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媒体的国际扩张与审查


10月22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对中国人权状况进行评估审议的当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在华盛顿特区发布了两份最新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共产党对媒体的控制已经对境外的新闻媒体造成越来越多的制约,同时中国媒体的国际扩张已经成为中国国际战略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 (Freedom House) 的高级研究分析员、《中国审查挥之不去的阴影》(The Long Shadow of Chinese Censorship) 这份报告的作者莎拉Ÿ库克 (Sarah Cook)说:“中国政府首先担心的是其在中国国内的合法性,以及中国人如何看待当局。他们最关心的首要任务是维持自己的权力。”

2012年10月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了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家族巨额财富事件,其中文和英文版网站随后在中国被封锁。同样,因报道了习近平家人价值数亿美元资产的彭博通讯社在2012年6月在中国被屏蔽。

报告指出,除了《纽约时报》和彭博通讯社等主要国际媒体,中国对媒体的审查还扩张到了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当地媒体,香港和台湾的主流媒体,向中国境内提供未经审查的新闻的海外流亡人士的中文媒体,以及为世界各地华裔社区服务的媒体。

库克的报告中列举了中国媒体审查最关注的内容,包括领导高层的腐败、健康问题、环保、挑战和质疑一党制的政治评论以及所谓的“五毒。”她说:“这五类群体包括维吾尔人、藏人、法轮功团体、民运人士,以及主张台独的人士。”

虽然自1949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就构建了一个多层次的审查系统,针对中国国内异议的观点和当局不想报道的新闻。但是,过去的二十年,审查的压力已经扩张并影响到了国际媒体机构和记者。

库克说:“有些是用直接的方式来妨碍或阻扰记者,他们可能被强行攻击或身体上受到伤害,被禁止前往中国的什么地方,或者被禁止和某些人联系。那些被采访或提供信息的人也可能受到惩罚。或者说,如果外国记者写了中国政府不喜欢的内容,他们可能拿不到中国的签证。另一个方式是用经济方面的奖励来施加更加微妙和间接的压力,影响媒体机构对自己的记者进行限制。第三种形式也是间接的,对广告商或者其他代理者施加压力。”

2010年美国国际广播局只有两名记者从中国申请到签证,但是同年中国媒体从美国获得的记者签证是650张。

库克说,最令人担心的是国际媒体的“自我审查”,也就是说,如果经过一段时间,他们已经习惯并接受审查,不需要中国政府的介入他们自己就会审查报道的角度和内容。或者是广告商已经了解中国政府不喜欢哪些媒体机构,他们就不会和他们合作。这也是这份报告的名字“中国审查挥之不去的阴影”的来源。

除了审查,中国政府还试图在国际范围内扩张官方媒体的影响力,争取国际话语权。另一份报告《CCTV的国际扩张》(CCTV’s International Expansion) 的作者安妮· 纳尔逊 (Anne Nelson) 说,中国官方媒体在国际上的扩张是为了向世界介绍中国的看法。
报告发布会现场:曹雅学,安妮• 纳尔逊,莎拉库克,路易莎• 格雷夫 (由左至右)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

报告发布会现场:曹雅学,安妮• 纳尔逊,莎拉库克,路易莎• 格雷夫 (由左至右)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



中央电视台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和非洲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分别设立了北美分台和非洲分台,但是提出“软实力”概念的美国学者,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 在《国际先驱论坛报》上的撰文认为中国仍缺乏软实力。在中国国内,刘晓波仍被监禁,并列举中国对异议人士的压制以及互联网的控制。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亚洲项目副总裁 路易莎· 格雷夫(Louisa Greve) 在发布会中也提到,近期在中国发生的一些事件令人担忧,包括北京大学解聘自由派学者夏业良教授,中国警方拘捕多名网络大V,逮捕王功权、许志永等公民运动的推动者。

这份报告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网站上可以下载阅读:
http://cima.ned.org/publications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