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下一个五年,中国能看到蓝天吗?


2015年12月1日11时许,北京朝阳门至建国门路段天色晦暗。(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2015年12月1日11时许,北京朝阳门至建国门路段天色晦暗。(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今天雾霾太大,出门都算“聚众吸毒,”《锵锵三人行》主持人窦文涛在节目中开玩笑说。上周北京连续几日雾霾浓度爆表,PM2.5突破1000点,PM10突破2000点,涨势直逼中国股市的3000点大关。社交媒体上,几乎每位用户的微信朋友圈都被雾霾照片刷屏了。雾霾在中国社会似乎正渐渐发酵成一种文化现象,然而在这场举国恶搞雾霾的“狂欢”背后,想必是一张张苦笑的脸。

习总的环保目标能按期实现吗?

11月30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作出数条承诺,誓言要“以最大决心激发最高智慧”。他承诺说,中国“将于2030年左右使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实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左右”。一连串数字和年份令人眼花缭乱,“不明觉厉”。

类似环保目标往年提出过吗?答案是YES。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吗?答案是NO。

据报道,中央在“十五”规划时就曾提出明确具体的空气污染和水污染指标,要求二氧化硫排放量和化学需氧量均下降10%。遗憾的是,未能达标。2006年的“十一五”规划再次加强对完成这些指标的约束,但由于各省市的经济发展状况不同、地方政府的重视程度不同,目标的完成情况也是参差不齐。有分析人士指出,制定目标容易,执行难,结果经常是被地方政府“区别性和选择性的执行”。此外,缺乏公众和媒体的监督问责体制也是重要原因。

如今,习近平表示要“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十三五’规划重要内容”。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也在12月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力推煤电“超低排放”,“在2020年前对燃煤机组全面实施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对落后产能和不符合相关强制性标准要求的电厂坚决淘汰关停”。

有记者采访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小曳,问下一个五年雾霾天数能少一些吗?他表示“不确定性很大”。他说他所在的研究院曾给环保部做过评估,结论是由于产业结构调整是一个缓慢的过程,2050年还有50%要烧煤。同时,煤和燃油的情节使用也是问题。“现在中石油中石化要把标号提高,它得有成本,要把原来的东西用完或是怎么样,都有一个过程,”他说。

“咱们的雾霾”只能咱们治

社交媒体上流传着一则趣闻:据说导演贾樟柯去年在北京拍摄环保广告时,突然从胡同里冲出几个大妈大爷,高声嚷嚷:“他们在拍咱们的雾霾,快把摄像机扣下来。”

“咱们的雾霾”,俨然一副“护犊子”的口气。自己家的孩子自己说可以,别人说不行。不知这些大爷大妈是真的“爱霾如子”,还是被有关部门发动起来的“朝阳群众”们的一员。

相对于大爷大妈的“护霾心切”,一些非政府组织(NGO)成员在倡导环境保护的道路上却有些自身难保。

12月3日凌晨5点半,两名NGO组织的志愿者——自然大学的徐某和天津绿领的田某,在福建省宁德市某宾馆被当地警方带走,理由是“涉嫌卖淫嫖娼”。据财新网报道,徐某和田某一直在关注宁德市的镍合金产业园工业污染问题。他们这次去福建就是为了了解鼎信镍业和义联集团的整改状况。二人所属的两家NGO组织称,由于徐某长期调查曝光宁德的镍产业污染问题,在当地属于“敏感人士”,不敢用个人身份证登记入住宾馆,因此才和田某合住一间。而蕉城分局则称二人被捕时“无法说清两人之间的关系,且拒不配合民警调查”。现在这两名志愿者已经被释放。

福建省宁德市近年来致力于打造“中国镍都”,相继引进了鼎信、海和、义联等镍合金企业。义联所在的漳湾临港工业区和鼎信所在的湾坞临港工业区,是三都澳地区几条大河的出海口,也是淡水咸水交汇的区域,是最好的海鲜产地。而如今,这片曾经烟波浩渺、鸥鹭忘机的生生之地却成了死海、死湾。去年,在与三都澳比邻的罗源湾还发生了鲍鱼集体死亡事件。

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能否并行已经被专家学者论证过无数次,答案莫衷一是。中国多年来的政策一直是通过牺牲环境来发展经济,这次习近平在巴黎大会上也仍然表示,环保方案要“照顾各国国情”,“应对气候变化不应该妨碍发展中国家消除贫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合理要求”。下一个五年,中国百姓能否盼来蓝天,仍是一个问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