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经济怎么了?(2)


中国股民在证券交易所查看股市行情

中国股民在证券交易所查看股市行情

周三(8月26日),《纽约时报》刊载两篇看衰中国经济的文章。其中一篇是讲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发出的中国金融危机难以避免的警告。另一篇则是题为“‘唱空中国’的查诺斯说对了”的意见文章。

罗格夫曾准确地预测了欧元区的债务危机。他多年来一直对人们说,中国经济将给全球带来下一个大的威胁。该文说,“这回,他又看起来是对的了。”

文章援引了罗格夫周一在麻萨诸塞州一次演讲中所述观点。这位同时是国际级象棋大师,并将金融危机研究作为毕生职业的经济学教授说,中国目前的经济岌岌可危,有大量的债务。

罗格夫说,中国需要说服世界和本国公民,它能管控中国震荡的金融市场和经济放缓问题。他认为,这里有着明显的政治原因:金融危机导致社会崩溃,从而导致政治危机,而“这才是可怕的事情。”

不过,罗格夫说,中国手中仍持有数万亿外汇储备,因而至少目前或还有足够的工具阻止灾难蔓延到世界各地。他说,“如果必须打赌的话,还是赌他们能摆脱困境为好。”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乔·诺切拉(Joe Nocera)在其观点文章中将3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创办人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多年前的“唱空中国”的推论又搬了出来。

诺切拉说,查诺斯几日前对他说,他永远不会忘记2009年的某日,其手下负责房产的投资的员工在对他简报时所说的,“中国正在开发的房地产有56亿平方米,商住各占一半。”

文章说,查诺斯当时灵光乍现,意识到中国当时快速增长的经济不仅靠的是强劲出口,还有大笔的债务堆起来的房地产泡沫,而政府则对后者鼓励有加。查诺斯随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房产投机买卖已经失控,“中国正在冲向万劫不复的境地。”

诺切拉说,当时查诺斯的预言遭人嗤之以鼻,而其看法在股市崩盘后则显得更为可信了。他写道,“中国经济在动摇,股市在崩溃,政府官员笨手笨脚地想撑起它们,结果只是让原本相信政府拯救经济易如反掌的人清醒过来。”

每当经济出现动荡之时,总是会伴随着唱空或崩溃的言论和推测。不过,正如诺切拉文末所说,留心听这些怀疑论者,这些唱反调的人;无视他们,吃亏的是你。

以下是两位美国知名中国观察人士对当下中国经济现状的看法,或可做一、二家之言。

史宗翰:近期动荡或会迫使领导层推进改革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政治经济学教授史宗翰(Victor Shih)长期关注中国的经济政策。他对美国之音谈及当前中国经济状况时表示,近期的市场震荡或许能够促使中国领导层下决心推进根本性的改革。

记者问:鉴于股市崩溃、货币贬值,以及最近不好看的经济活动数据,坊间有大量关于中国经济基本面的谈论。您如何看?

史宗翰回答说:中国经济一直以来都受到巨额债务的困扰。据多家机构估算,债务高达GDP的250%以上。我认为近期的抛售和贬值仍然没有影响到那个基本事实。除非中国政府着手对其加以控制,我认为那仍将对经济造成压力。

问:是否可以说中国政府还有应对经济下行的手段?中国经济还面对那些方面的阻力?

答:至于其他阻力,当然包括国家对经济的过多干预,国进民退等。政府在经济改革方面只是练嘴皮子功夫,却没有为改变问题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我们看到的大多是缓兵之计和空谈。或许近期的动荡会迫使领导层考虑推进根本性的改革。

问:股市泡沫破裂后,人们开始谈论其他泡沫。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关于下一个泡沫,我认为所有现有的泡沫都还存在。或许股市泡沫是个例外,因为它在过去几天已经差不多被挤破了。北京、上海,尤其是一些层级城市还有大量空置房屋。中国企业以及地方融资渠道仍然债台高筑。中国经济要走向可持续和健康发展的道路,需要应对这些方面的泡沫。

章家敦:中国经济实际增速只有2%

章家敦因2001年面世的著述《中国即将崩溃》(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而成为争议人物。尽管14年过后中国仍未崩溃,他仍不看好中国经济增长前景。他在上周末纽约股市暴跌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谈及他对中国经济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以及中国经济现状的看法。

记者问:这两天纽约股市大跌,人们大多在谈中国经济状况如何影响美国投资者的信心。您如何看中国经济的影响力?

章家敦答:我认为美国人误判了中国对于全球经济的影响力。他们高估了中国的重要性。因此,每当有迹象显示中国经济出现问题,人们都认为会对美国造成影响。当然,它会影响到美国,但是或许并不像人们所想的那么严重。我认为,当前中国的增速可能只有1%到2%。中国经济正在下滑,并且会变得越来越糟。而问题在于美国经济非常有韧性。我们不必过于担心中国出现什么状况,因为我们仍然是世界经济的引擎。我们购买其他国家的货物和服务。这就是全球增长的意义所在。中国则是以掠夺性的贸易政策与其他国家通商。因此我认为它并不像一些人所想的那么重要。

问:您如何得出中国增速只有1%到2%?

答:你可以从中国的一些重要经济指标得出(这个结论),例如今年上半年贸易总量下降了6.9%;铁路货运下降了10.1%;新建筑项目开工下跌15.8%。这些都指向一个增长非常缓慢的中国经济。当我一个半星期前在香港与人交谈时,他们向我透露,中国内部现在谈论的是2%的增速。我想这表明事态有多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