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专家:中国需缩小贫富差距接受普世价值


两位中国重量级经济学家林毅夫和秦晓,新年伊始到纽约向美国市场人士介绍2010年的中国经济走势。林毅夫指出,中国经济要继续保持旺盛发展势头,必须解决中国越来越严重的城乡和收入差别。而秦晓则强调,承认普世价值是中国政府在改革中取得合法性的关键。

现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师林毅夫说,中国过去30年做到了既快速发展又保持稳定,但也为此付出了代价,那就是产生了今天的严重不平衡,包括消费与储蓄之间的不平衡以及中国与美国在贸易上的不平衡。而在所有的不平衡中,最主要最关键的是中国越来越严重的收入差距。

林毅夫说:“中国的主要收入集中在富人身上,但富人的消费倾向低而储蓄倾向高,而穷人则正相反,因此,消费被削减而储蓄获增加,造成了储蓄和消费之间的差距与不平衡。与此同时,因为消费倾向低,因此国家大搞投资,于是产生了产能过剩,导致贸易顺差,即利用全球市场来解决这些过剩的产能。”

林毅夫指出,中国为了保护那些老而笨重的国营大企业,很多领域迟迟没有完成市场导向的经济改革。他指出,金融业、自然资源领域,以及电信等被垄断行业是造成中国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三个主要领域。他说,完成市场经济的转型,改变这三个被扭曲的领域,中国才能拓展在这些领域的竞争优势。

林毅夫说:“增加普通民众的收入,缩小收入差距,缩小储蓄与消费之间,以及同外部世界的不平衡,如果中国能够做到这些,我认为中国将有希望继续在这十年中蓬勃发展并能解决全球性不平衡。”

林毅夫是在纽约证交所举行的“2010年中国经济”的研讨会上作上述分析的。这一活动由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共同主办。

在回答有关美中贸易不平衡和人民币汇率的问题时,林毅夫表示,减少从中国进口劳动密集型产品不会削减美国的贸易赤字,因为美国还是要从别的国家进口,而价格则可能会比中国高。林毅夫认为,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快速增长时汇率将逐渐上升,但升高的速度当然需要从国内国际的角度对其经济改革作出考虑。

美国一直敦促北京提高人民币对美元的币值,以减少美国对中国的巨大贸易赤字,从而鼓励中国更多的消费和美国更多的储蓄,促进双方改变发展模式。

观察人士指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之所以造成国内收入差距扩大和国际贸易严重失衡,根本原因是中国政府把保持经济增长当作维持其合法性的法宝。为了保持经济增长,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府都不遗余力地推动生产总值的增加,结果导致经济奇形发展。

中国招商局董事会主席秦晓认为,一个政府是否具有合法性并不能完全依靠经济发展来证明,还需要看其是否维护各种普世的价值观。

秦晓说:“中国政府将其合法性依附于经济表现,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所以我们应该将合法性依附于现代性体系上。”

他认为,中国政府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应该启动政治改革,也就是要接受和维护在全世界得到广泛认同的的一些最基本的价值观。

秦晓说:“我们需要承认普世价值系统的存在,也许对此有不同理解。但一般说来,理性的自由、个人的权利都是基本的价值观,中国有关于是否存在普世价值观的辩论,我同意有这种普世价值,但有不同特点。”

这位被海外媒体称为中国新右翼领军人物的秦晓的发言被主持人称作是“令人鼓舞和雄心勃勃的计划”。秦晓还说,所谓的“中国模式”在全球经济危机中受到不少人的推崇,其实“中国模式”不过是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模式,除此之外并不存在什么独出一格的“中国模式”。

秦晓说:“有人认为这次危机或过去20年,显示了中国模式是全世界的最佳模式,我不同意。我不认为真的有个中国模式,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特点,但一般来说,就市场导向的经济改革来说只有一种模式。”

秦晓认为,人们推崇所谓的中国模式其实是提倡一个高于一切的政府,然而这恰恰是中国现在许多问题的根源。

秦晓说:“政府介入市场活动,并拥有巨大经济资产。这一模式导致了一系列问题,如圈地和腐败,效率和获利能力被官僚制度大大削减,转型代价巨大,公平竞争规则由于政府直接控制资源和参与市场而遭破坏,削弱公共产品的提供。”

当有与会者问他,他的改革主张同最近被中国政府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重判11年的异议人士刘晓波有什么不一样时,他急忙解释说:

“我是在体制内的,我是共产党体制内的一部分,我主张在体制内改革,而不是相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