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女经济”:荷尔蒙飙升下的冷思考


打开YY.COM主页就会看到各种“美女图”。(网页截图)

打开YY.COM主页就会看到各种“美女图”。(网页截图)

身着低胸超短裙,脚蹬三、四英寸高跟鞋,胭脂粉黛、轻点红唇,金银首饰琳琅满目……面对各种长枪短炮闪光灯,她们摆出各种姿势与身旁道具融为一体,或微笑、或卖萌,或性感、或俏皮。她们就是中国各大展会的模特们。有观众赞其为道靓丽风景,有观众斥其是“外围女”,还有观众对其八卦津津乐道。这背后,是一边热炒荷尔蒙,一边数着大把钞票的商家们。

2013年10月新加坡《1002夜》服装展示会中模特展示中国设计师设计的服装

2013年10月新加坡《1002夜》服装展示会中模特展示中国设计师设计的服装

而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最近刊登了陆若蘅(Rachel Lu)的一篇文章,题为《男性孤独催生中国荷尔蒙经济》。

有评论家说,利用美创造价值,和利用智慧创造价值一样,只要手段是正当,理应得到尊重,“美女经济”的兴起是市场导向的合理结果。但近年来,中国一些商家和媒体甚至政府利用女性的容貌、身体和性来刺激消费、追求经济利益的现象泛滥,引发社会一系列热议和担忧。

*“美女经济”持续走高*

前不久,被誉为“宅男盛宴”的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在上海闭幕。几日的展览中, 一些厂商为赚得眼球和知名度,甚至把模特(又称Showgirls)摆上床,做出撩人姿势,或将充气娃娃和她们摆在一起。据报道,厂商选完Showgirls和游戏角色扮演者(即cosers, 游戏角色扮演称为cosplay)后,都需要向组委会报备,组委会也会在“服装和表演尺度上”提出“很多要求”。

另据中国媒体报道,在8月31日举行的成都国际汽车展览会上,一身着硅胶网状上衣、三角短裤的性感车模出现在进口起亚车展台引起围观。3分钟后,组委会便予以制止,并下令整改,杜绝类似“不雅事件”再次发生。从“美女牌”打到“情色牌”,有网友问道:这究竟是车展还是“胸展”?车展和车模已经没有底线了吗?

中共十八大会场的女服务员们

中共十八大会场的女服务员们

“这是一个男性主导的社会,或是一个鼓励男性去消费色情的社会,”中国非营利组织“社会性别与发展在中国”总协调人柯倩婷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女性的身体作为一个符号,有史以来承载了很多含义,包括美的含义,欲望对象的含义,和很多期待。这个符号在商业中最容易被拿出来,因为是最有效的。”

很多批评人士认为,“荷尔蒙经济”背后的根源是中国自古遗留下来的男权主义。不过, 柯倩婷指出,欧美社会也有利用女性炒作经济的现象。

但是,中国并没有专门满足色欲的合法场所,很多人表示,性压抑造成了一种“中国特色”,一些应该是阳春白雪的高雅或官方场合,空气中也往往充斥着一股荷尔蒙的气息。从电视上的“选美大赛”,到书店里的“美女作家”,“荷尔蒙经济”已成为“眼球经济”的绝对主角。连中共召开十八大都有精心挑选的礼宾小姐。

2013年12月郭美美在北京的首饰拍卖会上看手机。这位美女搅动了中国网络和慈善捐款方面的一池春水

2013年12月郭美美在北京的首饰拍卖会上看手机。这位美女搅动了中国网络和慈善捐款方面的一池春水

包括“官媒”“党报”在内的中国各大媒体,一边借专家学者批评这种“美女经济”现象,一边为追求“卖点”、吸引“眼球”,对“美色”活动倍加青睐。不论是网站还是报纸,不论是主页还是角落,受众总能在各种领导人视察等“硬新闻”中,找到一些挑逗性的标题或“香艳”的照片,甚至色情小窗口。一些政府部门不仅默许,似乎还在推波助澜。几年前,在山西省忻州市的政府网站首页上,一个叫“美女论坛”的栏目赫然在列,小20篇文章大谈古今美女,及如何利用美女发展本市经济等,论坛一开便引发热议,后来在舆论声中关闭了。

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认为,这种无孔不入的美色诱惑,其实符合中国领导层的利益。

她对美国之音说:“政府目前什么都监管不过来,再加上他有其政治考虑,希望把中国的网民往吃喝玩乐色情方面引诱,而减少政治兴趣。中国色情产业和“美女经济”才会被强调到一个根本不应该有的高度。”

