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基尼系数七连降 仍居高不下


一名妇女走过广州街头一名乞讨的乞丐 (资料照片)

一名妇女走过广州街头一名乞讨的乞丐 (资料照片)

中国国家统计局1月19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为0.462。中国官媒称这是中国基尼系数自2009年来连续第7年下降。不过有专家指出,只要高于0.4,仍超过国际公认的贫富差距警戒线。中国贫富差距情况实际上应该是连续七年居高不下。

官媒欢呼

基尼系数是国际上用来综合考察居民内部收入分配差异状况的重要指标。中国官媒称,2008年中国基尼系数曾一度上升至0.491,此后开始逐年回落,分别为:2009年0.490,2010年0.481,2011年0.477,2012年0.474,2013年0.473,2014年0.469。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在美国之音VOA连线节目中警告中国贫富差距过大的现象严重。他指出,超过0.4就是贫富差距比较大,若基尼指数超过0.6则则接近社会动乱。

数据缩水

胡星斗教授在美国之音的节目中说,中国的贫富差距非常大。这实际上是一个老话题。过去有很多学者研究认为,中国的基尼系数达到了零点五几,甚至有的人说达到了零点六几。以前也有北京大学的报告认为中国的财富差距达到了0.71左右,这是一个很大的贫富差距。

胡星斗教授指出,经济学上一般把基尼系数超过0.4认为是贫富差距比较大;超过0.5就是贫富差距悬殊;超过0.6就是接近于社会动乱的状况。而一 些研究报告指出中国的基尼系数超过0.5、0.6或是0.7。按照这次北大所公布的状况,1%的人占有三分之一的财富,这恐怕也是属于世界上最严重的贫富 差距现象。

胡星斗教授提到的北大报告,指的是北京大学最近发表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这份报告指出,中国目前的收入和财产不平等现象正在日趋严重。 处于顶端的1%的家庭拥有全国约三分之一的财富,而处于底端的25%的中国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中国民生发展报告》丛书是基于北京大学中国 家庭追踪调查(China Family Panel Studies, CFPS)撰写的系列专题报告,以全国25个省市160个区县的14960个家庭为基线样本,探讨民生问题状况、差异、原因和社会机制。

富国穷国

中国人气很旺的天涯社区上,有网友曾经对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财产的1%家庭是哪些家庭做出猜测。这位网友引用中国公开的统计数字分析说, 中国自然家庭总数大约是3亿5千万个,那么,1%就是大约350万个。换言之,这350万个家庭如果组成一个国家,财富总量将排在世界前列。而底端的 25%,大约8750万个家庭如果组成一个国家,则肯定是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这就是中国贫富差距的现实。

这位网友分析了这350万个最富的中国家庭的构成。

首先是高干及其子女。这位网友指出,中、高层领导干部,是指处及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他们是中国的决策层,而县、市、区的处级领导,则是地方“土皇 帝”,一手遮天的货色。他们和他们的子女为什么会拥有财富?除了腐败,仍是腐败。权钱交易,权力生产财富。这些人的财富无法想象,而且级别越高,财富越 巨。已经发案查处的,几千万元已经排不上名,过亿元已经成为常态,十亿百亿元已经不足为奇。

其次,是基层掌握实际权力的领导干部和他们的子女们。他们包括县、市、区的副职领导,各局、委、办等单位、部门的正职领导,富裕乡镇的主要领导,富 裕地区的社区、村级主要领导。这些人在执政者看来,是小“苍蝇”,却是地方的大“老虎”,他们的财富逼近百万、千万元,少数也已经超过亿元,网络上有很多 案例,此处不多说。

再次,国有大、中企业的中、高层领导干部,一定规模的私营企业所有者。

还有,在权力保护下的黑恶势力。这位网友提到,这个令我们的国家、社会,特别是执政者感到耻辱的东西真实存在。黑恶势力的存在、嚣张让我们感到整个 政治局面的混乱、失控。更加可怕的是,他们不仅存在,还处于中国财富的高端。刚刚进行审判的四川黑恶势力刘汉集团,居然曾经坐上四川首富的位置,而他的行 径,若干年前就已经为人熟知。还有东莞扫黄中涉案的“太子辉”——梁耀辉,居然曾经是两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而东莞的名气,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他们的 财富来自赤裸裸的犯罪,走私,贩卖毒品,组织、容留、胁迫妇女卖淫,黑吃黑,收取保护费,欺行霸市、强买强卖等。

贫困传代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在参加美国之音连线节目中评论还表示,中国除了收入和贫富分配不平等之外,社会阶层在教育机会、医疗保健等方面的差距也非常 明显。胡星斗教授说:“中国在医疗方面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现在中央政府强调社会政策要托底。这个说法是正确的。但是如何做好托底工作?胡温时期在农村推 广了合作医疗,但是我现在发现合作医疗仍然不能够解决农村的大病医疗问题。因为合作医疗一方面是靠国家补助,原来是一年补助120元,现在可能三四百元, 费用很少。只有在乡镇卫生所看病,报销比例才比较高;到县医院去看病报销比例就低一些;到省里面的医院看病报销比例就更低;到北京去看病可能就很少能报 销。但是大病在乡村卫生所是看不好的,所以在农村仍然有很多人得了大病就不去治疗,或者只是抓一些中药药方自己治疗”。

胡星斗教授还提到了中国养老方面的问题。他说:“中国农村自杀的情况非常严重。我们建立了农村的社会化养老制度,可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是我 们对本国的国民恐怕还是太吝啬了一点。过去(养老金)每个月是55元,现在可能80元左右。80元根本没有办法养老。所以中国贫困人口的医疗、养老、教育 问题严重,特别是贫困家庭的孩子上不起高中、大学,或者是不愿意上学,与家人分离。中国有5800万留守儿童,可能有的就失学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