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拉美“砸钱”超世行美洲行投资总和


厄瓜多尔首都基多附近地分南北的赤道纪念碑 申华拍摄

厄瓜多尔首都基多附近地分南北的赤道纪念碑 申华拍摄

中国经济放缓之际,继续加大对拉美经济状况堪忧国家的融资投入力度,而这些国家能否按期偿还债务还是未知数。有学者称,中国在拉美砸大钱,并非纯地缘政治考量,那里的投资机遇大于风险。

设在首都华盛顿的拉美问题智库“美洲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最近公布中国拉美融资活动的最新数据。2014年中国向拉美地区提供融资总额为220亿美元,超过世界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的总和,牢牢坐稳拉美最大“金主”宝座。

马丽娟 (Margaret Myers) “美洲对话”智库中国-拉美项目主任

马丽娟 (Margaret Myers) “美洲对话”智库中国-拉美项目主任

该机构说,拉美中国融资大户是委内瑞拉,2007年以来委内瑞拉已从中国累积融资563亿美元,占中国向拉美融资总额47%。其余43%分别流向阿根廷,巴西以及厄瓜多尔。该机构中国-拉美项目主任马丽娟(Margaret Myers)对美国之音说,最新数据符合近年总趋势,而且经济放缓并未减弱这种融资势头。她说:“中国对拉美融资增加之际,拉美和中国的增长都在放缓。有预测说,中国对拉美等地区的地区融资可能会因此放缓,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2013年中国对拉美融资在增加,而且接受融资的国家和行业也都相同。”

委内瑞拉等国能否按期偿还中国债务引起舆论高度关注。华尔街日报说,油价暴跌重创委内瑞拉经济,总统马杜罗支持率下降,该国通胀严重,肥皂这类日常生活品也严重短缺,货架被扫荡一空,国家接近瘫痪。欧亚集团分析师莉萨·塔格罗说,中国在委内瑞拉风险敞口很大,担心该国政局更迭。

谈到厄瓜多尔状况时,马丽娟说:“厄瓜多尔欠中国巨额债务。现在的问题是,即使不是现在或者不久的将来,厄瓜多尔是否有能力以石油或者其他物品偿还中国的债务。要想偿还中国债务,厄瓜多尔必须或不得不开放某些雨林和野生动植物保护地带,这样势必会产生环境和社会影响,因为一些土著族裔就生活在这些地区。”

彼得森国际研究所拉美投资问题专家巴巴拉·科施瓦

彼得森国际研究所拉美投资问题专家巴巴拉·科施瓦



巴巴拉·科施瓦(Barbara Kotschwar)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拉美投资问题专家,尤其关注中国在拉美投资动态。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给委内瑞拉的贷款是以石油作为交换,中国融资冒风险可能不大。他说:“中国为委内瑞拉的大批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是拉美基础设施项目的最大融资提供者。另外,中国融资的目光相比其他投资者,似乎更侧重长期目标。拉美迫切需要改造基础设施,因此,这些项目可能非常能够获利。另外,基础设施还能帮助中国将其所需拉美商品更有效地运达港口。假如资金用到实处,而且项目被启动,长远来讲,中国的这种融资将是明智的。”

科施瓦说,中国人对委内瑞拉融资很讲实际,并非纯地缘政治考量:“很可能的情况是,中国给予委内瑞拉融资,给予委内瑞拉喘息空间,因为委内瑞拉经济政策糟糕,石油价格下跌又加剧了这种局面。为委内瑞拉融资,使其有喘息空间,实际上也是保护中国已投入的大量资金。中国从委内瑞拉获得石油,希望获得石油投资回报。”

复旦大学的沈丁立教授认为,对外经济援助上,中国现领导比毛泽东和邓小平似乎都明智。他说:“毛泽东时代的利益观是只讲政治,不太讲经济。邓小平时代的利益观是对外开放,引进外资,引进技术,我们在政治上是有欠缺的,不够讲原则的,是经济重于政治的。现在到了习近平时代,这两个东西要平衡。从这个角度讲,委内瑞拉可以给中国提供能源,现在油价低,这个资源就更好了。另外,在拉美有很多台湾的朋友,我们也需要自己的朋友,我们和台湾是有政治竞争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