何清涟2006年3月9日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节目(美国之音拍摄)

何清涟2006年3月9日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节目(美国之音拍摄)

何清涟指出,和毛时代相比,中国妇女权利在很多方面反有倒退。她说:“中国从改革开放以来,用行政权力强行达到妇女解放的效果反而倒退了,女性更多成为一种男性消费的对象,这一点从90年代开始越来越明显。”

“社会性别与发展在中国”的柯倩婷则观察说,近两三年来,中国女权取得了进步。她还认为,即使在这种“美女经济”中,女性也有很大主动权。

柯倩婷说:“我们可以看到女性自身权益观念的觉醒,包括对自己身体可以自己操控的观念的觉醒。 女性不觉得我的身体应该扮演原来在村里面、或者社区里面所应该扮演的、符合道德的样子,而是公开去扮演另外一个样子。 第三波的女权主义会看到,女人在商业大潮里面,可以色情化,可以打扮自己的身体。而不像60、70年代祖辈那样,不能被男人凝视。”

何清涟却认为,有些“主动”,其实是也是被动。她说:“中国女性为了让自己不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强女人,不让自己在婚姻市场上成为失败者,所以多少要主动迎合男性标准。”

*满园春色“网”不住*

尽管美色的滥用存在道德风险,但这种“荷尔蒙经济”似乎方兴未艾。

《外交政策》日前刊登的那篇《男性孤独催生中国荷尔蒙经济》的文章就描述了一批中国年轻女性,利用YY语音、9158、六房间等中国流行的视频交友网站,实现了很多年轻人的梦想:一周在家工作仅10小时,对着摄像头唱唱歌、卖卖萌、说说情话,两年轻赚30万美元并坐拥千万爱慕者。而谈及上述社交网站,大多数中国网民都会心一笑,有一副“你懂的”一般心领神会的表情。

以YY语音为代表的这类网站其中一项服务是提供虚拟房间让用户视频通话。一个自称是YY语音女主播的人在天涯网上披露说,很多女性以这种方式来直播歌会,吸引观众从几百人到数十万人不等。而从观众赠送的虚拟礼物,如小到几块人民币的玫瑰花和泰迪熊,大到数万人民币的法拉利和贵族头衔,抽取近三成的提成,则为这些姑娘的卖力演唱,娇嗔挑逗、甚至不惜出卖肉体的源动力。打开YY.com网站的主页, 观众可以看到各种浓妆艳抹坐在麦克风前的女性图片。“美女”是该网站最热门的搜索词。

“擦边球”无所不在,庞大的互联网“荷尔蒙经济”已蔚然成形。据中国媒体报道,不论是网络附加值服务利润、广告收入,还是视频聊天室注册会员的盈利,均为这些社交网站公司创造了巨大的营收,并且呈上升趋势。而情色用户的需求也催生了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创新,如在线聊天、在线支付、在线媒体播放和硬盘产业等。

*敢问路在何方?*

在中国,通过互联网制作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属刑事犯罪。YY.com等类似网站不过是对这种现象加以利用,同时拼命“洗白”,设法游走在政府的红线内。

六间房创始人刘岩在接受中国境内媒体采访时表示,六房间有100多人做实时审核,同时有一套严格的规范,如主播的手不能放在胸上等。因此,他觉得“到现在为止没什么出格的”。而9158的创始人傅政军也在采访中多次宣称,9158不是网络夜总会。并表示“色情挣不来钱”,“用色情的方式”赚到今天的收入规模“太难了”。手机交友应用软件“陌陌”,也由“约炮神器”转型为“兴趣交友”,并在近期将其广告词变成“要沟通不要勾通”“要兴趣不要性趣”。

“洗白”固然为相关企业赢得了政策存活空间,但其最终效果仍然有待市场检验。

但是,利用荷尔蒙炒作的经济能否持续繁荣,有些专家并不看好。

“我认为这是中国为了刺激经济、提高销售收入而不惜降低厂商道德底线的做法,没有什么前途,”何清涟说,“至今为止,没有研究表明,美女一出现就能够刺激男性荷尔蒙,让他们提高购买欲望。”

而柯倩婷认为,中国经济现在处于急速发展的时代,要“混乱”、“热闹”地买东西,恰恰是中国经济的征兆。她说:“女人这个符号来钱特快,而市场在不断利用中国的消费习惯,女人就被滥用, 这一片市场在中国很长时间都会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