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政协“花瓶”里能否插“真花”?


2013年11月,中国第十二届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闭幕(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2013年11月,中国第十二届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闭幕(美国之音东方拍摄)

香港亲中的立法会议员田北俊近日因为呼吁香港特首梁振英辞职,被北京迅速免除全国政协委员资格。北京打击言论自由的做法,更让外界坚定中国政协就是“政治花瓶”的说法。但是,也有政协委员表示,会在有限的范围内争取发声,即便是政协是“花瓶”,也要让花瓶里插上“真花”。

北京的中国政协常委会10月29日投票决定撤销香港立法会议员兼工商界人士田北俊的全国政协委员资格。在此之前,田北俊曾呼吁香港特首梁振英辞职。

官方的理由是田北俊没有遵守自己被任命为政协委员时的宣誓,即支持政协常委的所有决议,其中包括支持香港政府。这次是中国政协首次以严重违规名义撤销委员资格。 不过,北京方面的做法却被很多人视为在扼杀言论自由,更有批评人士称,田北俊事件是对“中共的花瓶政治和暗箱政治”的最好注解。那就是,政协委员必须紧跟中央,即便是香港委员就香港内部事务的发言也就不能偏离这个原则。

香港凤凰卫视军事评论员马鼎盛是第十届和第十一届广东省政协委员,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田北俊是一个很没有“杀伤力”的政协委员, 将他在政治上“砍头”就是要“杀鸡儆猴”。

他说:“很明显,这不是针对田北俊的,是针对田北俊所代表的那些香港商人, 就像让你们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听话的人如何如何。”

中国政协创办于1945年,当时是共产党和国民党就二战后政治改革进行多方谈判的渠道,台湾现行的《中华民国宪法》即为当时的政协制定。1954年后政协转变成为“参政议政”机构,责任包括:“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但是因为政协在既定的职能设置上发挥的作用有限,甚至不能发挥作用,政协被喻为中共执政的“政治花瓶”。

另外,近年来,一些“花瓶式代表”的涌入,一些政协委员并没有议政的能力,政协更是沦为“花瓶”。中国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倪萍曾以自己当政协委员,“从不投反对票,从不给政府添麻烦”为荣。

不过,马鼎盛表示,自己很认真对待自己的政协委员身份。在被问到如何看待政协是“花瓶”的说法时,他说, 他遇到的很多政协委员们也都珍惜自己的身份,在发言时踊跃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对自己所代表的领域提出意见和建议。

他说:“但是这种发言,不管是大会还是小会都听到一些真的东西,大家对当局不满,提一些建议,当然,提有没有用,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毕竟我们提出来了,而且在广东的报刊、杂志和电视台,他们还是有选择的刊登报道, 这一点,我们觉得我们没有白去开会。”

不过,他承认,广东和中国内陆的其他省份不一样,地方政协与全国政协也不一样。相对于其他地方和全国政协,广东省政协更为大胆。他还举例说明,他有关中国南中国海地图的建议曾经得到过反馈,但是,他关于南中国海的大的提议,被当时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以不在广东省管辖范围内被驳回。

马鼎盛说,虽然一般的说法是“不提白不提,提了也白提,” 但是,他还是坚持提出自己的看法,因为一些声音总是可以透露出去的。

中国复旦大学的葛剑雄教授,曾担过六年全国政协委员。他因为务实和敢于直言被媒体称为“葛大炮”。他今年三月在《金融时报》接受采访时称“政协就算是花瓶,也要插真花”。

他说,政协里比他更直率、更大胆的人有的是,但是,那些话媒体不敢报道。他承认,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发言能获得媒体的报道,让更多的人听到,他会对“自己的言论设定边界”。“有些话我是不说的,说了也白说 。 因为不仅领导官员听不到,民众也听不到。”他认为,政协委员是否有言论自由,应该用公众是否能听得到这些声音来衡量。

他还说,衡量中国政协的作用,就要看委员们“有没有说话”,“说话有没有水平”。 至于说话的结果,不是政协可以决定的, 我们的建议是否被执行了,这要问执政党和人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