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贪官、贼、婚外情,中国特色腐败透视镜


2012年腐败感觉指数(来源:透明国际)

2012年腐败感觉指数(来源:透明国际)

习近平上位以来,中国反腐开始“发力”,各地都查处了一些腐败官员。山西高官白培中被窃案刚刚一审结案:两名窃贼抢匪被判处死缓和无期,但从白培中家中被 抢的1千万元财富,从有关这个国有企业老总的报道来看,当局并没要求其“说明”来源,尽管他在去年底已被免职(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今年三月 已经被宣布“调查进入尾声”。

美国之音星期四报道了晋中法院对白培中家失窃案的宣判,并说,抢白培中的贼被判死缓和无期,那么,被抢人白培中,一个拿薪水的国家干部,这一千万巨额财富又是如何来的?他向组织交待清楚了吗?他又受到何种惩罚?

*抢匪判处死刑,苦主留党察看*

中国媒体(人民网、央视)星期五报道,白培中的事情有了着落:留党察看一年。

记者采访山西居民,他们说,山西产煤,矿工一年收入数万。一千万是什么概念?矿工不吃不喝也得工作2百年才能挣得。如果白培中年薪百万,不吃不喝也要工作10年。而且,白培中被窃财富,并不完全是现金,还有相当数量的美元、欧元、加元、港币、金银首饰、金条、玉器、手表、手机等等。

中国媒体没有说明,当局是何时对白培中做出这种“党纪处分”的。

*窃贼重判,贪官轻罚,舆论哗然*

白家被窃案一审告一段落,网民心情却不平静。人民网发表《旋转快乐》的文章说,抢劫牵出的受贿百万老总只留党察看?文章说,“此消息一出,舆论哗然。人们的目光焦点集中在:“在死刑和留党察看一年的处分上”。“用范伟同学的台词说:同样是人,咋差别就那么大呢?”

旋转快乐说,客观说,白培中的违纪,与抢劫者的犯罪,应该是两个案子,而且是“两个严重性相当的案子。”

按照中国刑法第383条“ (一)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人民网的文章说,白案不能止于党纪处分这么简单和潦草的处理方式。“即便是受贿一百万,也已是不轻的罪行,而且,他身后的上千万的财产,有关部门至今羞答答不肯说个明白。”“这件事情,在18大召开之后,廉政和反贪作为一种新风被人们赋予新期待的时段,确实不合时宜,非常非常不合时宜。”

还有网友《逗号,看地方评论员》在人民网发表文章说,当局判定,白家被抢财富中,有“84万元涉及违纪”。文章说,上千万的财物当中,只有84万元违纪,几乎相当被抢财物零头。“当今这样腐败问题严重的社会,被小偷偷出贪官的故事已经不新鲜了,白培中这样的违纪金额,基本上可以算是清官了,最后又象征性地受到留党察看处分,岂不是捡了大便宜?”

文章说,现在没有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如果要使公众相信这个案件的办理没有猫腻、给出留党察看处分的决定合情合理,白培中的财产是不能不公开的。因为一个近乎儿科的问题是,白培中夫妻在银行没有一分存款?如果有,又是多少,是否全部合法?只要这些情况没有明示,公众就有质疑白培中捡大便宜的理由。

*抚顺高官江润黎,财产不明判无期*

辽宁女贪官江润黎,就没这么幸运。

这位抚顺市副秘书长,2006年东窗事发。她被查出有48块劳力士名牌手表、253个LV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600多件金银首饰。沈阳法院2009年以受贿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判处江润黎无期徒刑。

*抚顺科长罗亚平:财产不明判死刑*

抚顺另外一个女贪官罗亚平,更是流年不利。这位抚顺郊区成长起来的高中生,五十年后走到了人生尽头---2010年11月9日,被执行了死刑。

沈阳法院初审、最高法院认定,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科级)罗亚平贪污、侵吞、骗取3239万元,还有3255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家庭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

罗亚平事发后,网上盛传其贪污过亿。办案人员打开罗亚平在大连某银行的保险柜,发现很多存折:每张存折都有一连串的0。 经查证,这些款项过亿,确切说是1.45亿。不过,办案的沈阳检察院认定,只有6千万。但不论过亿还是6千万,中纪委说罗亚平案是“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的贪污案件。

