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维权人士呼吁关注中国无地农民工


中国维权人士呼吁社会关注农民工。由于没有土地或者其他经济因素,这个群体中的相当部分已经或者将长期留在城市,而目前中国的城市政策对农民工的容纳毕竟有限。不过,有舆论认为,一些农民工压根就没有土地的命题有待商榷。

*“无地农民工”新命题*

据北京经济参考报报导,中国没有土地的农民工数量已初具规模,而且已经成为社会稳定的一个隐患。报导以安徽省阜阳为例,那里走出去的228万农民工中约四分之一本来就没有土地,而且今后每年将有10万没有土地的新增劳动力进入社会。

非政府组织--易仁平中心法律事务负责人于方强表达了他的关注。他对美国之音说:“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很多人的朋友都是失去土地的农民工。这些人本来是在农村,但是他们在农村已经没有地了,然后在城市里面打工。打工时间长了就回不去,包括很多大学生都是这样。”

*无地农民工的福祉*

北京经济参考报说,这些没有土地的农民工和失去土地的农民工不同,失去土地的农民工一般会得到土地补偿费,会被政府纳入城镇职工保障系统,在就业、养老,医疗等方面得到行政照顾,而无地农民则得不到这些保障。报导说,没有土地的农民处于隐性状态,游离于政府目光之外。

有关这种社会现状,易仁平中心的于方强说:“现在在一些大城市,外地人很难融入进去,外地人要取得城市户口也相当的难,有些地方缴税要交很多。现在中国最好的一个地方就是上海,上海说,居住满七年可以取得上海户口。尽管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政策,但是七年是很长时间,而其他地方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政策。外地人始终保持这样一种非常尴尬的身份。”

*社会隐忧?*

维权人士呼吁,从根本上安置这些没有归属感,已非候鸟类移民,实为永久移民的农民工,这对社会稳定意义重大,农民工已经成为社会稳定的“隐忧”。

不过,湖北民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说,认为农民工是社会不稳定因素有失公正。他说:“什么叫不稳定群体呢?因为不稳定群体在中国来说往往有威胁稳定,影响稳定的含义,并且还被赋予一些政治上的含义,对统治造成一些影响。农民工流动性确实比较强,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把他们看成影响当局统治的一个群体,这个看法我们不太赞成。”

*无地农民工论仍需商榷*

中国是否存在所谓“无地农民”?对于这个命题,熟悉农村情况兼有农民工朋友的刘姓北京居民说:“一般情况下都有土地,没有土地的情况很少;不是说没有土地,应该说少。”

民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说,农民工没有土地的情况可能缺乏典型意义,说没有土地的农民工中相当多的人本身就是超生子女,这种说法可能也缺乏足够依据。他说:“不可能所有计划生育指标外的小孩都不分土地,实际情况应该不是这样;可能某些地方存在这种现象,换个地方可能就会分土地了。”

中国城市化和国家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土地,加上城镇需要大量劳动力,有关农村流动人口的新闻经常出现。法新社援引新华社星期一的报导说,南水北调工程位于湖北省境内丹江口水库的建设项目会使鄂豫两省产生33万新移民,可想而知,他们中的很多人失去土地后将被迫向城镇迁徙。

关键词:无地农民工,永久移民,城市政策,不稳定因素,超生儿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