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债务(1):“祸”起全球金融危机


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最近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要求全面监控地方政府性债务,并坚决制止地方政府及其下属单位、团体和融资平台违法担保或违规融资。中国此举凸显中国债务问题的严峻性。在此之前,中国审计署应国务院要求,从8月1日起对全国中央、省、市、县、乡五级政府性债务进行全面摸底和彻查。

实际上,中国的债务问题早已令国际金融市场和观察人士感到担忧。今年4月,国际三大信用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下调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惠誉同时还发出警告说,“信贷增速大大超过了中国GDP的增速,使威胁中国金融稳定的风险大增。”这是自1999年以来,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首次被一家大型国际信用机构下调。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高级研究员、前世界银行中国局局长黄育川(Yukon Huang)说:“一种估测认为,中国整体的债务水平从占GPD的160%上升到大约占GDP的210%,增长的速度非常快。”

历史上,债务比例的迅速上升曾在其它新兴市场国家,比如韩国和阿根廷引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的数据,中国债务总额,即政府、企业和家庭债务的总和已经超过100万亿元人民币。

当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成为中国债务问题的分水岭。“2008年以前,债务算不上是个问题,债务水平上升得很慢。但到了2008年,中国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出台了大规模的借贷和投资方案,其中的绝大多数是通过地方政府完成的。地方政府的债务在一年内就增加了一倍,”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这让人们感到非常担忧,因为你怎么可能在一年之内花掉那么多的钱。很多地方政府投资的项目都没什么回报。当时的想法就是,我们得花掉这些钱,那就找个项目。那么这些毫无回报的项目就导致这些贷款成为呆坏账。” 史剑道是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亚洲项目的高级研究员。

然而,中国猛增的债务并不只来自于地方政府。“中国债务困境的另一部分来自于企业借贷,其中主要是国有企业。当然,这也是2009年中国出台的刺激计划的一部分。”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黄育川说。

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统计,到2012年底,中国企业和家庭未清偿债务占GDP的比例已经上升到170%,甚至超过美国的157%。这一比例在2008年为117%。

不断累积的巨额债务给中国经济维持7%左右的增长目标构成挑战,因为对企业来说,大量资金将被用于偿还债务,而不能用于投资和研发;对政府来说,一些重要的公共服务项目将不得不面临缩减。而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一些地方政府或国有企业可能会面临违约甚至破产的威胁。

史剑道说: “问题不在于中国会怎么样,因为中央政府并没欠这么多债。问题在于各省、各市、各县,还有银行和企业,是这些实体欠下巨额债务。那么,这些欠债的银行、企业、省市县会不会垮掉?”

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公布此次地方债务的审计结果。但一些中国经济的观察人士认为,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水平可能会比上次审计增加一倍。

VOA卫视会在接下来的报道中为您介绍中国债务困局的来龙去脉。请您继续关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