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印领袖可能缺席纽约联合国气候峰会


纽约联合国总部建筑外的该机构徽标。资料照

纽约联合国总部建筑外的该机构徽标。资料照

有报道说,中国和印度两国最高领导人,可能不会出席本月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学者认为,印中两国似乎再次强调,不愿承担与工业化国家同样的减排义务。还有学者再次呼吁关注“战争碳排放”问题。

*联合国内传出消息*

媒体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的联合国外交官的话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印度总理莫迪,已分别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表示,不参加本月23日在纽约举行联合国气候变化问题峰会。世界银行的数字显示,中国是全球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印度仅次美国排在第三位。中印两国缺席这次会议引起关注。

*忧虑与失望*

太平洋岛国马绍尔外长托尼•迪布拉姆说,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问题是,各国是否将带来各自承诺。秘书长潘基文期待成员国就解决气候变暖问题作出承诺。世界各国都期待明年能在巴黎签署一项雄心勃勃的法律协议。报道说,马绍尔面临全球变暖严重威胁,海平面因气候变暖上升将使这个岛国淹没。

设在英国的“中国对话网站”(Chinadialogue)说,虽然这是一次非正式峰会,不过习近平和莫迪缺席,将阻碍联合国这次峰会在展望未来行动方面取得实际进展,使人们对明年联合国巴黎气候会谈前能否取得进展表示忧虑,此举也可能令推进谈判机会变得渺茫。

*国际义务不应等同*

斯瓦兰•辛格是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研究学院中国问题教授,他说,“中国和印度强烈认为,自己是发展中国家。两国强烈认为,不应指望他们多强调环境,少强调经济增长。两国都认为,实现减排对国家经济增长成本很大。印中两国都想集中解决环境问题,但是不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具有同工业化国家一样的国际责任。”

*二律背反:战争碳排放*

北京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副院长刘江永对美国之音说,除工业温室气体排放外,国际社会应关注另外一个温室气体排放源,即“战争碳排放”问题,他说,战争碳排放和工业碳排放是二律背反理论的一个例证。

他说:“我们看到,目前除了工业碳排放以外,还有一个战争碳排放。战争碳排放不是国防碳排放,国防碳排不打仗,战争碳排放在武器生产研发储存,使用过程中摧毁基础设施,造成人员伤亡,以及后来的重建,整个这一套全是战争碳排放。”

刘江永认为,长期形成的有关工业碳排放导致全球气温变暖的“铁律”,应该加以新的认识和研究。他说:“主导战争碳排放的国家,他们是北约组织等欧洲国家,他们是战争碳排放的制造者。如果将这个问题提出来,那么他们就要受到自我束缚,他们的军工产业就要受到束缚,就不可能(实现减排),这是利益集团决定的。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很不公正的国际秩序就形成了,发达国家可以用减排限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工业化进程,但是没有任何国际力量,或者国际理论来制约战争碳排放。”

*中印关系视角*

中印两国在气候问题上采取相似动作之际,习近平九月中旬将对印度进行国事访问。谈到中印关系特点时,斯瓦兰•辛格对美国之音说:“我一贯这样表示,中国和印度审视地区和全球问题时,双方的相似思维往往大于分歧......两国在全球变暖国际会议上,似乎可以提出共同战略和共同行动计划。”

印度和中国最高领导人能否出席联合国纽约这次非正式气候峰会,各方都没有正式宣布,彼此外交沟通能否产生不同结果,例如派遣低级别官员参加等,目前还不得而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