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发表白皮书大赞自身人权事业进展


新华网5月26日截屏

新华网5月26日截屏

中国政府在星期一发表2013年度的中国人权白皮书,称赞中国的人权取得了新的进展。这份白皮书发表之时,北京当局在“六四”25周年前夕加紧拘押维权人士和学者,同时忙于应付频频发生的与民族问题相关的暴力事件。中国人权观察和分析人士从中看到,具有更强烈危机感的新任中共领导人正在试图以各种方式排除可能危及其政权的因素。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5月26日发表的《2013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涵盖了中国人权在民主、言论自由和少数民族等九方面取得的进展;强调了去年中国在废止劳教制度、反腐、少数民族政策倾斜和环境问题等方面所采取的新举措。

白皮书所说的“永无止境”,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人权事业在中国的“发展取得的进步有目共睹,任何一个客观理性的观察者,都会得出公正的结论。”

中国从1991年开始发表中国人权白皮书。刚刚发表的这份对2013年中国人权的总结报告是第13份人权白皮书。

*白皮书:中国人权进步有目共睹*

北京方面在白皮书中承认“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还比较突出。”它认为,“在中国,实现更高水平的人权保障,仍需作出更大的努力。”但是强调说,“只有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人权事业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中国的人权状况常常引发外界的关注和批评。这些批评通常集中在对言论和宗教自由的钳制、对维权人士的打压,以及亟待改革的司法体制等方面。近年来,日趋突出及频繁发生的暴力事件则令外界开始对中国的少数民族政策给以更多的关注和批评。

中国政府则一向宣称中国人享有广泛权利和自由。人权白皮书是中国当局对其人权政策进行宣传和辩解的一种方式。

*人权白皮书:中国人享有民主权利和言论自由*

这份白皮书在民主权利方面列举了当局在落实选举法规定的人人平等原则、人大积极推进民主立法,以及政府着力解决信访突出问题,以及廉政方面取得的成绩;在最具争议的言论自由领域,则特别提到中国网民每天发布和转发数以亿计的微博信息和微信等及时信息,涉及范围非常广泛,因此表明中国人享有着广泛的言论自由。

但就在白皮书提及的微博空间,不少网民抨击了白皮书在上述方面所作出的结论。许多评论显示了网民对政府报告所持有的不信任态度,批评其试图粉饰中国仍然存在的严重侵犯公民基本权利的事实。

中共当局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以各种手段收紧对白皮书所说的体现自由言论的微博空间的控制,甚至以“游街”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令对政权提出批评和挑战的人噤声。

*当局发表白皮书前加紧言论控制*

在“六四”25周年前的敏感时期,当局拘捕了高瑜、浦志强、艾未未和徐友渔等维权和异议人士。美国之音就这种状况采访了几名美国人权活动人士。美国笔会中心执行主任苏珊娜·诺赛尔说,中国在“六四”纪念日前加紧打压的做法非常令人不安。她认为问题关键是当局在这方面缺乏政治意愿;尽管全球不自由国家数量在减少,但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政权仍然凌驾于自由之上。

北京的异议人士胡佳说以自身处境为例说,中国的人权状况,从他个体的体验可以“一落叶知天下秋”。胡佳自11年前开始,长期被当局软禁。他说,今年因“六四”25周年,当局的从1月17日就开始维稳,对他的第二次软禁至今已经持续了92天。

胡佳说:“现在它在针对‘六四’的这个时间段推出这个报道,就是想先声夺人,要先入为主。先给大家一个‘我们的人权状况很好’这样的(印象)。在大家都瞩目过去一年拘押了如此多的人,滥用它的刑事羁押手段的时候,当然有稀释国际关注的功能。”

*胡佳:一落叶知天下秋*

不过,胡佳说,这样的白皮书并不仅仅是写给外界看的,对于国内忙碌奔波的人,有“洗脑”功效。

北京近代中国史学者章立凡认为,当局近期加紧打压异议人士,不完全因为“六四”周年,而主要是因为整体形势紧张,当局怕引发连锁反应。

章立凡说,当局目前与知识界的关系是三十几年来最差的时期,甚至比25年前“六四”后在意识形态方面收得更紧;因为当时过了不久,在邓小平“南巡讲话”后,所谓“反和平演变”就不再提了。

*章立凡:意识形态管控更严厉*

章立凡说,目前知识界感受到本届政府较前几届政府在意识形态方面管控更为严厉。

他认为,这反映出现任中共领导人对现政权有更强的危机感。他认为这样的危机感是恐怕是失去政权所形成的,因为现在国内没有哪个阶层是满意的。

章立凡说:“而且现在好像形成一种‘溺水效应’,就是越有危机感就越想集中权力,而越集中权力,矛盾就越激化,然后就更加地有危机感。现在就是一种越来越紧,但是实际上是由于主政者自己缺乏安全感所致。”

谈及当局加强管控是否会起到令人生畏因而噤声的效用,章立凡说,自己因为言论被微博封了帐号,所以无法说,就暂且不说了。他说,当局对他们的管控甚至于到了他们提出建设性的言论,也被认为目的是要颠覆政权。

这位近代史学者说,当局说要“三个自信”,而从这些做法上看,其实是高度的不自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