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与IMF相互需求增加


在刚刚结束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世界银行年会上,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也就是所谓的“金砖四国”,要求IMF将发展中国家的表决权增加到50%,与发达国家持平。中国希望IMF帮助建立有利于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全球货币环境。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谈论IMF改革议题及未来使命时说,主要国际金融组织未能及时预警这次危机,与其近年监督方向和重点偏离有关。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基金组织的份额长期低估、代表性不足,是基金组织预警不及时的重要原因。易纲强调,基金组织应建立份额自动调整机制,及时反映各国经济地位的变化。但中国没有明确希望把表决权增加多少。中国目前在IMF中的表决权占3.66%,低于英国和法国。

*增加话语权,提高影响力*

美国风险评估机构欧亚集团(Eurosia Group)中国经济首席研究员康索那利(Nicholas Consonery)说,北京一直要求调整IMF代表权,以体现中国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地位,目前的代表权没有反映这点。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希望扩大对全球战略与经济的影响力。

康索那利说:“中国认为IMF是一个可以获得代表权调整的机构。从这个意义上说,是想获得某种更大的能力,去更好地影响全球经济趋势,参加全球经济的管理。”

英国新型市场研究智库信任资源(Trusted Sources)首席中国问题研究员乔纳森·芬比(Jonathan Fenby)认为,中国在扩大IMF代表权问题上,没有具体政策目标,只是想平衡西方国家对这个组织的控制和支配地位。

芬比说:“中国希望在世界上发挥同自己1万3千亿美元外汇筹备相适应的更大作用。他希望增加IMF特别提款权的使用,减少使用美元,但这是很长期的目标,是非常渐进的过程。”

*IMF通过中国提高正统性*

那么IMF加强与中国的互动,需要中国什么呢?康索那利支出,除了获得更多资金以外,IMF需要通过中国的参与,提高IMF的正统性。因为IMF是全球性的国际组织,但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相对不足,常被批评是发达国家的政策工具。中国更多参与,可以提高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

康索那利说:“在很多方面,中国依然被看成是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所以我认为,如果中国更积极地参与IMF,就能在这方面增加IMF的正统性。IMF明显一直都在试图增加这种正统性。”

*中国扩大内需,人民币可能升值*

就在中国表态前一天,工业七国集团财政与央行行长发表声明,继续呼吁中国人民币升值。IMF总干事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也重申,人民币币值过低。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在讲话中回应说,基金组织应该加强对主要金融市场的监督,综合考虑成员国各项政策,不应简单、机械地评估单项政策。他希望基金组织加强对国际资本流动的监测,促进主要货币保持相对稳定。

易纲同时指出,中国将加快经济结构调整,着力扩大内需,特别是居民消费,同时也将警惕防范包括通胀在内的各种潜在风险。道琼斯通讯社说,易纲暗示,一旦全球金融危机消退,中国会允许人民币升值。

康索那利分析说,中国扩大内需,国内已经达成共识。让人民币升值,肯定有助于中国国内市场的发展,只是官方没有明确表态。这是易纲的讲话受瞩目的原因之一。

他说:“对易纲讲话的反应,体现了这种思维,即北京领导人明显希望调整经济方向,增加新的驱动力。人民币如果升值,就有助于实现这个目标。这是重要的一步,重要的认同。但是不清楚北京是否会、何时会这样做。”

信任资源首席中国问题研究员乔纳森·芬比也说,人民币升值有利于中国减少对出口的依赖,增加内需。但人民币升值是长期目标,短期内没有升值的可能。

他说:“眼下,在中国摆脱目前困境之前,我们不会看到货币有大的变化,中国人民币将基本上继续同美元挂钩。”

易纲在会议期间还呼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尽快研究利用多边机制,推动资源更多地流向发展中国家,提高经济增长,促进世界经济平衡发展。

关键词:中国,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