*太原村长李俊文,多妻多子是“坏人”*

白培中的山西老乡、确切说太原老乡李俊文,也没他幸运。

李俊文是太原小店区西攒村委会主任,因有“四个老婆、10个孩子”成了新闻人物被当局拘留。星期五,山西当局查处了李俊文案相关“14名责任人”。这14人分别是李俊文所在的西温庄乡党委书记、副书记、计生办主任、干事、区计生办局长、副局长、办公室主任等受到了党纪处分。李所在的西攒区党支部书记、社区户籍管理员、区妇幼院院长、卫生院党委书记等开除党籍。

白培中最早是被网络举报的。18大以来,有十多个各地各级干部受到查处,最大的是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最出名的是卷入性交易丑闻的重庆区长雷政富,还有白培中另外一个山西老乡:涉嫌滥用职权包庇儿子的太原公安局长李亚力。新华网星期五头条是:网络反腐:喝彩背后的期许。文章说,网路反腐彰显力量,但“反腐不能止于‘猎奇’和‘泄恨’”。

*新华网:反腐不能止于“猎奇”和“泄恨”*

报道援引中央编译局世界发展战略研究部主任何增科的话说:“在网络上,‘花边新闻’更容易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因而也更容易吸引关注。”
*中央编译局长“出轨”婚外情,最大“花边新闻”?*

非常不幸,或者何增科的话不幸而言中。何增科的顶头上司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就是最近爆出的大“花边新闻”主角。一位据说在编译局工作的博士后常艳,在网上爆出12万字“纪实”报道,有名有姓指出了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和多位干部。34岁的常艳有丈夫孩子,同也有家眷的54岁的衣俊卿,有“17次开房”经历。

常艳提到的编译局干部还包括:俞可平、杨金海、魏海生、柴方国、李惠斌、鲁路、薛晓源、李兴耕、韩庆祥、顾锦屏、曹荣湘、董莹、张萌萌,张文成、武锡生、刘仁胜、马瑞、张志银和刘长军。

*常艳的“小说”*

常艳在其“小说”中是这样说的:
我:真实姓名常艳,1978年5月2日生,民盟盟员,2010年7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央编译局博士后,曾供职于山西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教授。
衣俊卿:1958年1月生,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曾任黑龙江大学校长,黑龙江省委宣传部长,2010年2月任现职。
杨金海:1955年生,中共中央编译局秘书长,我的博士后合作导师。
曹荣湘:原为中央编译局人才处处长,后被提拔为编译局办公厅副主任。
董莹:编译局人才处博士后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
张萌萌:中央编译局战略所博士后,英国海归博士,我的室友。”
  1. 下面的人物在我的“故事”里出现时间较晚,但起了非常重要的催化作用,所以不得不列出来。
    张文成:中央编译局离退休干部办公室主任。
    武锡生:中央编译局副研究员。
    刘仁胜:中央编译局副研究员,江洋的师兄,段忠桥老师的学生。
    马瑞:毕业于武汉大学,中央编译局战略部副研究员。
    张志银:毕业于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现为杨金海老师的博士后。
    刘长军:毕业于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现为杨金海老师的博士后。
  2. 几点说明
    其一,本文不是小说,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以第一人称叙述;但各位看客可以把它看作一个“多情”之人写的小说,没有关系,我不在乎看客对我的评价。 ”
*常艳爆料文章,中国赶紧删除*

常艳的文章是11号开始在海外互联网上出现的,不过,12号起,所有源自中国网站的常艳文章(一朝忽覺京夢醒,半世浮沉雨打萍),都已经被删除。常艳更是对明镜网记者表示道歉。明镜说:12月12日,常艳对明镜说,这是她在严重忧郁症情形下创作的“小说”,“并对給涉及到的‘當事人’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名譽及心理伤害,並給培养过我的單位及學校以及家人、朋友帶來了很多困扰表示道歉。”

*中央编译局是副部级单位,直属中共中央*

衣俊卿1982年毕业于北大哲学系,1982到1987年在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大学留学,得到博士学位。回国后曾在黑龙江工作,后调到中央编译局当局长。中央编译局网站显示,常艳提到的杨金海为该局副秘书长。编译局是中共中央直属机构,主要任务是编译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翻译党和国家重要文献和领导人著作。中央编译局是副部级单位,局长相当副部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