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面临金融风险,美国怎么办?


经济学家德斯蒙德·拉克曼(资料照片)

经济学家德斯蒙德·拉克曼(资料照片)

面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迹象以及中国面临的严峻金融风险, 美国应该作何准备?在参议院举行的一次听证会上,经济学家们认为,仍受监管保护的中国金融系统或不会导致全球大范围的危机,但其间接影响或可对美国经济造成相当大的危害,不容美国决策者忽视。

星期四(7月14日),在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举行的有关中国金融风险评估的听证会上,来自两个主要保守智库的经济学家突出指出了发展失衡、巨额债务,以及亟待改革的金融体系面临的一系列危机。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德斯蒙德·拉克曼(Desmond Lachman)在听证会上谈及中国发展之路时强调,突出的问题不是增长速度,而是其越来越严重的失衡。

投资长期以来一直是推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一个主要驱动力。拉克曼说,中国经济失衡最显著的一个表现就是,投资仍然占中国GDP的45%之多;而另一个显著问题就是过度依赖信贷发放。

拉克曼说,自2009年起,中国对非金融民营部门的信贷已经增长到相当于GDP约90%的规模,比日本进入“失去的十年”之前,以及2007美国陷入危机前夕信贷规模的增速要快得多。

过度的投资和信贷发放造成巨大的资源错置,也是形成现今诸如钢铁和建筑部门产能过剩的原因。另一方面,信贷过度也催生了中国股市和房市的泡沫化。

拉克曼说,据中国官方估计,中国实际GDP增速如今已经低于7%,今后几年可能维持在6.5%到7%之间。但是,拉克曼说,许多有声望的私营部门分析师估计,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已经降至4%左右。

传统基金会的经济学家威廉·威尔逊博士(Dr. William T. Wilson)在听证会上强调了中国的巨额债务问题。威尔逊说,中国包括家庭、企业和政府在内的债务已经远超其他发展中经济体,与美国和欧盟等发达经济体的水平相当。他说,更令人困扰的是债务累积速度:2007年的债务水平约为GDP的150%,现在已经高达GDP的250%到300%。

威尔逊博士说,高涨的债务令借贷者陷入财务困境。他认为,中国可能因此陷入类似日本曾经经历过的资产负债表衰退:当企业债务达到临界水平,传统的货币政策就会失去效用,因为公司专注于偿付债务,而不是在利率降低时借贷。

威尔逊博士还谈及与影子银行体系以及与流动性相关的风险和问题。

拉克曼则提及当局疏于推动改革。他说,虽然习近平政府延续了一些经济改革措施,但是否会全力解决中国信贷成瘾,遏制影子银行系统,则远不明晰。

拉克曼强调,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如果轻视中国经济受挫可能对美国经济造成的重大不利影响,将会酿成大错。

拉克曼将中国经济的影响分为直接和间接两方面。他说,中国仅占美国出口的7%,对美国GDP的影响不及1%;此外,美国企业只有2%的纯收入来自中国。

但他说,美国经济可能会通过中国经济放缓对世界其他经济体或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而受到间接影响。他列举了影响的三种主要方式:首先,中国经济放缓会对其亚洲贸易伙伴国以及德国的出口造成影响,因而对全球经济前景产生实质性影响,进而不利于美国。

巴克曼所说的第二种形式是,中国或许会被迫运用汇率支撑经济,尤其是在不断遭受资本外流的情况下,而那样会引发汇率大战。

巴克曼所说的第三方面的影响是,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国际原材料价格会处于低水平,可能会使巴西、俄罗斯和南非等原材料出口国出现更深的政治和经济裂痕。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