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留学生和印度前官员学者论中印关系

  • 前卫

前印度官员、学者穆尼跟中国学生辩论两国关系

前印度官员、学者穆尼跟中国学生辩论两国关系

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南亚研究项目星期三请印度新德里的国防研究所客座研究员苏克-穆尼博士主讲一场研讨会,题目是“印度的中国焦虑”。介绍印度对中国日渐扩大的影响力的担忧。到场的中国留学生和学者针对穆尼的观点提出疑问和挑战。听来颇为有趣。

这次研讨会,出席的中国人占了半数。他们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研究生和访问学者。另一半人分别来自南亚各国,还有一些欧洲裔美国人。

*主讲人的身份*

前印度官员、学者穆尼跟中国学生辩论两国关系

前印度官员、学者穆尼跟中国学生辩论两国关系

穆尼博士是新德里国防研究所和新加坡南亚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员。他曾担任印度驻几个东南亚国家的特使。还作过印度驻老挝大使。穆尼说,他认为印度跟中国的关系有四个层面。那就是:合作、竞争、围堵、 冲突。印、中两国贸易额目前是5百多亿美元。两国间有少量的能源合作。也进行过联合军事演习。

*印度的头两个大焦虑*

穆尼说,根据他本人跟大量印度政府官员,政界人士,商人和知识分子的接触,他认为,目前印度人对中国的崛起存在四个领域的焦虑。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领域,是长期拖延不能解决的边界争议。从2005年以来,两国的边界争议完全没有进展。近年来,两国多次指责对方军队越界,由于目前根本没有双方都承认的边界,所以越界之说也不过是双方各执一词而已。达赖喇嘛即将访问有争议的藏南地区,估计会引起双方更激烈的争执。印度方面认为,中方在故意拖延边界问题的解决。

穆尼说,印度的第二个焦虑是,中国军队的现代化步伐比印度快得多。中国军队发展最快的,也是印度最焦虑的是中方的潜艇发展、卫星战技术、网络战技术和建造航空母舰的计划。中国海军在印度周边国家推行所谓“珍珠链战略”,在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和缅甸设立了军舰停靠补给港,印度军方一些人认为这是中国在设法围堵印度。

参加这次研讨会的中国学者、学生很多。他们踊跃的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一位姓赵的中国学生说,中国发展军力的确很快,但是印度前不久也才刚宣布了要造一百艘新军舰,而且印度已经拥有航母,而中国还没有。所以中国也有理由担心印度军力的发展。

*印度第三大焦虑*

穆尼说,印度的第三个焦虑是亚洲的势力范围和势力平衡可能发展变化。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在亚洲是最大的外来影响力。印度一些人认为,美国目前陷于金融危机,它需要中国的帮助来渡过危机,美国的另一个头等大事是打击恐怖主义,在这方面,美国需要巴基斯坦的帮助。而巴基斯坦这个中国的好朋友却是印度的世仇。印度人担心,美国的需要,会使这个超级大国跟中国过于接近。前些日子人们常说的“G2”(即美国和中国)解决世界问题的说法,使印度感到自己会被边缘化。另外,日本民主党上台以后,誓言要返回亚洲,必然导致日本和中国、韩国等东亚国家的关系变得更加密切。这也使印度侧目。如果东亚国家团结一致,印度要想抗衡,必须让南亚也团结一致。但是传统敌国巴基斯坦、信仰不同的孟加拉国和斯里兰卡,地位未定的克什米尔,印度要团结南亚难于上青天。
中国访问学者何新强说,印度担心美国和中国走得太近,中国也担心美国跟印度的合作过于密切。所以这些担心都是世界各国发展过程中必然出现的现象。随着各国继续发展,这些担心都会自然化解。

*第四个焦虑:中国的魅力攻势*

穆尼说,印度的第四个焦虑是中国的“魅力攻势”。穆尼说,所谓魅力攻势有几个层面。最重要的是中国在周边地区和国家建设基础设施。比如中国应尼泊尔的请求,要把青藏铁路延长到加德满都。同时,两国还计划修建一条新的中尼公路。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另一个国家不丹,也希望中国翻新连接两国的四条公路。另外,中国还计划修建从新疆地区通往克什米尔地区的主要公路。印度一些人在想,中国花费大量资金建设这些偏远地区的交通线,真是为了经济发展,还是为了以后战略需要?同时,中国还在帮助斯里兰卡,缅甸和孟加拉国建设基础设施。上述国家的军方都在加强同中国军方的关系。中国是缅甸和斯里兰卡的主要武器供应国。这些发展使印度军方一些人感到不舒服。前段时间,尼泊尔的毛派马列组织掌权,印度更担心北京是否会操纵尼泊尔对印度的关系。

一位姓黄的中国研究生说,印度对中国可能支持尼泊尔毛派的担心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中国认为毛派是不稳定因素,为了地区稳定,北京不支持毛派游击队。

*更多中方观点*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张蕾问道:“您认为,印度有关中国的焦虑有多少是有根据的。中国应该怎样作才能化解印度的焦虑。”穆尼承认,印度有些焦虑是没有道理的。张蕾认为,中国没有必要因为印度有些焦虑,就不发展边界地带和邻国的基础设施。就不发展跟这些邻国的关系。一些中国学生指出,印、中关系中的问题,不能归咎于中国,印度也同样有责任。比如,他听说,靠近两国边界的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北京提出跟印度合作,但是印度不愿参加合作。印度似乎对靠近中国边界的国家和地区的基础建设很不热衷。还有中国学生指出,中国在西藏、新疆建设交通线,理所应当,别国无权过问。
穆尼最后说,他所说的印度的四种焦虑是实实在在的。这些焦虑虽然没有印度媒体所说的那样严重,但是却根深蒂固。总的来说,印度军方的焦虑远远大于政界。但是,军方和媒体的压力,也的确在使政界人士感到头痛。

中国访问学者何新强说:“印度对中国有焦虑,中国对印度也有焦虑。我认为,中国人最大的焦虑就是印度对达赖喇嘛的支持。几十年来,印度允许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住在达兰萨拉。他们在那里长期从事分裂活动。印度政府虽然口头上说不允许藏人搞分裂,但是实际上睁一支眼,闭一支眼。印度要取得中国人的信任,应该改变目前的做法。”

*邻国怎么看*

穆尼还分析了印度和中国的邻国,对印、中关系紧张的态度。他认为,这些小邻国能够从印、中关系紧张中获益。它们希望印、中关系紧张,但是又不希望印、中开战,也不希望印、中走得过近。

关键词:印度、中国,焦虑,美国,留学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