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前京官香港去殖去中两化论再掀大论战


香港媒体大篇幅报道陈佐洱去殖去中两化论

香港媒体大篇幅报道陈佐洱去殖去中两化论

继中联办主任张晓明近期发表“特首超然论”在香港引发争论后,再有前港澳办高官星期天投下震撼弹,将香港经济民生发展差强人意的主因之一归咎于回归以后没有“依法实施去殖民化”,而“去中国化”则死灰复燃、气焰嚣张,造成巨大的内耗。该言论招致泛民主派的强硬反击,而建制派则低调回应,一些人甚至表明不太认同。


曾严厉批评香港极少数青年挥舞港英“米字旗”的前港澳办副主任、现任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的陈佐洱,星期天在“香港在国家发展战略中的地位和作用”论坛上致辞表示,对香港目前的经济民生状况“有酸酸的感叹”,香港需要找到深层次的负面原因,称特区成立后,出现了两个‘化’的问题,包括没有依法实施“去殖民化”,让本应放在历史博物馆里的东西跑出来招摇过市,有的被奉为金科玉律,而上世纪80年代英国人的“去中国化”死灰复燃、气焰嚣张,“不去殖民化反而去中国化,使得一国之下的两制都受到损害”,“造成了香港巨大的内耗”。

陈佐洱后被港媒追问,香港应依据什么法律“去殖民化”,他没正面回应,只称哪些法律条文与“去殖民化”相对应属专题问题,叫记者从基本法总则及条文中去找,而在记者问具体哪条后,陈佐洱反指记者“跑题了”,更反问记者是否应该“殖民化”。据港媒报道,基本法总则及条文里,没有有关去殖民化或去中国化的条文字眼。

据港媒报道,建制派的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星期天对媒体回应称,不知道陈佐洱指香港没有依法去殖民化的法律依据是什么,不太明白这个讲法,要问陈佐洱有关法律在哪儿。曾钰成强调,有殖民心态的市民属少数,不认为会影响一国两制,也不觉得市民有“恋殖”情结,并表示年轻人在回归后的社会长大,对国家认识、国民身分认同,应较殖民时代好得多。

而港府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谭志源星期天被媒体问及去殖民化时表示,发表本土思想倾向言论者属“非常非常少数”港人,大部分港人都拥护香港是国家一部分,而从传媒的报道,暂时看不到陈佐洱言论中的一些具体例子,同时相信在内地,特别是中央,或是像陈佐洱曾当过中央官员的话,应该对香港和香港人多一些包容、多一些信任。

港府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星期一则强调,部分殖民地时期的制度,包括普通法及司法制度,在回归后仍然沿用,并非每样东西都要改,对香港有优势及令香港向前行的制度,需要保留,而同基本法有矛盾,就需要处理。

港府行政会议成员、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星期天表示,殖民地历史有留下好的传统,如普通法及法治,好的东西不需要清除,也不能以法律去除。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民主动力副召集人郑宇硕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陈佐洱的言论既不符合逻辑,更不符合事实,因为如果香港经济民生没有搞好,最大的责任当然是根据基本法拥有很大权力的特区政府以及一直控制立法会的建制派,而不是所谓的“两化”。郑宇硕表示,陈佐洱和此前中联办主任张晓明等人的言论,实际上是为北京收窄香港“两制”的空间进行铺垫。

他说:“他的看法一定是反映中央的意思,也跟最近张晓明,也跟基本法委员会的饶戈平教授所说的,是相当一致的。他们就是说,中央对一国两制怎么个定义,底线在哪里、框架在哪里,香港人呢就要接受这样的框架。”

受邀出席同一研讨会的民主党主席刘慧卿批评陈佐洱是“断错症”,指香港的核心问题是社会撕裂,因为特首没有争取民意支持施政,并非陈佐洱所讲的“两化”造成,而陈佐洱的言论只会加剧撕裂。刘慧卿质疑陈佐洱身为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看不到香港的问题,枉费他研究香港政策。

新任“泛民会议”召集人、工党议员何秀兰表示,担心陈佐洱所说的“金科玉律”,是指法治和三权分立等香港核心价值。

退出公民党及辞任议员的“民主思路”团体的召集人汤家骅表示,在示威中挥动殖民地旗帜的是绝对少数,只为情绪宣泄而非实质政治诉求,希望陈佐洱多观察香港示威。

公民党党魁梁家杰议员星期一在商台节目上表示,香港回归后,立法会和法律经历过具体的“去殖民化” ,法例条文中“港督”、“港督会同行政局”等字词全部改掉。梁家杰质疑,陈佐洱如果认为有“去殖化”,便不会有本土思潮那些不认自己是“中国人”的年轻人,这想法不合逻辑,因为这些年轻人多是九七回归前几年出生,没怎么受过殖民地“荼毒”教育,反而他们这些“港英余孽”会认自己是“中国人”。

此外,郑宇硕教授表示,实际上,从回归到2008年,港人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央的信任一直都是提升的,只是在2008年以后才因特首和立法会双普选、经济等多种因素出现逆转,而近两三年,更因为政改问题而进一步下降。

他说:“要是香港人去中国化成为一种趋势,去殖民化做得不够,那是不是中央政府本身要反思一下,为什么中央对香港的政策不得人心呢?这样子的发展,是不是应该北京试着做一些反省呢。”

有出席同一论坛的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星期天表示,希望陈佐洱说清楚,什么是去殖民化,否则陈佐洱这番言论只会触发另一场争论。

此外,信报专栏作家余锦贤星期一在“香港脉搏”专栏发表“陈佐洱‘两化’惹争议”的评论,表示陈佐洱“两化”的言论,“令人觉得他脱离现实,未有掌握香港的实际情况”。

评论说,陈佐洱去年6月也曾发表类似言论,说对年轻人挥舞“米字旗”感到痛心,并质疑年轻人少读中史,又把香港竞争力下跌归咎为香港内部争拗所至。陈佐洱一再发表相关言论,或多或少是他个人真的有此担忧,但令人关注的是,他的言论是否代表北京领导人的看法,即使他强调只是个人意见。

有接近北京的建制派人士说,2008年退休的陈佐洱于2013年愿意“出山”,担任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全因中央主管香港事务的领导人亲自邀请,所以他对香港问题的意见按理会得到北京重视。因此,他最新的一番说法虽然未得到与会者(包括建制派)的普遍认同,却令人忧虑他是反映内地的看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