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沈大伟:中国存在国际定位危机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推出了“奋发有为”的外交新政。从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到“奋发有为”,中国外交出现了重大的变化。不过,美国一名著名中国问题学者称,在二战后的国际秩序问题上,中国则希望对某些领域进行修改和调整,但是,中国目前对“自己究竟是谁,想要什么”并不明确,存在相当程度的身份定位危机。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2月27日在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说,中国对自己在国际上的定位,对于自己想要什么并不清楚。

他说:“我想说的是, 中国对自己在全球的定位,在国际事务中扮演何种角色的看法是自相矛盾,含混不清的, 存在相当严重的定位危机。”

沈大伟是在布鲁金斯学会举办的有关中国外交政策演变的一场研讨会上这么说的。这位中国和亚洲事务专家说,中国国内关于中国应对扮演何种国际角色的争论从2008年就开始,目前还在继续。

他说,中国的国际定位危机反映在外交关系上,那就是中国的外交行为并没有连贯性。一方面,人们看到中国领导人参加20国工业集团、联合国等会议、在全球事务中进行调停斡旋,似乎扮演着“负责任的大国”角色,另一方面,人们又可以看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中国网上民族主义者的好战言论, 中国在领土问题与邻国产生争议,以及中国在偏远大陆为了获得资源而进行的“新殖民主义”等。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国展开更加积极的外交,中国似乎抛弃了前领导人邓小平“韬光养晦”的战略。 从“周边外交”到“新亚洲安全观”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外界认为,中国一步步在挑战二战后美国领导的国际政治、经济和安全体系。

沈大伟说, 中国对现存的国际秩序当然有相当的不满意,但这并不表示中国要推翻整体体系。他说:“现在中国虽然资源还不是那么丰富,但是却越来越发达,我们看到一个更具“修正主义”姿态的中国 ( a more revisionist China)。中国对二战后自由体系的不满也越来越显现。 不过,这并不意味中中国想要推翻整个自由体系。我是说,他们对部分体系,经济体系从整体上说还是很满意的。至于安全体系,他们从来就没有满意过,他们的确在寻求对此做出修改,甚至将其推翻。对于人权和其他社会体系,中国的表现比较模糊,他们可能寻求将其剔除。其他全球治理问题,他们则倾向个案解决。”

他说,1970年代以来,鉴于资源缺乏, 中国选择了务实的姿态加入了美国领导的国际体系。

具体到在美中关系上,沈大伟说,“ 韬光养晦”还是中国对美国的一个有效运作方式。他说,中国现在所做的是希望“冻结”美国。

他说:“在我看来,中国在美中关系上采用的策略是战术性的。他们只是‘敷衍’或是‘冻结’美国。 他们在全球或是亚太区域建立关系的同时,他们的最佳希望,不是‘反对’美国,而是‘冻结’美国。”

他强调,美国不应该被中国所谓的“新型大国关系”所欺骗。 美国现在要做的就是寻求可以合作的领域,同时管理好两国的“战略竞争”关系。他还说,在全球治理方面, 中国还不是美国的好伙伴。

布鲁金斯学会的这场研讨会汇聚了来自美国和日本的中国问题专家。专家们还提到,如何对待日渐崛起的中国考验着美日同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