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海警和海上民兵引发安全担忧


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右)2015年12月7日访问美国国防部。左边是美国国防部长卡特(资料照片)

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右)2015年12月7日访问美国国防部。左边是美国国防部长卡特(资料照片)

新加坡国防部长最近在出席夏威夷的会议期间称,南中国海冲突风险在于非军事用途船只,而中国目前正在向南中国海海域部署越来越多的海警和海上民兵。另外,不久前,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一名教授在国会作证时指出,中国海警和海上民兵对美国在南中国海的利益造成影响, 他建议美国揭露中国海警和海上民兵的准军事部队的真实身份。

新加坡防长:捕鱼船和海警船可能引发冲突

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在夏威夷出席美国-东盟防长会议期间对利用渔船和海警船只宣示主权的国家提出警告说,这些船只有引发冲突的可能。

他说:“考虑到海军已经达成准则,这(冲突)可能与军舰没有什么关系,这不会对军用船只造成影响。但是,捕鱼期间可能会产生冲突,白色的船只可能会有事故发生。不论何种颜色船只,他们都会引发冲突。”

虽然黄永宏没有指明中国海警船可能引发冲突,但是,中国海警船统一采用白色船体,且配备有自卫武器。

黄永宏特别强调,新加坡不是南中国海主权声索国,中国也不会对新加坡造成威胁,但是,因为南中国海是重要的船只航行路线,所以,新加坡对南中国海感兴趣。

新加坡最近与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多有冲突。中国认为新加坡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已经不再保持中立立场。

CSIS报告:中国海警导致南中国海的不稳定

黄永宏不是第一个担心海警和渔船可能引发南中国海冲突的人。9月,位于华盛顿的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 (CSIS)”发表的一份报告说,中国海警在南中国海地区越来越强硬的行动给地区稳定构成了风险。 报告对2010年以来南中国海海域内发生的45起主要事件进行调查分析后发现,纠纷和冲突中有68%与中国海警局及其前身机构有关。

报告的作者,CSIS的中国问题专家葛来仪(Bonnie Glaser)当时指出,虽然在有主权争议水域发生海上军事冲突的风险构成了最大的战略担忧,但是各国海岸警戒力量之间发生的摩擦所构成的危险也不容忽视。

2013年成立的中国海警已经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海警队伍。这支队伍在组建之初就被很多媒体称为中国的“第二海军”。 中国已经明确表示,海警力量将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担负更多的巡逻。据美国海军情报机构统计,中国海警目前应该至少拥有205艘海警船,其中超过千吨级以上的执法船至少95艘。这一规模远远超出地区其它国家,包括日本。

美海军教授:海上民兵是中国“第三支”海上力量

除了中国海警之外,中国的“海上民兵”也引发担忧。前不久,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艾立信(Andrew Erickson)在国会作证时指出,中国海上民兵实际上已然是继海军和海警后的第三支海上力量。他也是美国中国海事研究所的创始人之一。

他指出,中国海上民兵已经成为在南中国海推进中方主权利益的“前沿”力量。他举例说,2009年,中国渔船“骚扰”海军的一艘测量船;2012年中国从菲律宾手中夺取斯卡伯勒浅滩(黄岩岛)也是凭借海上民兵的力量。他担心,在南中国海进行自由航行的美国海军舰只受困于中国渔船包围,却不能对“无辜平民”动手。

他指出,这些力量实际上是国家组织、国家发展和国家控制的力量,并在军队的统一指挥链上。艾立信说,他的分析基于中国公开的信息,比如,中国三沙市就明确表示,推动军警民联防机制,并逐步形成“一线民兵、二线行政执法、三线部队支撑”的维权执法格局。

艾立信在听证时建议:第一,美国应该公开揭示中国“海上民兵”的军事性质;与相关国家共享风险信息,提供战略再保证;与中方沟通,明确指出使用“海上民兵”对付美军舰艇可能的后果。

专家建议建立渔船、海警意外相遇准则

亚太地区主要国家的海军已经批准了《海上意外相遇规则》,以化解海军舰艇和飞机之间意想不到的遭遇。美中两国在2014年4月达成了海军海上意外相遇行为准则,并在2015年9月签署了两军空中相遇安全行为准则。不过,这个规则并不适用各国的海岸警卫队、渔船和其他执法机构。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葛莱仪在CSIS的报告出台后建议,为了保障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地区的稳定,应该尽快确立各国海警以及其他执法机构之间的意外相遇规则。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