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资金非法外流(5): 应否和能否遏制?


针对大量资金外流的问题,中国政府能否有所作为,减少资金的外流,尤其是非法外流的资金呢?

*史剑道:三管齐下*

传统基金会的史剑道:“首先,停止把离境的资本看作是一种犯罪。这是愚蠢的。第二,为想在中国做生意的人创造一个更好的经济环境。第三,必须意识到这个事实,即党政权力与财富的结合意味者法治的末日。这种结合使得很少的人手上掌握太多的权力。”

上海复旦大学的沈丁立教授也认为,中国应该允许资本的自由流动。

沈丁立:“当你在这里投资会产生更大的利润,它这个钱就会流进来,就像外国资本流进来,中国资本流出去,都是有一个利润最大化的问题。”

*沈丁立:鼓励技术创新和通过税收分配财富*

除此以外,他认为,中国还需要制订鼓励技术创新的政策以及解决财富分配不均而引发的社会不稳定的问题。

沈丁立:“通过简单的代加工来改善人民生活的出路是有限的,只有通过技术创新,创造出我拿大头,让工作的人拿小头,我们不能永远拿小头。另外一个,让我们的财富分配在投资者和劳动者一次财富分配的时候尽量公允,然后通过适当的税收使得我们财富的二次分配能够弥补一次分配时的不公允。当不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资本就要走,为什么?它怕革命。”

对于国际金融诚信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卡尔来说,北非地区已经爆发了这样的革命。

卡尔:“在北非地区,你不仅有非法资金外流,而且雪上加霜的是,老百姓没有什么话语权,执政者也没有问责制。老百姓不能说话,没有自由。如果你说的任何话都被看成是反对政府的,他们就把你抓起来,把你关进监狱,然后就没有人知道你的下落。这种体系是非常的不稳定,而且没有来自街头巷尾的反馈。这些信号短路了。”

*卡尔:加强问责制和增加人民的话语权*

他因此建议,必须加强问责制和增加人民的话语权。

卡尔:“百姓必须有说话的自由。如果官员腐败,骚扰地方百姓,民众必须觉得有权站出来反对这种做法和这样做的官员。如果不能这样做的话,它会是一个高压锅。”

*技术层面的建议*

在技术层面,国际金融诚信组织在报告中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议,包括要求中国的所有银行搞清楚银行帐户的真正拥有者和受益者。另外,中国政府还可以大幅度加强海关的执法,更好的监测贸易交割中的故意伪报行为。还有,中国还可以要求美、英等国家以及像香港、新加坡、英属维京群岛、瑞士和塞浦路斯这样的避税天堂规范自己的行为。

该组织认为,中国还可以利用自己在20国集团和联合国中的大国地位要求国际社会建立一个针对个人与企业的自动跨境税收信息交流体系,以大大遏制个人和企业的逃税行为。

*盖保德:国际合作不容易*

不过,美国大西洋理事会的盖保德认为,资金流动上的国际合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盖保德:“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问题,因为其他国家不见得愿意在资金流动、哪怕是中国认为的罪犯的遣返上与中国进行合作。引渡通缉犯类似于监督非法资金的流动。”

中国公安部的有关官员表示,大量的中国贪官和经济罪犯只所以逃到美国、加拿大、欧洲和东南亚,是因为这些国家和地区与中国进行合作的记录不佳。中国与美国和加拿大没有签署引渡条约。中国官员表示,北美的司法机构对中国的司法体系和程序存有一定的偏见,不愿意协助遣返逃犯。

有分析人士认为,这里面还有政治方面的因素。在有些情况下,被中国当局视为经济逃犯的人则被美国看成是政治异议人士。

中国公安部目前正在试图与美国司法部门的官员举行年度高级别会议,以便更好的抓获和引渡逃到美国的中国罪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