太脆弱。地方政府债务是脆弱的一环,如果你希望让你的金融系统能承受更多的竞争,那些拥有很多地方债务的机构将处于非常的劣势。你不希望到时候发生意外的情况。你可能会说,你的决定是错误的,而且,你也可能因此受到影响,但是你不希望结果令自己吃惊。在改革之前,他们必须知道国家金融系统的状况是什么样的。”

不过,他强调,这并不代表中国一定会出现真正的经济改革。

史剑道说,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是最近几年才发生的。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政府推出的刺激经济措施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

他说:“在金融危机之前,当地政府如果希望进行某些项目,在内陆省份,他们的固定投资率很高,但是他们又不被允许有自己的财政预算赤字,所以他们设立了一些工具,所谓的地方政府投资工具来借钱,因为这被看成是主权债务的一部分,所以他们很容易借到钱,不过,只是在2008年之后,这才成为问题, 因为当时债务的累积很缓慢。 2008年,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出现了大量的借贷和支出,这其中很多来自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的债务基本上是在一年内翻了一倍,这才是令所有人担心的原因,你不可能在一年内支出这么的多钱,而且很多项目并不是有价值的, 如果这些项目没有回报,这些债务就会成为坏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今年七月份的一份报告说,由于信贷刺激和非传统金融的迅猛发展,去年,中国的政府债务已经达到国内生产总值 (GDP) 的45%。有人预测,中国各级政府负债可能高达30多万亿元。这引发国际媒体的关注。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成立这次的债务审计的推手。中国政府官员估计,中国地方政府目前的债务规模维持在在15万亿到18万亿元之间。

这并不是中国第一次对地方政府债务进行审计,2011年,中国对全国31个省市区的地方政府性债务进行了审计,当时的结果显示,地方债务总额为10.72万亿元。2012年,中国政府还对36个地方政府的债务状况进行了抽样审计。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世界银行前中国局局长黄育川 (Yukon Huang)说: “2011年那次审计,从刺激计划方面来说,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刺激计划的推出使得大量的信贷涌入银行系统,这导致了很多的地产开发,形成潜在泡沫。它同时导致了很多基础设施的建设,甚至在那个时候,很多人就担心很多钱流入了地方当局的手中。”

黄育川说,在2000年,应对亚洲金融危机时,中国也推出了刺激经济计划,不过男,那是通过预算进行的,而不是进入了银行系统。

黄育川说,与担心债务规模相比,中国政府更担忧的应该是地方政府债务累积的速度。不过,黄育川也会中国地方政府之所以欠债找到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他说:“中国地方政府为什么要从银行借这么多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必须为地方的服务提供资金,他们没有财政收入来做这些事情,如果他们有的话,他们会通过财政预算来做成这些事。他们与美国的地方政府不一样,美国的地方政府经常是通过发行债券, 这些债券通常是10年期、20年期的, 这让他们可以修建公路、学校,然后,在未来的10到20年,他们慢慢偿还债务, 这些都是必要的,但是如果你从银行借钱, 他们会让你在一年内, 或是2、3年内还钱. 这没道理,但是中国的地方政府没有这样的一个渠道。债券市场是非常受限制的, 他们也没有财产税,这样他们也无法从当地家庭收税为他们需要提供的这些服务提供资金, 所以他们从商业银行借贷。”

不过,他认为,即便这次的审计发现了问题,虽然很困难,但是问题也是在可控范围之内。 他说:“如果真的发现债务比他们相信的要大得多的话,负担如此巨大,以致于地方政府无法偿还,他们不得不重组这些债务。 基本上,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把两三年的偿还期变成五年到十年,有序解决支付问题。 也许,他们会发现有些地方政府没有能力,他们根本无法偿还,那么中央政府就会吸收这些债务。”

他说,鉴于中国中央政府的债务目前只占GDP的 15 到20%,而其他国家的比例是30% 到50% 不等,中国政府还有很多空间可以调控,同时,他们也可以利用中国的巨大外汇。 而且,他认为, 因为高储蓄率,中国的银行系统也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这次审计是继美国“汽车之都”底特律申请破产保护后进行的,但是,专家认为,中国不会出现底特律的情况,虽然中国第二次的审计显示, 9个省会城市资不抵债。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史剑道说:“中国城市和底特律不同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认为中国中央政府会采取措施来挽救一个城市,但是,在美国不是这样的情况。中国实际上已经有底特律这样的城市了,只是不知道他们是那些城市而已。”

中国政府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解决地方政府债务? 又将遇到哪些困难?我们明天为你介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