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内蒙古煤制气厂引居民不满

  • 美国之音

当阿迪亚(音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可以骑着马尽情驰骋在一望无际的内蒙古草原上。如今,32岁的他表示,有时候在早晨,他宁愿呆在家里,因为工业废气弥漫着整个草原。

这一切源于阿迪亚的新邻居:一个巨大的煤制气工厂。每年,数百万吨煤炭在这里转换成煤气,再运往北京发电。从去年12月份开始,工厂释放的烟雾已经把周围的蓝天遮盖,而一滩滩黑色的废水在草地上也格外刺眼。

阿迪亚的叔叔白云德(音译)的牧场远眺着工厂。对于污染对身体造成的影响,白云德感到不满。他对美联社说:“每天这个气味都很浓烈。我感到头晕,想吐。如果你住远一些,味道就不那么强烈了。”

然而,白云德表示,这股味道可飘散达60公里。

目前,只有两座工厂在内蒙古和新疆试点运转,另外三座正在施工当中。

尽管煤制气得到中国政府支持,但其他国家的科研人员却纷纷叫停,因为同直接用煤炭发电相比,煤制气发电过程可多排放高达82%的温室气体。同时,煤气发电会消耗大量的水资源,而西部地区本就水资源贫乏。

虽然北京称,将致力于减少污染并降低碳排放量。但是许多专家表示,煤制气计划并不能达到预计效果。美国杜克大学科技政策分析师杨启仁说:“一个煤制气场地,一旦干下去,需要资金投入。如果只运转三五年就关闭的话,损失是非常庞大的。所以一旦建厂之后,通常是需要30年、40年长期的营运,所以一旦把这样的资金投下去之后,中国就像是把自己锁定在高耗水、高二氧化碳量的排放的发展路线上。”

不过,国有能源企业“大唐国际发电”负责克什克腾这个工厂生产部的王玉忠表示,制气产生的废水都是循环利用的。他说: “废水我们全循环使用。包括现在下的雨水我们都收集起来,要循环利用的。”

然而,牧民阿迪亚对此却很担忧。在附近的草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大滩黑色的废水,旁边便是工厂西面的墙,附近也没有任何防止废水污染地下水的保护措施。地上到处是黑色的煤灰。阿迪亚说,废水里也有这样的煤灰。

白云德对这种不公平的情况感到十分气愤。他不理解,为什么广袤的草原和资源丰富的西部,要忍受东部经济发展所造成的危害。而忍耐却是当地政府给他和其他牧民的唯一答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