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本地生产增加 中国毒品问题恶化


资料图片:在这张澳大利亚联邦警察提供的照片中,在从中国运来的货物中含有的甲基苯丙胺包裹被截获,堆放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个仓库里。

资料图片:在这张澳大利亚联邦警察提供的照片中,在从中国运来的货物中含有的甲基苯丙胺包裹被截获,堆放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个仓库里。

中国承认有1400多万人使用过毒品,大约相当于中国人口的百分之一。它还第一次透露,吸毒已经蔓延到全国90%的城市和区县。

中国当局也发现越来越难以指责传统的毒品来源,如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泰国、老挝和缅甸 。因为中国本身就是一个主要生产国。

根据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在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国的工厂生产出成千上万吨的化学合成毒品,而一些农民甚至在家里生产鸦片。

这份报告是在国际禁毒日的前几天发表的。本星期五,也就是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

一场艰苦的斗争

该报告称,青年人对毒品需求的上涨,合成毒品产量的上升,贩毒路线的改变以及利用互联网销售,这一切使本来就严峻的形势变得更加复杂。

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刘跃进说: “贩毒手段的不断更新和变化使毒品预防和打击变得更加困难。”

虽然这似乎令人咋舌,禁毒专家怀疑中国还是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

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跨国研究所(TNI)药品和民主项目的专家马丁· 捷尔斯马(Martin Jelsma)说,“中国政府所提供的关于毒品使用的官方数字,一直很保守。过去,这些数字的依据是记录在案的吸毒者,这显然只是代表了吸毒人群总数中的一小部分。”

中国在报告中说,有近三百万记录在案的吸毒者,不过估计有1400多万人使用过毒品。

执法的加强

中国长期以来以强硬措施打击吸毒,主要着眼于严惩,而不是着眼于导致吸毒的潜在社会和经济问题。尽管加强了打击,吸毒问题却越来越严重,尤其是在妇女和年轻人当中。

去年确认和“登记”的吸毒人数比2013年增加了近20%, 247万增加到295万。官方估计,包括未登记的人在内,吸毒者总数为1400万。

观察人士说,增加的大部分人是合成毒品使用者,通常是20多岁到30多岁的年轻男女。

一名姓刘的妇联官员说,“过去中国女性只有一个角色,就是家庭主妇。现在很多人作为有工作的人都有不同的生活,并成为酒吧和卡拉OK的常客。他们压力很大。一些人觉得毒品可以释放压力。“

加州圣迭戈州立大学研究中国毒品问题的谢尔顿· 张和罗格斯大学的柯林·认为,中国需要建立一个可靠的毒品市场预测系统,结合化学成分分析、报告、抓获的吸毒者的尿检、以及社区举报的毒品使用趋势和价格信息。

他们还建议中国“加速吸毒非刑事化的试验,把治疗吸毒成瘾者当作公共健康问题。”

家庭种植

去年,中国政府利用卫星探测近50万平方公里的“潜在的药物种植区”后,摧毁了436万株非法种植的罂粟。而根据官方统计,鸦片种植已遍布七省,大麻种植遍布全国31个省份中的25个。

对国际毒品研究人员来说,这是个新情况。他们认为,这一迹象显示出,即使外国供应被切断,中国的非法毒品行业也找到了自我维持的方法。

跨国研究所的捷尔斯马说:报告中“提到本土海洛因产量增加是新的而有意思的做法。常常提到中国黑市上质量好的海洛因短缺,毒品市场研究者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何阿富汗的生产过剩的海洛因没有填补中国市场的空白。”

中国最大的毒品担忧

但是,传统毒品如海洛因并不是中国最大的问题。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合成毒品的使用和生产的飞速增长。去年, 80%的记录在案的新吸毒者是那些沉迷于合成物质的人。

而这正是令人官员最担忧的。

刘跃进说:“与服用传统毒品海洛因和鸦片相比,使用甲基苯丙胺可以很容易地带来精神问题。吸毒者很难控制自己,而且容易出现极端和暴力行为,包括谋杀,绑架和伤害别人。”

卫生部官员说,去年一月到九月间,跨越中国14个省的100多例暴力犯罪和甲基苯丙胺滥用有关,超过前五年案件的总数。

出口增长

合成毒品的问题不只是在国内,它远远超出中国的国界。中国是世界上合成毒品的主要产地,美国和其他国家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中国停止出口用来制造毒品的化学原料。

中国已经开始正视它在国际毒品市场的角色,但是以一种更有节制的方式。在国家禁毒委员会的报告中,当局查获制毒化学品的细节被放置在“毒品来源”一节的末尾。报告说,当局截获32批出口化学品,总量近6000吨。

中国为什么一直没能有效地切断生产合成毒品所需的化学原料的供应,目前还不清楚。但也有迹象显示,相关部门正在改变战术。

中国已经开始以透明的方式讨论毒品问题,并使人民充满自信地对待这一巨大问题,而不是把所谓的“人民毒品战争”只交给官员去处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