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债务(6):经济再平衡影响全球市场


中国前总理温家宝曾经在2007年表示,中国目前的经济模式是“不协调、不稳定、不平衡和不可持续,”并提出要实现经济再平衡。

1997-2011年间投资与消费相对变化。(来源: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1997-2011年间投资与消费相对变化。(来源: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安东尼 • 所罗门高级研究员 (Anthony M. Solomon Senior Fellow) 尼古拉斯•拉迪 (Nicholas R. Lardy) 也认为,中国在过去十年内的经济增长快速却很不健康,过度投资导致了不可持续的资产泡沫和大量配置不当的资本,中国需要从资本密集型增长模式转型到以扩大消费促进经济增长的模式。制造商和房地产开发商是过去十年的经济赢家,经济再平衡向私人消费者和服务业的转移会让家庭和服务业受益。

拉迪说,“最重要的转型是需要扩大消费来促进经济增长,逐步减少投资的比重。中国的家庭将成为再平衡最大的受益者,因为工资会提高,这样人们有更多的钱用来买东西,从而提高消费水平。服务业也会获益,从21世纪初以来,服务业的增长一直非常缓慢。经济再平衡会让服务业的发展加快,而制造业的增长速度会放慢。”

目前中国政府、企业和家庭负债的总额相当于GDP 的 200%,中国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同比增长7.5%,比一季度7.7%的增速有所下降。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对煤炭和铁矿石等矿产资源需求的减少,澳大利亚采矿业已经受到了影响, 中国经济再平衡必然会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一定影响。

拉迪说,“过去十年中国对原材料有大量的需求,但是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对原材料的需求开始逐渐减少,有些国家已经受到影响。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大量的铁矿石和炼焦煤,巴西向中国出口很多铁矿石,智利向中国出口铜,中国经济再平衡会对这些原材料出口国产生影响。”

1992年-2009年工资占GDP的比重。(图片来自中国国家统计局,ISI新兴市场CEIC数据库)

1992年-2009年工资占GDP的比重。(图片来自中国国家统计局,ISI新兴市场CEIC数据库)

但是同时,经济再平衡将会逐步提高工资占GDP的比重。目前中国服务业占经济的比重较其他新兴市场典型的表现低整整10个百分点。资本密集型的增长模式,其资本回报以劳动力成本为代价,导致了工资占GDP的比重下降,从而降低了消费水平并加剧了收入不平等。

拉迪说,“随着中国对服务业的需求增长,显然很大份额会由国内供应,但同时也为服务类的外国公司提供机会,无论是通过出口或者在中国设立分公司。”

《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章家敦 (Gordon Chang) 认为,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从7月开始对中国各级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显然他对债务问题有所担忧,但还没有看到中国在经济模式转型方面有实质性的行动。

章家敦说,“中国最高领导层知道中国经济需要转型,扩大消费,但是他们仍持续刺激投资,更加远离扩大消费的模式。如果继续扩大信贷,那么将会令经济再平衡更加困难。”

包括迈克尔•佩蒂斯 (Michael Pettis) 在内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都认为,如果中国经济无法实现再平衡,并且中国经济增长继续减慢,债务将会成为潜在的危机。在下集的报道中,我们将邀请专家分析中国经济再平衡蓝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