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5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维权者参加联合国人权培训疑遭拦截失踪


上海陈建芳被剥夺出国权(陈建芳提供)

上海陈建芳被剥夺出国权(陈建芳提供)

计划前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培训项目的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9月12日失踪以来,已经十多天过去,至今没有音信。曹顺利的朋友们推测她很可能被警方控制。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告诉美国之音,曹顺利的家人没有收到警方通知。陈建芳10天前在广州机场被边检拦截,不准她赴瑞士参加同一个联合国人权培训项目。

据维权网消息,曹顺利应联合国“国际人权服务”机构邀请,计划前往日内瓦接受人权知识培训,原订9月12日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境,后将机票改签到14日启程,但12日至今,曹顺利下落不明。

上海陈建芳被剥夺出国权(陈建芳提供)

上海陈建芳被剥夺出国权(陈建芳提供)



美国之音记者9月23日晚上试图联系曹顺利,但她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维权网表示,14日曾拨通曹顺利的电话,但无人接听,以后再拨就无法接通。

曹顺利曾在北京大学学习法律,拥有硕士学位,参加维权活动已有数年。去年,她发起了访民请愿活动,要求参与撰写中国向联合国提交的人权报告。

曾跟曹顺利和许多其他上访维权者一起在中国外交部办公楼外面静坐请愿的残疾维权人士葛智慧对美国之音表示,曹顺利失踪前曾跟她在网上交谈,现在朋友们都在寻找这位国保的重点“慰问”(维稳)对象,有人猜测曹顺利可能已经出境,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她说:“有的说,也可能已经走了。但是要是走了的话,我认为,最起码也得有个消息呀,是吧。”

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也收到同一个联合国机构的邀请。她在9月14日前往瑞士接受培训时在广州白云机场被拦截。陈建芳对美国之音表示,广州白云机场航站区公安给她开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边检人员没有提供阻止她出境的理由,只是告诉她,是上海当局要求各地边检限制她出境的。

陈建芳表示,她回上海家中后,一直想跟曹顺利联系,也未能如愿。

她说:“我这几天一直跟北京那边联系,叫那么他们朋友们去找曹大姐的家人,有没有收到什么拘留通知书什么的。她家人没有收到通知书。”

陈建芳还披露,她曾于2012年到香港参加过一次联合国人权培训活动。她指出,当时临行的前几天,她被告知原来的港澳通行证被注销,随后她立即补办一本港澳通行证,拿到证件就马上从上海浦东出境飞往香港,没有被拦截。她说,这可能是因为她行动快,当局没来得及反应。

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的护照(陈建芳提供)

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的护照(陈建芳提供)



陈建芳表示,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上个月到上海在她家逗留,曾安排与美国驻上海领事见面,事前有多名国保登门抄家,发现存在她电脑硬盘中的有关日内瓦人权培训的信息,结果纵然她改到广州出境,也遭到拦截。

她说:“托运什么都办好了, 安检也已经过了。就是最后一关,就是边防检查站,边检那边他们看护照,他们一看我的护照就报警了。”

6月18日以来,曹顺利、葛智慧等数十名北京当地居民和外地访民几乎每天聚集在中国外交部外面,敦促外交部公开人权报告的相关信息,并要求参与撰写中国人权报告,以反映真实的中国人权状况。

访民们表示,希望把他们所经历的黑监狱、被劳教和暴力殴打、虐待折磨等中国普遍存在的人权现状如实地写进国家人权报告。

葛智慧表示,访民们现在仍然每天到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外交部门口静坐请愿。她认为,当局不敢让曹顺利等人到联合国这样的场合去揭露中国的人权现状。

她说:“现在这个政权,它与事实不符,它怕把这个事摆在桌面上来说,来谈。所以说,它不可能让这些人去说这些事。我这么认为,你事实上就是这样。陈建芳没走了,曹顺利现在失踪找不到人。到底去哪了,谁也不知道。所以说,老百姓呼吁人权、宪政,急需要改变,改变现状。 不改变的话,老百姓还有法活下去吗?”


四年前,中国国务院和外交部开始发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这是中国第一次以人权为主题制定的的国家规划。当局称该计划是在中国政府各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广泛参与下制定的。但是,要求参与撰写国家人权报告的访民们认为,有关的计划和报告没有如实反映中国的人权现状,编写报告的一些重要信息也未公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