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商业侦探韩飞龙在中国踩雷落井


葛兰素史克在上海分公司的建筑。(资料照)

葛兰素史克在上海分公司的建筑。(资料照)

下周,中国一家法院将审理一桩引起广泛关注的案件,在本案中,两名外籍商业顾问被控非法获取中国公民个人信息。这桩案件凸显了中国当局正加强对隐私的保护,而这为公司对潜在的商业伙伴和投资进行调查增加了困难。

周二,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布英国人韩飞龙(Peter Humphrey)和他的美籍太太也是商业伙伴虞英曾将在8月8日接受庭审。

这对夫妻被指控通过他们的风险咨询公司“中慧”(ChinaWhys)非法获取中国公民的个人信息。

据其网站介绍,“中慧”帮助外国公司躲避中国市场中的“地雷”。这包括对商业伙伴和雇员进行背景调查并进行反欺诈调查。

公诉方指控说这家公司多年来获取的信息很多都是通过向中国私人侦探购买、秘密拍摄、渗透或者跟踪等非法手段获得的。

但也有推测说公诉方的指控暗含政治色彩。

中慧公司最近的客户之一、制药公司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GSK)曾经雇用他们去调查一位据传具有强大的政治背景的前任雇员。

这家英国的制药巨头想知道这位雇员是否向高级管理层和中国当局汇报了公司里普遍行贿的证据。

在国家电视台播出的一次采访中,韩飞龙承认了对他的指控并提及了他为葛兰素史克所做的工作。

他说:“在那次谈话中,他的公司老总被举报,他说有人写匿名信给商务部,举报他们公司利用腐败手段来出售他们的商品,他们对我提出的要求就是调查他们所怀疑的举报人的背景,还有对举报人做一个评估。我要求调查葛兰素史克公司内部来确定是否存在这些事情,当时,他们拒绝了我。”

中国当局从去年开始调查这家制药公司在中国的行为,与韩飞龙同意为该公司调查所谓的泄密近乎同时。

5月,葛兰素史克中国子公司执行官马克锐(Mark Reilly)被正式指控说,他掌控着一个关系网,通过贿赂医生以增加公司产品的销售。

中国检方的关注不仅仅集中在葛兰素史克的事情上,他们还指控韩飞龙和虞英曾在多年间从事违反信息安全的工作。

这包括非法获取和再售电话、银行和房产纪录,商业和车辆登记信息以及其他隐私文件。

史蒂夫.迪金森(Steve Dickinson)律师说:“在中国,各种各样的人想知道关于他们潜在的商业伙伴、竞争对手以及政府官员的事情。这很好,但是获取这些信息是违法的。这些应该不应该列为违法?这又另当别论了。”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德良说,近年来,当局更新了保护隐私的法律条款,以努力避免严重的信息安全侵害。

他说:“但是自从前年12月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决定,加上我们新一届政府对网络安全的重视,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也加大了对这类案件侦破的力度,还有我们中国国民维权意识的提高。我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犯罪行为会被发现,会被追究。”

但是一些条款的幅度之广也让人们担忧,法律有可能会被滥用,并被用来阻碍中惠公司所做的那种尽职调查。

在韩飞龙被逮捕前所写的一篇文章中,他描述了他所从事的领域的掉头转向。

公司在当地商业机构的文件档案已经看不到了,当局逮捕了数百名调查员以及向他们提供信息的人。

“我发觉这是尽职调查和司法鉴定工作的黑暗时期”,他写道。

韩飞龙等分析人士认为,封杀公开纪录与外国媒体对中国高级领导人财产的详尽调查有关联。

迪金森向外国公司提供针对中国市场的咨询服务,也是“中国法律博客”(China Law Blog)的联合撰稿人。他说他所熟知的五家外国咨询公司都因为看到危险而关门了。

他说:“他们发现他们所有的联系人都进了监狱。他们说‘如果我们不停止,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所以他们就不干了。”

劳莱斯(Daniel Roules)是在上海的美国翰宇国际律师事务所(Squire Sanders)的并购律师,他说在很多年里,他都建议潜在的外国买家从一家当地公司购买有关中国公司的详尽报告。

劳莱斯说:“这家公司曾经以相当合理的价格提供有巨大价值的信息,如今,这家公司依然存在,却只提供注册公司所披露的最少量的信息,这些信息任何人都能获得。”

劳莱斯说,这反映出中国的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如果被认定有罪,韩飞龙和虞英曾将面临最高三年有期徒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