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共文宣系统遭遇体制内媒体人集体"反水"?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视察央视期间,央视在大厅打出标语“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CCTV网站截屏 2016年2月19日)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视察央视期间,央视在大厅打出标语“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CCTV网站截屏 2016年2月19日)

近期,不断有中国体制内媒体和媒体从业者对中国网络主管部门严格限制新闻自由和公民言论自由的做法提出批评,其中不乏新华社和环球时报这样的“姓党媒体”。有海外媒体甚至认为,中共宣传系统最近呈现出的“乱象”极不寻常,或许是体制内媒体对宣传系统特别是网管部门的集体“反水”。

周方公开信再掀波澜

上星期,在中国三大官媒之一——新华社工作的周方发表的一封抨击中国网络主管部门的公开信吸引了海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这是一系列中国体制内媒体人表达对当局限制新闻和言论自由不满事件的最新一例。

周方在这封公开信中举报“媒体主管部门特别是网络媒体管理部门长期存在玩忽职守、滥用公权、侵犯人权等严重的违宪违法行为。”他写到,“有关部门的违法行为已经造成了极大的思想混乱和舆论误导,严重威胁了国家的安全和稳定,极大地阻碍了改革开放事业的深入,严重损害了执政党、政府和国家形象,损害了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

公开信还指责网管部门无视“依法治国”原则扮演舆论法官角色,常常在未经任何司法程序、缺乏足够法律证据的情况下关闭个人博客和微博,而且“网络舆论受到极大的压制,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收到了极其严重的侵犯。”

周方自己表示,他目前在新华社做行政工作,此前他在对外部从事英文编译工作。2013年7月,他曾通过其博客曝光一位宣传口部级领导前往北京某会所参加“人奶宴”的事件而出名。据人民网2013年10月23日发布的消息,周方因该事件受到新华社内部记过处分,同时12个月内不得升级加薪。

体制内不乏敢言媒体人

实际上,像新华社这样的官媒在历史上一直不乏敢言的记者。

2001年从新华社退休的杨继绳曾是该社高级记者,先后担任《中国改革》、《中国企业家》、《方法》等多家杂志编委,继续评论写作。2003年起担任《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直到2015年7月在官方的压力下被迫离职。

杨继绳最知名的著作是2008年出版的《墓碑》,该书记载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场导致中国3600万人死亡的大饥荒。这本书在中国大陆是禁书,但在国际上荣获多项殊荣。去年12月,杨继绳被哈佛大学尼曼学会(Nieman Fellows)授予“莱昂斯新闻良知与正直奖”(Louis M. Lyons Award for Conscience and Integrity in Journalism)。但他曾经工作过的新华社禁止75岁的杨继绳赴美领奖。

还有一位值得敬重的新华社记者名叫戴煌。戴煌今年2月刚刚离世,他生前曾担任新华社高级记者。他16岁入党,19岁加入新华社。1957年,他因提出反对中共党内特权被打成“右派”,长达21载,直到50岁时才被平反。他的代表作有《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和《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等。2月21日,新华网转载了新京报对戴煌的长篇报道,称其年过八旬仍为访民奔波,对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在周方的公开信被媒体曝光之前,中国知名媒体财新网的两篇对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的采访报道被中国国家网信办以“违法违规”为由删除。财新网发表的一篇英文的报道对当局删稿的做法提出异议的报道不久后也被删除。财新网由财新传媒主办,其主编是中国最有声望的媒体人之一胡舒立。财新网3月3日刊登了对蒋洪的采访内容。蒋洪表示,公民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他呼吁开放言路,也对当前中国当局收紧言论表达了看法。他说:“表达的权利是宪法规定的,必须要保障。只不过,受某件事件的影响,现在公众也都有点迷茫,希望少讲些话,气氛是这样。”

蒋洪没有说明是什么事件导致人人噤若寒蝉。但2月末,中国网络名人、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因发微博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的“官媒姓党”的说法提出质疑而遭到官媒的口诛笔伐,他的新浪和腾讯微博帐号也被关闭,还禁止以“换马甲”的方式改头换面再次注册。同时,包括演员孙海英在内的一批网络大V的微博帐号也被中国国家网信办以“违法违规”为由强行关闭。

胡锡进华丽转身了吗?

有部分海外中文媒体对近期中国媒体和舆论中的一连串事件称为“异象”。总部在北京的“海外媒体”多维新闻3月14日一篇报道说,“中共宣传体系内部最近曝光的诸多‘大案’一反常态,令人摸不着头脑”。总部在美国的中文媒体博讯新闻3月12日报道说,“中共意识形态领域异象百出,原本极左的文宣系统纷现‘陈前倒戈’,可能是推卸责任,旨在避免被高层整肃的命运。”

这两篇报道都提到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的微博。自今年2月以来,胡锡进有5条微博谈到言论自由问题,受到海内外舆论关注。其中,他在2月14日的一条微博颇受外界关注。那条微博说,“中国还是应多放开言路,鼓励、宽容建设性批评,对非建设性批评也应该有一定承受力。言路宽松会导致一些问题,但它带来的好处更多些。新中国的历史证明,言路宽松与社会活力的关系密不可分,而对于它导致的问题,国家的应对能力是宽裕的。希望政府各部门、各级和各地官员都能为实现言路更宽做出自己贡献。”

多维新闻在标题为《胡锡进举动“异常”一月五次呼吁开放言路》的文章中说,“胡锡进2月份看似中规中矩但也按捺不住的微博言论……大约是感同身受,在习近平当时视察三大中央及喉舌时,胡锡进亦大倒苦水,‘爱党不是空话,中国媒体太弱了,动辄得咎。’

博讯新闻的报道则说,“包括以‘极左’著称的《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也频繁表态,宣称‘支持开放言论’。”文章指出,这些异象背后大有原因,因为周方是蔡名照(新华社社长)的人,而胡锡进、蔡名照意识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意识形态部门不满,尤其是对中宣部“帮倒忙”的工作方式愤慨,可能要动手整治。

然而,这两篇报道均未提及胡锡进也曾在其微博中向党表示效忠的微博,以及他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微博。其中,他在2月27日发表的一条微博中高调拥护习近平“媒体姓党”的提议。他写到,“媒体必须姓党,这是中国政治体制的重要属性。如何让坚持党性的媒体更具活力和战斗力,使他们足够强大,有能力护党为党,为国家和人民利益服务,这恐怕是关键。”

一天后,他发表关于任志强事件的微博,也和众官媒一样站到了抨击任志强的一边。他的那条微博说,“被人造谣发言,不如自己说几句。一是任志强这一次说的很过分,坚决反对他的观点和态度。二是他长期这么说话,官方没碰他,我个人希望,支持这种包容的理由直到今天依然成立。第三,任迄今是互联网文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希望他成为贴底线飞行的最佳表演者,而不是续演大V撞线陨落的幼稚悲情戏。”

杨继绳在写给评委会的获奖感言中对记者职业作出了精辟的评价:“这是一个卑鄙的职业,这个职业可以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制造弥天大谎,欺骗亿万手中;这是一个崇高的职业,这个职业可以针砭时弊、揭露黑暗、鞭挞邪恶、为民请命,但其社会良心的重责……这是一个平庸的职业,回避矛盾、不问是非,明哲保身,甘当权势的喉舌;这是一个神圣的职业,胸怀天下,思虑千载,批评时政,监督政府,沟通社会,使媒体称为立法、司法、行政之外的第四权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