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亚开行首席经济学家谈中国经济转型


2016年4月6日,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任禹阳拍摄)

2016年4月6日,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任禹阳拍摄)

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的一些指标有企稳回升的迹象,星期五(4月8日),中国总理李克强承认,经济好转趋势的基础并不牢固。亚洲开发银行(亚开行)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最近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中国目前的经济增速放缓有多层因素。他预测,中国经济最近几年还会以每年0.2%到0.5%的速度下滑,直到增速为5%左右。他还强调,由于经济转型注重创新,中国的决策体系(政治体系)应该做出相应的改变。

李克强星期五在会晤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时说,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指标出现较多的好转,总体形势好于预期,但是,他同时表示,受世界经济低迷和市场波动的影响,上述向好趋势的基础并不牢固。

亚洲开发银行(亚开行)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星期三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他谈到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因素,并强调,世界经济对中国的影响只是其中一个短暂的因素。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有多层因素造成

魏尚进说,根据亚开行的预测,中国经济减速会从去年的6.9%到今年的6.5%,明年可能会是6.3%。原因有几个层面:一些是结构性的因素,一些是政策因素,而另一些则是暂时的因素。

他说,结构性的因素有两个。第一是中国劳工成本的增加,第二是就业人口的绝对减少。

他说:“中国的劳工成本与以前相比要贵很多,而中国周边国家,例如印度、越南柬埔寨等国的劳工成本要便宜很多,所以中国不能像以前一样用便宜的劳力作为基础,必需寻找新的产品和新的工艺。 历史经验显示,创新要难于拼成本,所以增长速度会下来。”

他说,任何国家劳工成本上升,增速会下来。中国增长速度下降,部分反应了这一规律。

关于人口因素,他说,从2011年开始,中国的就业人口的绝对数量在缩减。2016年的工作人数要少于2015年,而2017年要少于2016年。他说:“即便是每个人的生产力在效率不变的情况下,也会造成GDP的下降。”

他说,造成中国经济增速下降的第二种原因是政策因素,因为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更重视结构改革和可持续发展,宁愿牺牲一些GDP的发展,所以一些高污染的制造企业的投资遭到了拒绝。

第三种是临时因素。 他解释说,由于中国是高度开放的经济,出口和进口占GDP 的比重都要高于美国,因此,世界经济的好坏和强弱对中国经济的增长率也有影响,而目前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也没有达到他们应该可以达到的程度,这样也间接给中国的经济增长带来下滑的压力。

他说,今后中国经济的增速会每年以0.2%到0.5%的速度逐年下滑到5%,然后,这个速度会持续一、二十年,最终,中国变成高等收入国家,增长率也会与高等收入国家一致。他说,中国目前的增长是混合型增长,以后的增长率只能靠创新和生产力提高来达成。

中国经济的挑战:劳动力市场改革非常必要

他说,对目前的中国经济来说,改革劳动力市场非常重要。过去三十年,由于劳动力市场的相对灵活,中国避免了大的亚洲金融危机和世界金融危机的冲击。

但是,他说,中国目前的劳动力市场缺乏灵活性。最近几年,中国劳动力市场的改革,可能改得过于超前,劳工成本提高很多。

“‘五险一金’不仅高过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甚至高于很多发达国家,这样给企业的竞争力带来负面的影响。另一方面,今天解雇工人很不容易,成本很高。解雇工人成本提高的一个后果就是,企业在想要雇工时也很忧虑。比如一个新订单需要新增加工人200人,但是因为担心过一年要请200人走很不容易,所以我就只能雇150个,因而失去了创造50个就业岗位的机会。”

他说,这样的一个劳动力市场在经济增速快的时候没有影响,但是,如果遇到大的负面冲击时,就会造成大量人口失业。

他说,另外一个重要的改革应该是汇率的改革,进一步增强名义汇率的灵活性,让市场在供需方面扮演更大的角色。这样做,第一会防止实际汇率出现严重高估的现象,第二会防止大量资本外流的现象。

去产能是很好的改革措施

2016年被认为是中国真正意义的“去产能”的元年,魏尚进认为,去产能是很好的改革方向,可以加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

他说:“去产能做得好的话是很好的改革。本来有些企业按照市场的供给关系应该缩小,现在一些地方政府,一方面因为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减少,另一方面也因为担心失业问题,让应该变小的企业不变小,应该关门的不关门,造成后果是很多资源继续留在生产效率低,资本回报率低的行业内,降低了整个经济的生产效率。”

他说:真正的“去产能”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让资源、人、资本和土地从低效率的企业和行业,低效的经济活动流向更有高效的企业或是行业。

未来注重创新,决策机制(政治体系)应该改革

在被问到中国的政治体制是否会束缚未来的经济改革时,魏尚进说:“权力的相对集中有优势也有劣势。优势是如果你知道方向往哪里走,会很快动员资源,加快速度到达最终的目的地。劣势是,如果你走错了方向,纠正很难。你听到的反馈太少,或是听到时已经太迟,你走错了的时间和距离就会更长。随着经济的转型,因为创新的重要性加强,创新很难知道往哪个方向走,所以决策机制也应该做到配套。”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对世界利弊参半

在亚开行2016年的报告中,由于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世界很多国家的经济受到影响。魏尚进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对世界各国的影响是不同的。有的因此获益,有的会有损失。

他说:“有些国家,如果碰巧生产的商品与中国有竞争性,中国的结构变化对他是好事。中国如果少出口一些纺织品,纺织品重要的国家就可以多出口一些,对他们反而有好处。中国如果更加重视以消费推动增长,老百姓更愿意花钱在消费品上的话,那些出口商品的国家也可能会受益。”

他说:澳大利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澳大利亚把教育和服务业的出口与中国的消费转型结合在一起,澳大利亚的高校因此得益。

相反,他说,有一些国家,特别是向中国出口大宗商品和原材料的国家,比如蒙古, 主要向中国出口铜矿,由于中国的转型,蒙古就会受到负面影响。另外一种由于中国经济转型而受到负面冲击的国家是向中国出口中间产品的国家,比如韩国和德国。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不仅降低中国自己的出口,也连带降低了韩国对整个世界的出口。

“亚开行”与“亚投行”有很多的合作领域

作为“亚开行”首席经济学家的魏尚进也谈了由美日主导的“亚开行”与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的关系。“亚投行”从一开始起就被认为是“亚开行”的竞争对手。

魏尚进说,“‘亚开行’和‘亚投行’有非常多的合作空间,也达成了很多具体合作的协议。……我们的合作包括很多共同投资的项目。”他还说,今年6月,“亚投行”的第一批投资项目就很可能包含与“亚开行”共同投资和开发的项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