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薄熙来脱剧本演出欲成就左派旗手地位


薄熙来在法庭上轻松淡定,泰然自若,口若悬河......

薄熙来在法庭上轻松淡定,泰然自若,口若悬河......

薄熙来一案庭审进入第三天加时阶段,终于迎来了惊心动魄、充满悬念的高潮:薄熙来滥用职权罪名指控的审理。这个环节无疑最可能出现出人意料的戏剧性爆料,扯出背后是否存在阴谋和更大政治人物的结果。王立军果不其然出现在证人席上。换句话说,薄熙来和王立军之间的对决,彻底把这场审判拖入白热化的短兵相接肉搏战。

在之前22号和23号以及24号第一阶段的受贿和贪污指控举证对质环节,薄熙来一如既往的强悍风格显露无遗,对于所有控罪一概不予承认,寸土不让。面对徐明和王正刚等证人的时候,依然是居高临下的感觉,言谈之间表现出对自己居然被控贪污、受贿的一脸不屑,就差说出“燕雀焉知鸿鹄之志”这一句了。

但是到了下午开始的滥用职权罪名指控的审理阶段,薄熙来主要是被控试图阻止警方调查对英国人尼尔·海伍德被杀一案的调查,以及王立军叛逃美国领事馆前后,薄熙来在对王立军调离岗位以及试图到成都试图抓回王立军等问题上滥用权力。薄熙来应该清楚这道坎是绕不过去的,于是及时调整策略,放下身段,明显收敛,表现出“认错服软”的姿态,他表示,“王立军叛逃到美国驻成都总领馆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我是有错误和过失的,影响了党和国家的声誉,我很惭愧。我自 己素质、水平不高,关键时候没有能够很冷静地对待这件事情,又产生了严重的误判,所以在王立军叛逃的事情中,我有部分的责任,我对此感觉到很惭愧。”

但是接下来,薄熙来并没有全然缴械,他实际上重复了去年3月7号两会记者会上的观点,那就是在王立军逃馆事件中,他只是负有责任,但并没有犯罪。薄熙来在庭上表示,“我有过失,我有错误,我很惭愧,我也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但是罪与非罪是另外一个问题。”他同时主动出击,说他在这个问题 上有几个基本点需要澄清:一是没有徇私枉法想袒护谷开来。二是没有想弄虚作假,搞虚假的医疗证明和休假式治疗的微博。三是没有想逼走王立军,把他逼到美国去叛逃。

接下来证人王立军闪亮登场,引发媒体和网友的一片惊叹,济南中院微博直播的点击率瞬间翻倍。薄熙来和王立军时隔18个月之后,终于再度相遇,但是两人都沦落到这番田地,其中的滋味、感慨估计只有当事人心里最清楚。

本来薄、王二人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从王立军在庭上的证言可以看出,薄熙来是何等信任他,甚至要求王立军每天都要到薄家站一脚,扎一头,露个面,似乎不这样薄熙来和谷开来连觉都睡不安稳。也难怪薄熙来得知英国人尼尔被杀牵扯到谷开来,同时和王立军有关之后,对王立军是如此失望和震怒。按照王立军的证言,薄不仅破口大骂。而且想两次动手揍王立军,甚至一拳把王立军揍得“嘴角流血,耳朵流东西”。命运偏偏就开了这么大大的一个玩笑。

仔细观察,薄熙来和王立军在庭上的表现仍然像是上下级的关系,薄熙来一直盯着王立军看,眼中似乎并无仇恨和怒气,倒是有些长辈般的慈祥。王立军尽量避免和薄熙来有目光接触,但是不多的几次目光对视中,王立军显得有些局促和紧张。场面真是生动、精彩,令人叫绝!多少年之后,中国民众终于等来了如此精彩的一场政坛大戏,一场堪称极大满足感官和心理刺激的饕餮盛宴!

