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朱承志约谈中央巡视组 称政改前景不乐观


吉林访民在众多警察戒备下求见中央巡视组。(64天网新闻图片)

吉林访民在众多警察戒备下求见中央巡视组。(64天网新闻图片)

被控“煽颠”取保候审的湖南维权人士朱承志11月19日在云南省政府见到了中央巡视组人员,反映他多年前在云南经营的矿场遭合伙人侵吞问题。朱承志因为这一财产纠纷走上维权道路。2012年六月,他质疑邵阳民运人士李旺阳“自杀”案,因而遭关押和监视居住、后来获得取保候审。这位活动人士对美国之音介绍了跟中央巡视组首次接触的情况,并表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平反冤假错案和被捕公民权利活动人士恢复自由的前景仍不乐观。

中央巡视组是中纪委中组部联合派到各地的(省市自治区和中央部级单位)的机构,目的是监督各地干部更好地遵纪守法。


朱承志见到了被派到云南工作至年底的中央巡视组两名官员之后表示,他今天是以一个访民的身份去反映问题的,主要是想试探性地初步接触一下,看看这些被众多访民视为青天大老爷的巡视组成员是不是在敷衍,因此他提交了只有一页纸的文字材料,简略地提到矿山纠纷的诉讼,并没有提出具体诉求或详细资料。

云南访民和退伍军人等候面见中央巡视组。(朱承志推特图片)

云南访民和退伍军人等候面见中央巡视组。(朱承志推特图片)

朱承志说,对方表示研究后再作答复,如果需要再来约谈,虽然连正常的回执都没有,但是既然已经交了材料,还是会等待下文。

他说:“当然了。(笑)收他还是收了。收了以后,他是如他所说,进一步对这个事情进行一个汇报,进行一个研究,进行一个探索了解,还是我前脚走了,他朝那个垃圾堆废纸堆里一丢,这个就不得而知的事,现在。”

美国之音记者当天晚上拨打昆明区号的中央第五巡视组专门值班电话,对方无人接听,但可留言。当地报纸的一则短讯上注明了该巡视组的专门邮政信箱:云南省昆明市第70号信箱。短讯指出,该巡视组主要受理反映云南省领导班子及其成员和下一级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重点是党风廉政建设、作风建设,执行政治纪律和选拔任用干部方面的举报和反映。

这条短讯还提到,其他不属于巡视组受理范围的信访问题,将按规定由被巡视地区、单位和有关部门认真处理。

朱承志表示,他在巡视组的办公地点外面看到,排队等候约见的人都是访民,还有一些传草绿色军装的退伍军人。朱承志说,巡视组每天大概约谈三十多人,一般都是先通过排队领号预约,他本人是昨天预约,今天就来谈,不需要交手续费。

同一天,中国境内的维权网站六四天网的一则消息称,100多名吉林访民当天上午到长春南湖宾馆要求在里面的中央巡视组见面时,大批公安到场警戒。消息引述访民来电称,“大批警察前来镇压,阻止访民正当权益,辱骂访民是精神病。”

不久前,设在美国旧金山的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授予朱承志第27届“杰出民主人士奖”,一同获奖的还有因“颠覆国家安全”而身陷狱中的四川独立作家谭作人和敢于直言抨击时弊的体制内学者、广州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理事葛洵在颁奖仪式上指出,朱承志本是一名矿山业主,从为自己维权到帮别人维权,是中国草根阶层的个人维权转变为社会维权的例子,特别是他把李旺阳“被自杀”的消息公布后遭到当局迫害,至今还在被监视居住。

去年6月,由于不服从当局要求、拒绝在“不再关注李旺阳死亡事件保证书”上签字,朱承志被湖南省公安厅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名拘留,一个月后他被控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继续关押。今年春天,当局迫于舆论压力,对朱承志改为取保候审。

朱承志11月19日晚对美国之音表示,他的电话每天24小时受到监听,但除了每到敏感时期,当局会有几天限制他行动自由之外,他的行动自由目前基本上没有受到限制,也没有国保跟踪。

他表示,自己从来不承认有罪,也不认可当局对他的羁押和取保候审,而是正在通过律师依照相关法律程序要求国家赔偿。不过,朱承志强调,他更关注的是李旺阳的案子和关进看守所“笼子”里的许志永、王功权、李化平、丁家喜等人的自由。

他说:“真正来说,要关注的是李旺阳这个案子。我这个事情,说实在话,就小到了可以忽略。根本都不算一回事。但是李旺阳这个案子呢,现在这些品德高尚的人都被莫名其妙地羁押在看守所里。在这个情况之下,来谈这个改革、进步、李旺阳事情的平反昭雪,还是有一点,简直叫不合时宜呀。这些朋友,他们的被羁押,比我被羁押更加教人不可忍受。”

被问到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官方释放的改革信号是否抱有希望时,朱承志表示,只有那些被关押的公民运动倡导者能够重新发声的时候,他的心情才会感到乐观一点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