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的经济诱惑使东南亚国家陷于两难


北京亚太经合会领导人会议期间凌空绽放的礼花。

北京亚太经合会领导人会议期间凌空绽放的礼花。

中国最近在国际舞台上频频向东南亚国家展示提供投资与经济发展机会的合作姿态,但同时又表示在领土主权问题上绝不退让。有专家认为,东南亚国家面临着选择主权还是经济利益的两难处境。

另一方面,美国也借着这些国际舞台重申自己继续是太平洋大国和坚持根据国际法解决争端的决心。一些分析人士说,冷战后25年的历史证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存在是这个地区和平与安全的保障。

最近,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出席东盟峰会时提出与东南亚国家签署友好条约的建议,并承诺向这些国家提供200亿美元的贷款。但是他重申中国维护主权与领土完整的决心不会改变。6个月前,中国一家国有石油公司将一座大型石油钻井平台拖入越南宣称拥有主权的一个南海海域,引起中越两国船只的冲突,以及越南国内的反华暴乱。

美国海军学院战略研究教授、中国海洋研究所主任彼得•达顿说,中国现在确实在主动出击,与这些国家发展经济关系,而这使东南亚国家处于选择主权还是经济利益两难境地,他说,中国确实非常有效地利用了强调经济利益的优势,东南亚国家“如果强调主权,就会得罪中国而失去经济利益;反之,如果放弃主权,可能获得了经济利益而得罪老百姓。”

达顿是在纽约亚洲协会最近举行的有关南海问题的讨论会上作此评论的。讨论会邀请了四位专家学者与会。其中霍莉•莫罗是哈佛大学能源地缘政治项目研究员,她曾在布什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负责东南亚事务的主任。

*共同开发的可能性*

针对中国提出了与有主权争端的东南亚国家共同开发的提议,讨论会的主持人纽约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提出了一个问题:有没有可能在那些东南亚国家甚至在还未就主权问题找到答案前就对中国的共同探索南海资源建议予以理解?

莫罗认为,这要看中国如何解释共同开发的地点。她说,南海海域有两个争端,一个是对中国提出的“九段线”主张的争端,这个主张几乎所有中国的邻国都无法接受;另一个争端是有关帕拉塞尔群岛和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为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的一些岛屿、礁石的主权争议。

莫罗认为,如果中国指的共同开发是在其主张的九段线内,“那么越南、菲律宾,也许其它所有国家,都不会同意。因为他们不认为这是合理的争端。”但是她说,“如果共同开发是在基于海图绘制引起争端的那两个群岛内,我认为解决起来会容易得多。”

*九段线:有历史性但无法律性*

所谓九段线是中国宣称对南海诸岛拥有主权的依据,195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中华民国十一段线基础上宣布了九段线。主持人夏伟指着投射在大屏幕上的南海地图说,九段线划到了菲律宾、文莱、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大门口。

罗伯特•卡普兰是外交政策杂志选出的全球2011、2012年100名思想家之一。他刚出版了关于南海局势的《亚洲锅炉——南海与稳定太平洋的终结》一书。他说,相对于法律界线而言,九段线主要是历史性的、传统性的划线。中国称其对南海主权始于公元42年的东汉时期。

1958至1973年,联合国召开了3次海洋法会议,明确了一系列海洋权益和规定。之后,各国纷纷提出了对海域内权益的主张。1982年联合国通过了《海洋法公约》,规定沿海国家基线外12海里为领海,200海里为专属经济区,以及大陆架可扩展至200海里,但不得超过350海里等。中国签署并批准了这一公约,美国因不同意公约中某一章而未签署,但表示会遵守那一章外的其他条款。

卡普兰认为,按照公约的划界根据,“你获得对海域控制权的能力是以海岸线、你的陆地为依据的。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从那里往外推,才获得了海洋的界线。”

他说,中国虽批准了《海洋法公约》,但在南海问题上不愿意接受这项公约的规定,“因为中国如果根据其陆地往外推,无法获得南海所有它想要的海域。”

*中国何时在南海争端上变得强硬*

2002年1月7日,中国外交部边界与海洋事务司副司长易先良就九段线(中国又称其为断续线)作出回应说:“从时间顺序上,中国公布断续线在前,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后,要求断续线符合《公约》本身不符合实际。”

但是,1995年,即海洋法公约生效的第二年,中国副总理兼外长钱其琛在东盟外长会议中表示,虽然中国主张全部南海权利,但中国愿意依照公约精神与相关国家和平解决争端。

卡普兰解释了中国态度改变的可能原因——1996台海危机,指当时中国向台湾外海试射导弹及举行军事演习引起的两岸关系的危机。卡普兰说,“美国派两艘航母抵达靠近台湾海峡的海域,这对中国造成了巨大影响。从那以后,中国下决心要建立自己的海军力量。美国忙于阿富汗、伊拉克战争,中国发展了海军力量,以及空中网络等。中国在南海的海南发展了核潜水艇、柴油潜艇。因此,突然,中国拥有了从未有过的能力,有了这个能力,使得其他该海域的主张国紧张起来。”

