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拘捕瑞典人权工作者,其组织称控罪荒谬


警察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外站岗(资料照片)

警察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外站岗(资料照片)

中国逮捕了一位瑞典人权工作者,指控其危害国家安全。但他所在的组织称,中方的指控是荒谬的。

彼得.达林央视“认罪”

中国新华社等官媒周二报道,瑞典公民彼得·达林因涉嫌“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活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中方周二在央视播放其认罪视频,在其中他说,“我违反了中国的法律。我对中国政府造成伤害,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我对此真诚道歉,对发生的这一切表示歉意”。

中国政府经常在央视上让被捕人露面宣称自己“认罪”,包括记者高瑜、陈永洲和网络人士薛蛮子。达林在视频中的表白,是否出于自愿,还是迫于压力,目前无法证实。

彼得·达林是总部在美国的“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 (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创始人之一,1月3日在从北京飞往泰国时被拘留。

中国官媒指控达林是“西方反华势力 ”

中国新华社周二在文章中说:“该组织成员王某、邢某供述,彼得等人是西方反华势力安插在中国的眼线,他们搜集中国的负面信息,由境外势力加以利用,在国际上抹黑中国国家形象;以帮助中国发展为名,在中国民间不断培植势力,挑起访民群体、敏感案事件当事人等对党和政府的不满情绪,以各种手段蒙蔽、利诱更多不知情人员,伺机在国内制造事端,扰乱国家和社会秩序,妄图以此影响、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

但彼得.达林所在组织发言人卡斯特说,一些人指达林是由反中国的外国势力安排在中国的说法是荒谬的。这是中国最近指责“外国敌对势力”挑动中国国内不满的一种常用手段。

纽约时报上周报道:35岁的达林2007年起生活在北京,09年参与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工作。该机构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为致力于“推动法治和反对践踏基本人权”的活动人士和律师提供培训和支持。

纽时援引该组织的话说,这些律师努力利用政府严密控制的司法制度来纠正明显的政府滥权。“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发言人卡斯特(Michael Caster)说,新华社的报道是抹黑那些支持中国法治发展的人。

新华社的文章称,该组织培训的律师及活动人士“插手社会热点问题和敏感案件,蓄意激化一些原本并不严重的矛盾纠纷”,该组织“煽动群众对抗政府,意图制造群体性事件”。

彼得.达林是继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被捕后,中国政府扣押的第二位瑞典公民。桂民海也在1月17日上了央视“认罪”。桂的朋友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撰文说,桂是2015年10月在泰国度假时被中国政府绑架的。贝岭提供了进入桂民海公寓的几名中国男子照片。

曹雅学:中方指控不成立

美国的关注中国人权的网站(chinachange.org)主编曹雅学周三在美国之音电视节目中说,她询问了该协会的一名成员。对方说,“彼得的事情和锋锐完全没有关系。” 曹雅学还援引王全璋妻子的话说:“王全璋09年还不是律师,更不是锋锐的律师。”

环球时报的相关文章批评西方媒体将中国拘捕彼得等人与打压NGO联系在一起。文章说:“大多数在中国开展活动的NGO都扮演了推动中国全面发展的正面角色,像‘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自我介绍中就这么“猛”、政治对抗意味十分浓厚的是极少数。”

环时文章称该协会是“专门要在中国挑事的一个组织”。新华社援引该协会成员王某和邢某的供述称,彼得等人是“西方反华势力安插在中国的眼线”。报道没有提供王某和邢某的全名。

然而,曹雅学认为,中国政府逮捕彼得.达林正是要向境外的NGO组织示威,“杀鸡给猴看”。但她也表示,中国政府并非想要打击全部NGO组织,而只是一小部分民间权益倡导型机构,因为政府仍然需要这些组织提供的来自境外的资金。

谁是境外资金最大获益者?

新华社在报道中说,人权卫士紧急救助协会近几年陆续接受境外资金近1000万元,其中近半数收入彼得自己的腰包。但曹雅学说,该协会向境外NGO申请资助很正常,而且得到境外资金获益最大的其实是中国官方的项目。她说:“比方说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这各个大学,包括省一类的大学,社科院、中国妇联,甚至中国政府的法院系统,这都是国外NGO境外资金的受益者。”

彼得.达林在央视被认罪,瑞典外交部正在与中国政府就该案进行磋商,欧盟驻中国代表史伟星期三在北京举行记者会时也谈到,欧盟“不会保持沉默,这是一个原则问题”。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谈到该案时认为,当事人的瑞典国籍会对他的案子有一定帮助。他周三对美国之音说:“你可以看到同时其实在这段时间里面失踪的中国的维权的律师也好,还有铜锣湾书店的五个人里面,为什么只有李波拿着英国护照的、桂民海拿着瑞典护照的人,会中国官方千方那个百计的把他们摆出来,让大家看到知道他们是安全的、他在什么状态。其他三个人呢?好像人间蒸发一样。”

但潘小涛也表示,彼得最后的判决结果仍是未知,因为瑞典政府应该不会因为某个公民的安危而和中国闹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