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自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以来,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经济成功走出了“低等收入陷阱”。目前,在全球经济危机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双重压力之下,中国下一任领导集体面临的最大经济挑战就是要带领中国经济走出“中等收入陷阱”。中国GDP增长率下降的背后对中国经济转型有什么启示呢?服务业的发展可以成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突破口吗?

*中国劳动力市场求大于供 , 制造业、建筑业受波及*

从2011年以来到2012年第三季度,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持续求大于供。以第三季度的数字为例,空缺职位和求职者的比例为1.05:1, 招聘岗位的数量比找工作的人数多了5个百分点,人口老龄化和农村进城务工人员数量的负增长使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发生了变化。但是,如果劳动力成本上涨,削弱了中国产品的廉价优势,是否会减弱中国产品与低等收入国家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从而阻碍中国经济的发展,将中国带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泥沼呢?

如果你在中国从事制造行业,那么你现在正处于中国经济减速的风口浪尖位置。制造业低靡的PMI,也就是采购经理人指数,近期以来一直小于50%,说明大多数经理人对市场投资持保守态度,更倾向于相信未来市场将会萎缩。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成本增长长期保持在20%以上的水平,大量修建的房屋、市政工程和各类建筑,不断抬高了建筑业对于整个经济的成本。20%的固定资产投资成本增长率意味着平均来说,今年修建同样一幢楼的成本比去年高出了20%。而中国保持着这样的增长速度已经有好几年了。楼价的不断攀升就是恶果之一。如果仔细分析中国正在放缓的GDP增长率数字就会发现,制造业和建筑业增长的衰退远远超过服务业、农业等其他产业,正是经济放缓的主要原因之一。

*还富于民 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几十年的经济高速发展已经将中国带到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人们对于生活质量提高的要求越来越强烈。从其他国家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例子中不难看出,“还富于民”,不断提高人们的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与不断壮大的、殷实的中产阶级是带领一个经济体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因素。以美国的发展为例,一个国家人民的生活水平,甚至可以领先于GDP的发展。人们享受生活的能力可以成为一个经济体发展的动力。

巴利·诺顿,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中国经济学教授说:“美国从来没有过这样超级速度的发展模式,但是长期的、 100多年的发展历史是有的。但是我们可以从一个方面来讲,就是美国人民的福祉跟美国的GDP的增长已经脱节了一点儿。就是说,一个人有比较多的空间、时间,有很多的leisure activity。 美国已经到一个发展阶段,就是(对美国人民来说)能享受生活质量的那些因素是比较重要的。中国也到了这个阶段。比如刚过去的黄金周吧,这么多中国人到外面去旅游,标志着中国也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不需要完全靠GDP 的增长,而是看到每个人的生活质量。“

中国GDP的总体增速虽然正在放缓,但是服务业的发展速度其实却在提高,并已经成为劳动力供需缺口最大的行业之一, 服务业在在整个经济中的边际效益正在迅速扩大。近年来,沿海许多省市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民工荒”,人们倾向于从事工资更高的工作。这个趋势提高了了制造业和建筑业的成本,但是另一方面也增加了服务业对务工人员的吸引力。服务业,会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突破口吗?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