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将开庭审理谷开来案,薄熙来妻子有无律师辩护?


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涉嫌故意杀人案

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涉嫌故意杀人案

中国法庭即将开始审理前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涉嫌故意杀人案。CNN等媒体星期五报道说,谷开来将于8月9日因谋杀英国人海伍德而安徽首府合肥出庭受审。合肥一家法院发言人星期五说,对谷开来的庭审下星期四上午开始。华尔街日报还援引该发言人的话说,法庭座位有限,已经全部占满,希望采访的媒体将受到严格限制。

谷开来是北京律师,薄熙来妻子。因王立军举报涉嫌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而在2012年被捕。7月26日,新华社报道说,已经对谷开来提起公诉。

中国时报星期四发表美国纽约大学知名法学教授孔杰融(科恩)文章说,为什么千里之外的安徽省会合肥成为审理地点?犯罪行为发生在重庆。可以理解的是为什么在重庆进行审理会招致对审判公正性的种种疑虑,因为处理案件的检察官和法官可能在她丈夫不久前作为市委书记实施恐怖统治时期得到任命、提拔或是遭到了负面的影响。

这位长期研究中国法律的美国学者还说:“但是,为什么是合肥而不是其它数十个法制更为成熟的管辖区?一些观察人士认为安徽法院比去其他大多数中国法院更不倾向于保护刑事案件被告及其律师的权利。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在安徽有深厚根基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试图在此案中将自己的影响力发挥到极致?尽管缺乏法律教育背景和审判经验,王曾主管控制当地的警察、检察官、律师和法官的安徽省委政法委多年。”

*香港媒体报道谷开来刑期*

香港亚洲周刊星期五发表报道题目是《谷开来不判死刑但处决警卫》。报道引用北京消息人士话说,谷开来内定刑期是15年至死缓,犯罪动机是护子;同案的薄家勤务人员张晓军将被判死刑。

新华社发出的相关报道说,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与“英国公民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威胁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遂与被告人张晓军共同投毒杀害了尼尔.伍德。”

美国的孔杰融教授说,谷开来更有可能会被判处死缓,“这是一项独特的具有中国共产党特色的惩罚。”孔杰融说,如果被告在死缓执行期间没故意犯罪,死刑将转为无期徒刑。“

*谷杀人是护子*

有舆论认为,新华社7月26日的消息表明当局为谷开来减轻罪名的意图非常明显,而从谷开来和张晓军的地位看,毒杀案明显是谷开来是主犯,张是从犯。谷的量刑理应高于张。

中国知名律师莫少平星期五对美国之音说,严格说,人们平时所说的共同犯罪前面应该加上“故意”两字。通常情况下故意共同犯罪区分主犯和从犯,而且在量刑上也有不同。

莫少平说:“两个人故意共同犯罪叫共同犯罪。通常情况下,共同犯罪是分为主犯和从犯的,主犯是起组织领导作用的是主犯;从犯是起辅助、次要作用的。从量刑上讲,从犯要比照主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谷开来和张晓军的“涉嫌杀人案”谁主谁从?莫少平说,单从媒体公开的有限信息分析,他还无法做出专业的判断。莫少平说,没有经过法院的依法审判并确定为有罪之前,按照无罪推定的原则,都应该是无罪的。

莫少平说,假如谷开来杀害海伍德确实是因为海伍德因经济矛盾威胁到她儿子薄瓜瓜的安全,这属于受害人的过错。而在刑事案件审理中,受害人的过错确实可以为被告酌情减轻处罚。

*高瑜:不相信谷、张两人共同犯罪*

经济学周报前副主编高瑜同一天对VOA说,把谷开来和张晓军列为共同犯罪而且没有主犯从犯之分,这非常奇怪。高瑜还表示,如果对谷、张的量刑真的如内部知情人所说,已经内定,那么表明法律是极为不公正的。

高瑜说:“如果内部消息就是这么定的,那法律是极为不公正的。因为张晓军虽然参与杀人了,他肯定是出于不是主谋的位置。因为他和海伍德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他只是为主子服务啊。”

高瑜说,中国法律的现状是司法不独立,对犯罪嫌疑人的审判也是先定罪,再找证据。她认为,有些案子实际是最高当局在审案。
*抑郁症患者可从轻发落?*

谷开来案子爆出以后,她患有抑郁症的传闻就一直不断。近日,谷开来母亲据传也说谷开来患严重抑郁症,希望法庭能给她女儿减轻处罚。此前,有媒体报道过中国地方法庭因犯罪嫌疑人被法庭鉴定为抑郁症发病期犯罪,因而杀人不偿命的判例。

中国时报援引孔杰融的话说,“尽管有关她被提起公诉的官方消息并没有提及精神病,该新闻却暗示存在着另一个可能的从轻处罚情节。新闻报道称,妻子的人身安全受到被害人威胁,谷实施谋杀是为了保护她的儿子。她也可能通过变成控方证人指证她的丈夫和其他人来立功。“

北京的莫少平律师说,一个人是否患有抑郁症,要经过医院诊断;再者,他在实施犯罪时是否丧失行为能力,也就是说他是否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这要经过司法鉴定才能作为法庭审判的证据。法庭对限制行为能力和丧失行为能力的犯罪嫌疑人会酌情从轻处罚。莫少平说,据他所知,抑郁症还没有被归属到能够限制行为能力的这类疾病里。

*谷开来有无律师为其辩护?*

亚洲周刊的报道还说,“谷开来已经接受由当局指派的安徽省律师协会会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蒋敏和另一名律师、安徽芜湖宇浩律师事务所主任周宇浩为她辩护。接受当局指派律师,这表明谷开来已接受法院的审判结果的「磋商」意见。”

早些时候,有报道说,官方已经指定北京律师沈志耕为谷开来的辩护律师。有媒体向沈志耕求证但没有得到肯定和否定的回答。后来又有报道说,沈志耕不会为谷开来辩护。
关注中国政治和人权的美国教授林培瑞,星期四在纽约书评网站发表博客文章,援引北京律师浦志强的话说,到目前为止,谷开来并没有什么辩护律师可以提供法律咨询和帮助。

*孔杰融:谷开来前途堪忧*

对中国法律情况非常了解的孔杰融教授说,不管谷开来被判什么刑罚,辩方若从合肥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到安徽高级人民法院,也不太可能改变判决结果。“事实上,高级法院很有可能秘密地指挥下级法院进行审理。无论如何,考虑到中国最高领导人将基于政治考虑决定其刑罚,判决结果将不可改变,即使是最高人民法院对此也无能为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