从目前被告薄熙来的陈述以及证人王立军的证言来看,

1. 英国人尼尔·海伍德被杀的11·15案件,薄熙来表示对案发当初是不知情的,这是薄妻谷开来和王立军等人背着他搞的事。而根据王立军的证言,谷开来11月15日准备杀人,11月14日就告诉了王立军;

2. 按照薄熙来庭上陈述,薄熙来不相信谷开来杀人。他认为“谷开来是一个文弱女子, 她不可能杀人”,而且2012年1月28日傍晚,当王立军向薄熙来汇报了有人检举谷开来涉嫌杀人之后,薄熙来起初还是比较镇静的,王立军作证时说,听完汇报后薄甚至还对王说了谢谢。薄熙来接着向谷开来进行了核实,询问谷开来和海伍德什么关系,告诉谷说,有人反映海伍德致死她有重大嫌疑的时候,谷暴怒,说王立军污蔑她。薄对谷说,据说有几个人都检举你了。谷开来说,都是王立军教给他们的,是王教一句他们写一句,都是王立军指使的。然后谷开来还拿了一份重庆市公安局的证明,是尼尔·海伍德 因饮酒过度心脏猝死的证明,有尼尔·海伍德的妻子在上面的签字和手印。薄熙来认为公安局的死亡证明书是有效力的,加上谷开来描述了王立军指使其手下写材料诬陷谷开来的一些细节,从而让薄熙来开始对王立军心生不满,认为被谷开来视为“最好朋友”的王立军居然搞两面派,做人不地道。这导致发生了第二天,也就是2012年1月29日,薄熙来拳打王立军的一幕。根据薄熙来庭上所说,打了王立军,稍微镇定之后,王立军还劝薄熙来不要上火,并对薄熙来讲,谷开来是否杀人,还是两说,也就是还没有定论。薄熙来后来又向重庆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以及身边工作人员张晓军再三确认谷开来到底杀没杀人,两人都明确表示谷开来没有杀人。郭维国更是对薄熙来表示,经过对尼尔·海伍德尸体的毒物化验,排除他杀的可能,证据确凿;

3. 王立军对谷开来是否杀人一事的证言和薄熙来的表述完全不同,而且要么是另有隐情不便说出,要么就是前后逻辑不通。王立军一开始就明确表示,1月28日他向薄熙来汇报谷开来涉嫌杀人的时候,就明确告诉薄,英国人海伍德是谷开来杀的,王立军说:“尼尔是被谷开来杀死的。我又详细地给他讲怎么去的、怎么投的毒,我说你可以找一下你们家的工作人员张晓军,他在场。后来他问了我一句,真的是律师干的吗?是指她爱人。我说是她干的,她本人也承认,我让他必要的时候回去问问张晓军。”王立军还说,参加案件调查的重庆公安局警官王智、王鹏飞因为办这个案子一个月之前就被他们非法拘禁了,被审查。请注意,这里说的“他们”,究竟是谁?应该肯定不是王立军,那么究竟是薄熙来还是其他人?暂且理解成是说薄熙来早知道此事,而且对办案人员进行了惩戒,企图封口。但如果薄熙来早知此事,为什么早不对王立军动手,而只打击其他外围人员,然后逼得王立军感到走投无路,叛逃美国领馆,惹出惊天大案,彻底断送自己的入常梦呢?这似乎与理不通。

另外,在薄熙来本人的陈述中的一句话尤其值得注意:“我个人有一种隐约的感觉,我觉得他是不是还有种别的什么想法,甚至觉得这里面他有个人目的。”这是否意味着薄熙来之前对他的反对力量要对他采取行动已经有所察觉,或者已经得到过一些消息,从而把王立军的表现和这些事件连在一起了呢?

接下来的庭审看点更多。8月25日的庭审,对这些问题的澄清极可能导致薄熙来和王立军之间更为激烈的对质和辩论;有可能让之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倒薄阴谋论被抬到桌面,从而引出背后更大的政治人物;薄熙来有可能借题发挥,陈述自己是政治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如果他还有更多的料可爆,他很可能会借着这可能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和盘托出,把矛头指向更高层的腐败官员。

从庭审记录来看,薄熙来之前在接受中纪委调查的时候,是认输服软过的,薄显然玩了兵不厌诈,让当局信以为真,换来今天被允许微博直播的庭审。一旦获得这个机会,薄熙来便立即抛开剧本演出,全盘翻供,拒不认罪,顽抗到底。他知道,这是保住他政治名节,“舍身取义”,彻底奠定中国左派旗手和精神领袖地位的唯一途径,也完全符合他“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的文革遗风。

纵观三天来的庭审微博文字记录以及电视画面,薄熙来本人显得轻松淡定,泰然自若,口若悬河,咄咄逼人,看上去不是在受审,而像是在一场研讨会上以领导的口气发表洋洋洒洒的演说,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法庭的一大奇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