但达顿认为,中国与南海诸国在主权问题上的交恶始于2009年《海洋法公约》有关沿海国提交外大陆架界限的最后期限。2009年5月13日,是根据《公约》设立的独立机构大陆架界限委员会,规定各沿海国提交其外大陆架界限的最后期限。达顿说:“越南、马来西亚和菲律宾都提交了,把幕后的议题推到了台前,迫使它们公开挑战中国以维护自己的主张。”

达顿也认为,中国对此作出的反应是因为中国认识了自己有能力在那时候来应对这一问题,而卡普兰说,2009年,中国之所以作出的反应跟之前不一样,是因为15年前,中国的海军力量还很弱,无法向南海投射其实力。

2009年3月,发生了美国《无暇号》海军研究船在南中国海海域执行监听任务时,遭遇5搜中国船舰的尾随、跟踪,冲突中险些相撞。中国称美国闯入了中国专属经济区,美国则认为那是国际海域。中日、中越、中菲之间在之后的两年里也相继发生了类似事件。2010年,中国首次宣布南海主权为其国家的核心利益。

*美国的存在是地区安全的保障*

美国总统奥巴马上台后将美国的战略重点转移到亚洲,即亚洲再平衡战略。2010年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上发言时说,维护南海航行自由以及尊重国际法,都关乎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反对胁迫,反对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据报道,克林顿这番话激怒了中国外长杨洁篪,并使他“措手不及”。

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澳大利亚出席20国峰会时,重申了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政策,他说,美国将更努力介入亚洲的军事、经济和外交事务,他表示,到本世纪末,美国的海军、空军的大部分将以太平洋为基础,因为“美国是、而且永远是一个太平洋大国。”

美国在南海主权争端问题上的做法,中国是理解还是误解?对主持人夏伟的问题,达顿认为,首先,从整体上来讲,美国很克制,尤其是在军事上,“美国基本上是言辞。言辞会激怒人,但如果你看一下美国所做的,还是很克制的。”达顿说,这个地区的盟国、伙伴和朋友都希望美国采取更强硬的行动。其次,达顿指出,“美国的军队在这个地区的存在具有非常重要的功能,冷战结束后,没有一个亚洲国家使用武力解决争端,很大程度上因为美国在这个地区长达25年的存在。”

讨论会四位专家,除三位在现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查道炯教授是通过视频远程与会的。查道炯被问到中国怎么看待美国的再平衡政策时,他表示,中国许多对美国在这个地区角色的评论问题很多,“运用太多想象,认为美国到亚洲来“围堵中国”。太多中国作者评论南海问题,却完全没有或只有很少相关知识,如中国领海主张的历史,中国走出去的历史等。在夏伟追问为什么那么多中国人会认为美国是为了围堵中国时,查道炯说,“我认为,这里的媒体非常活跃,媒体撒谎容易销售;同时《海洋法公约》也很难理解。”

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到底有没有挑衅中国?中国是不是对美国的亚洲政策陷于狂想?莫罗这样回答:“如果中国对亚洲的雄心是要维持它对邻国的支配地位、把美国赶出去,那么美国的目的就是去遏制中国的雄心。所以我不认为这是北京百分之百的狂想症。”

*不光为石油,更是为主权*

莫罗是一位能源专家。很多报道认为中国在南海的强硬主权宣示是为了那里资源丰富的石油。但是莫罗认为中国不是为了石油,而是为了主权。“无人确实知道在南海的争议海域有多少石油或天然气,除非对这个海域进行勘探才能确实知道。我认为,南海的能源、渔业资源非常重要,但经济区产生的权利、驱逐侦查机的权利、保护贸易航线等,当我审视所有这些南海的利益时,能源是最不确定的,对之了解最少的,因此,我看不到能源驱动了争端。”

但卡普兰说,对于菲律宾来说可能是个例外。“因为菲律宾是穷国,刚开始经济起飞,还不是个中产阶级社会,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他们认为中国剥夺了他们的发展机会,因为那里有石油,这是菲律宾反抗的主要原因。例外常常比事实更重要。”

美国与中国在南海争端解决途径上的一个主要分歧是,美国主张通过国际法解决,而中国主张通过当事双方的谈判。奥巴马在澳大利亚20国峰会上向中国送出了一个直接了当的讯息,即无论在贸易还是在海洋问题上,中国必须“跟其它国家一样遵守相同的法规。”

菲律宾已经将其与中国的争端提交联合国海洋法法庭冲裁,而中国坚决反对。达顿认为,如果菲律宾和中国各退一步,或许会让国际法有更大空间发挥作用。卡普兰则认为,走法治途径,法律一般会有利于弱者,“法律把双方放在一个平等的平台上,因此,在仲裁时强者会处于不利地位,所有的强大在这时都变得毫无意义,双方都在相同层面上。”

卡普兰说,对于中国来说,对付菲律宾连海军都不必使用,“菲律宾虽是美国的盟国,但是一个较弱的盟国,没有日本、韩国的强大经济,没有海军,中国都不需用海军,只要用海岸警卫队就可以将讯号送过去,通过菲律宾挑战美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