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人民币争取特别提款权 美国称不够条件


中国政府在力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把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提升人民币在国际经贸中的地位。但是,美国财政部长杰克·卢最近说,人民币还不具备这个条件。今年秋天IMF将对特别提款权,即SDR货币篮子进行五年一次的评估。人民币加入SDR还差哪些条件?对中国有什么好处呢?

2015年4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在华盛顿大西洋理事会

2015年4月9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在华盛顿大西洋理事会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最近请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把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国官员认为,特别提款权可以扩大人民币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上的地位。北京希望,最终人民币可以成为储备货币,和美元抗衡,而且中国官员对这一雄心越来越不避讳。

美国经济和贸易问题专家艾伦·唐纳尔森说,中国反复提出,要对国际金融体系进行改革。“中国大力强调全球金融体系需要改革,甚至革命性改革,中国尤其对美元的主导地位表示严重不满,中国央行的主要官员特别提出,要建立储备货币多元化。”

今年5月,IMF将对中国的诉求进行初步讨论,将在秋天对SDR货币篮子的构成进行五年一次的审议,预计在11月做出决定。这次评估可能是40年来最引人注目的一次,因为今年人民币被纳入SDR篮子的可能性高于以往。人民币在全球贸易中的影响越来越大,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报告,人民币已成为全球第五大被广泛使用的交易货币。

特别提款权SDR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969年创设的一种国际储备资产,目前由美元、日元、欧元和英镑四种主要国际货币构成。

一种货币要加入SDR货币篮子必须符合IMF的两个标准,一是这个国家国在全球贸易中影响力大;二是这种货币在国际交易中可自由使用。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贸易和服务出口国,已经符合第一个标准,但是否符合第二个标准仍存在争议。

2015年3月30日美国财政部长杰克卢(左)在北京市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握手

2015年3月30日美国财政部长杰克卢(左)在北京市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握手

美国不希望很快把人民币纳入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美国财政部长杰克·卢3月31号表示,人民币还不能被纳入SDR。他说:“中国要进一步开放和改革货币,元才能达到IMF的标准。”

长期以来,美国官员指责中国人为压低人民币币值,囤积外汇储备,阻碍人民币在外汇市场上的自由流通。原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首席经济师彼得·默里奇说,中国操作货币汇率,以获取贸易优势。 “中国操纵汇率,以获取贸易优势。把人民币纳入SDR,只会鼓励它,表示这是可以的。我认为这样做非常不恰当。”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资料图片)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资料图片)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最近表示,为推动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国计划在今年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完全可兑换。中国外汇管理局也表示,在警惕资本严重外流的同时,会继续开放中国的资本账户,放松跨境投资。

不过,唐纳尔森指出,人民币离自由使用货币的标准还有很长的距离。“人民币自由使用有一定程度的开放,可是央行设立的贸易限制扩大了。虽然离岸市场交易很活跃,可是人民币离自由兑换货币还差得很远。”

唐纳尔森说,为了实现被纳入SDR的目标,中国就要对金融系统完全放手,可是中国不会这样做,因为放手金融系统,就等于放手中国经济。

默里奇说,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可是它的货币只是全球第五大交易货币,可见人民币不是自由兑换货币。“中国政府不像西方政府那样稳定,所以你必须小心你有多少资产是元。”

专家指出,人民币加入SDR的意义主要是政治上和象征性的,因为这将标志着人民币被正式认可,很有可能和美元一样,成为全球储备货币之一,成为所有IMF成员国持有的全球储备资产之一。这同时也意味着中国的发展成就、中国经济的重要性在全球经济和贸易,以及国际金融体系中获得正式认可。

加入SDR还标志着人民币满足了IMF的“可自由使用”标准,这可以减少一些央行和储备管理者对持有人民币资产的一些顾虑,因此可能增加外汇储备者和主权财富基金对人民币的需求。不过,加入SDR对短期人民币汇率或资本流动的影响则相当有限。

人民币是否能在今年加入SDR货币篮子最终需要获得IMF其他成员国的支持。IMF总裁拉加德似乎态度比较温和,今年3月访问中国时,拉加德认可了中国争取加入SDR的努力,她说:“我们欢迎中国的目标,并且将在这个问题上和中国政府密切合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